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镇魂girl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启月】那堪花满枝●番外一

那堪花满枝●番外一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慎点×3

建议先看 那堪花满枝(๑•̀ㅂ•́)و✧



番外一 为你提刀而战

“佛爷好。”张启山进了家门伸手要卸了披风,奈何扣链缠在两个扣子上不论怎么解都解不开,刚要发力去扯耳畔又响起一句话,管家已拿来镜子,佛爷扬起下巴,一双有着长年拿枪用刀留下的茧子的双手解起了这烦人的扣链,当张启山把扣链拿到手里时扯了扯嘴角,“把这个收起来,以后不戴这个了。”

待用餐过后小葵端了碗药到佛爷书房,佛爷抬眼看了眼便示意放在一旁就好,便继续看公文,只是面前这人一直不走,佛爷抬起头,“有事吗?”
“小……夫人说了,叫我看着您喝完。”
佛爷放下手中的笔,也听出了小葵满心的埋怨,因为她不过家奴他是佛爷也不敢明说,若说以前谁也不敢这么大胆,奈何自己做的也不光明磊落。
佛爷拿起碗一饮而尽,亮了亮碗底给小葵,“这可好了,吩咐你的人没叫准备些蜜饯?”
小葵撤了碗,“夫人让我别准备蜜饯,说佛爷您不爱吃甜物,只叫准备水果。”便把托盘上一小盘樱桃另拿了小蝶子装核,佛爷点了点头,小葵端了药碗退了出去。
佛爷拿起笔另一只手抓了个樱桃扔进嘴里,刚吐了核,一声清脆响声。抹平了纸还未动只听外面一阵喧哗声,走到窗边靠在墙上轻轻地掀开窗帘的一边,门口只有哨兵聚集并无别人,又听门外一阵脚步声,“佛爷?”“副官进来吧。”
副官将一把短刀和一个信封双手递与佛爷,佛爷接了过来,“这刀是日本人的。”
“那人从远处扔过来钉在了门口的树上,哨兵拔下来还费了劲。可是日本商会?”
“不,不会。”
佛爷拆了信封,读完了这信,冷笑一声便把信递给了副官,副官读完也是冷笑一声,“不过是想倒卖些东西叫佛爷您到他府上畅谈一番,还叫带上印。这种人,趁着什么由头封了他的货。那些货,猜也不用猜,左不过鸦片。”佛爷听后,手一背便要走,“佛爷,这信封还有东西。”佛爷瞥了一眼,接过信封,可拿出来后却定了神。
“属下失职。”副官看到后立马低下头,“我不知那是日本人开的店。”
佛爷将东西扔到桌上,紧闭双眸,“这不怪你。”

深夜,小葵经过佛爷书房门口,看半掩着的门已无灯光便推门而入,收走了案上的装樱桃核的盘子和另一个空盘子,还未端走突然看到现在房间角紧握着什么着的佛爷定定地站在窗后,不禁吓了一跳,“小葵啊,帮我倒杯茶来。”佛爷的声音沙哑,看样子应是站了许久,自打和副官在门口检查了下回来后灯就一直未开。小葵走到一旁往茶壶中续了热水给佛爷倒了一杯,佛爷走到案前,将手里的东西往桌上一放,小葵看过,“佛爷……”佛爷未等小葵开口便说,“这还没怎么样她就已经受到了威胁,我不能叫她一生因我担惊受怕。”
小葵无话刚要退下便听佛爷说,“帮我找个相框。”“是,佛爷。”

张启山放下茶杯,拿起相片。
上面张启山身着长褂,尹新月身着旗袍。还是那张没摆好姿势的。他看着她,她的肩上摞着他的手臂。

“这次枪林弹雨怕是很难毫发无伤了。”

“若这次平安回来,有缘再见那我定遵心愿而不顾全那所谓的大局。”这是张启山临行前对着照片说的。

提刀相会,身边无一人同战。
已吩咐好事宜,若这一去不归家奴找管家领一年的薪水加上年终红包,留管家一人照料这空房,待找到买主将所得的钱一并分给二爷、八爷和九爷。
特意吩咐了,卧室隔壁客房的所有东西权当结婚贺礼送给北平新月饭店的大小姐。

那日本人看到张启山一人并不意外,他已得知副官已被佛爷派出,连夜赶到火车上保护照片上的女孩。特意找了老司令拿了特快火车的通行证,他怎么会不知道。

张启山身着那身长褂,手里拿着刀,他知道这府上最多只有那人有把救命的枪也知道是何人将他领到这,这长沙城知道他有这印的人除了二爷八爷九爷就只有那一位,而他又批了这特快证并已检修的名意特把那新月所在的火车拦下,他不过想借着佛爷的手斩去这人而自己落得轻松不伤无辜而已。

可他已经触及他的心头。

“既然如此,便是一战。”


佛爷并没法潇洒应战,落得一身伤痕,他如当初在火车上一样,一招致命,他并不只为了丫头口中的英雄救美而是二爷冲丫头摇头并解释“他恨的是中国人和那些侵略者勾结,斩的不只是欺负尹小姐的人,还是卖国贼。”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张启山看着面前的尹新月穿着那身她未带回去的红色旗袍,回纹盘扣有着金色细线装饰,肩上披着红色纱披肩,双耳一对红珊瑚耳环在上,红唇衬着皮肤更加白皙,一双笑眼双目含情,头戴家中仓库一直未取出的凤冠,还是那年二爷同丫头拜堂特意找人赶制二爷特意给佛爷准备的那顶凤冠。
他想起那日小葵说那是尹小姐定的旗袍后,他阴差阳错拿出这身站在被穿在本人身上的旗袍只说了好看,可当晚便梦到她身穿这身旗袍同他道别,心酸的难受便醒了过来,梦是醒了,却还是得了一晚的落寞。

他伸出手去摸那人脸,眼前的人只是笑,可有句话却突然闯进心扉,那日她略有霸道却小心翼翼的说,“张启山,你叫我声夫人。”

“夫人…”他叫了出来。

可突然听到了八爷的笑声,当他转过身看一旁却空无一人,当他转过身新月也不在面前。

“佛爷佛爷佛爷…”
佛爷睁开眼,一片模糊。
原来,是梦。

他并没有力气起身,侧过身几团模糊的黑影。
“佛爷你到硬气,走到家门口才倒下,若不是老八我闲来无事算上一卦,赶紧叫来九爷怕是…”

“老八你快安静些。”解九爷站起身用手指对着佛爷,“眼睛跟我的手指动。”佛爷照做,“看来佛爷是醒过来了。”佛爷张口,“我没事。”许久未喝水嗓子已经干哑,八爷拿起水杯就要给佛爷喝,二爷拦下,九爷接了过来用干净的手绢沾了水擦在佛爷的唇上。

八爷一直说个不停。佛爷其实也无心去听,只是想起那个梦便皱了眉头,九爷细心觉着八爷略微话多便带了八爷出去,美名其曰巡视不过是让病患安心养伤。

二爷待两人走后,坐到佛爷床头旁的椅子上,“佛爷可是梦到了谁?”张启山歪过头,动了动身体,伤口处还是一阵痛,张大佛爷也不是铁打的神人,不禁吸了口气咬紧牙关。

“大概是梦到了尹小姐吧?”二爷自顾自说了下去,手上也不闲着给佛爷用手绢沾湿嘴唇,“叫着夫人便醒了过来。”二爷一笑,“也想过过热乎日子了吧。”

二爷突然严肃起来,“那便过,不过是要用尽一切护她周全,相爱太不易,你又怎能辜负了这难遇的感情。”

二爷与丫头如此,那张启山和尹新月也可如此。

佛爷披上披风在府中来来回回走,已过半月,佛爷也终于见好,副官早已带着好消息回来,老司令特批一个月的假,非重大事宜无需向佛爷禀报,好在长沙城近日较平静无太多事,只是有件事叫佛爷头疼,其实他早已可以待客只是老司令一直问副官是否可邀佛爷到他名下的钰泉酒店同他长女江琉森见上一面,佛爷只好以病相拒,何况这一身的伤也是因老司令而起,老司令也不好再说什么。

可这伤总有一天会好。

佛爷过了这一个月的假,又以刚回职需要忙上一段时间,老司令一听说那好啊,这个月廿九在钰泉酒店一见,佛爷也不好再推辞便应下了,反正还有七天。

“副官,今日二爷可在府上?”
“佛爷,今日听早清去给二爷送您托人给二爷买的那身戏服的管家说,二爷早早儿的去火车站接了个人。”
“可知是何人?”
“并不知,说直接送到了酒店。兴许是二爷的戏友。”
“嗯。今日可有别事?”
“佛爷,今日晚上七点要去钰泉酒店见老司令的长女。”
张启山揉了揉太阳穴,“嗯。”佛爷叹了口气,扯了下领带。
“穿这身黑西服?”张副官从衣柜中拿出在佛爷面前比了一下,“换一件。”
    “长沙城都传佛爷您要娶江小姐…”
“放……”还未等说出口佛爷便忍住了,怎可这样失态。
“我也说这都是放屁,家中还有位夫…”副官也停住,拿衣服的动作僵了下,“佛、佛爷,这身可好?”虽说副官在佛爷门口站岗的时候听了佛爷和二爷的对话,但佛爷最忌别人听到他同别人的谈话,一直默了他站在门口,但这种家事,副官觉得自己不该多说,这一句便越了界。
“老司令为何要让我收拾了那日本人,可见他也做着不干不净的事情,甚至勾结那群人,我怎么可能要娶这么一个小姐,去做他的心腹,更何况,连她长什么模样我都不清楚…”
“可都说,江小姐长沙数一数二的美女啊…”

“那你替我应酬去。”

张启山哪知道这一去赴了这约是初见也是重逢。


“小姐,听说…张佛爷要娶江司令的长女,今日在钰泉酒店用餐。”

尹新月看着楼下马路上人来人往,“去二爷府,邀丫头和二爷到钰泉一叙。派人请八爷。”

“是。”

尹新月摸着手中的簪子,“好你个张启山。”生气地在屋中踱来踱去 “等我搅了你的局,看谁敢嫁你。到时候还得巴巴的一个人孤独终老。”

      
    可后来说要搅了张启山的局的尹小姐站在门口看了许久那人的背影,更加挺拔了,头发比之前离开时还要短,该是刚剪过头,西服收拾的挺干净,小葵大概是听话的送到了洗衣店,她这样望着,直到老八到了问了声好才同老八前后脚进去。见到他后,她不敢多说什么,怕说不了两句她便忍不住想去和他顶嘴,这不是私下里周围不知道多少长沙名人或重要人物,她若搅了这局便是打张启山的脸,他九门提督不能因为她一个北平一家饭店的小姐而失了威严,她就算想让张启山记她一辈子,也不能让自己成为他的笑话而被记住。

他是她的骄傲啊。

尹新月拉着八爷往自己订的雅间走,途经一桌,两个男人望着她身后的张启山和那个江琉森,“这江小姐和九门佛爷真是般配啊。”

“是啊,听说要结婚了。”

“不是说前阵子佛爷府上有位夫人吗?”

“不会,听说只是玩笑,再说那都几时的事了。”

是啊,那都几时的事了。

可她却一直耿耿于怀,从北平赶到长沙只想问他一句话,可这句话又生生的被那江琉森堵了回去。

“张启山,新月饭店老板下月初五寻婿,你来吗?”

我帖子都写好了。
尹新月顺手将帖子从手包中拿出来扔进垃圾桶。

无用了。

——————————————

其实写完那篇就去旅行啦,在路上和空闲时间写了这些,感谢看了那堪花满枝的各位呦。我越写越渣_(:з」∠)_抱歉,辜负了各位的期待。这篇还有很多点没写,未来还会继续,然后默默的在结尾问下,因为粉丝破百有人要点梗吗?私信就好,因为8.1就开学了可能要拖很久才能写完吧。还是会主那堪花满枝的番外。

很感谢看到现在的各位这篇因为在手机上打字没感觉(都是借口)所以十分短小_(:з」∠)_

现在刚从乌兰布统回酒店,有点累,所以就不多写了ʕ•ﻌ•ʔ

十分感谢大家,真的受宠若惊。

能萌上启月这对cp真是太好了(´╥ω╥`)

发表于2016-07-26.8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