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凯源千宏】你说的那个夏天也是我的初恋②[凯视角]

凯学长×源学弟

千学长×宏学弟

严重ooc

请勿上升到真人

请勿上升到真人

请勿上升到真人

你说的那个夏天也是我的初恋 ①

0


山城的温度着实让人又爱又恨,恨这温度叫人汗流不止,爱这潮湿热气中家的味道,夏蝉叫个不停,每一声不知道是绝望还是快乐。

街边的叫卖声,火锅底啊飘出来的阵阵香味还有渐渐暗下来的天空。

“老板娘,一碗抄手……”穿着黑色上衣和一条白色短裤的男孩摘下暗红色的鸭舌帽,张嘴便能听出他并不是本地人。

“不,三碗抄手一碗小面。”另一个男孩笑成了街角李大爷卖的叉烧包。

“幺儿回来了?”一个系着粉色布围裙的阿姨拿着两瓶矿泉水放在两个男孩面前,用布擦了擦桌子,又从围裙的兜里拿出一叠纸放在两个人面前。

“是啊,我以后就在这里读书了,能经常来吃抄手了。”说话的男孩冲老板娘笑了笑,路灯衬着梨涡少年有种说不出的温暖,他伸手从桌子上的筐里拿出两个小碟子,又接过另一个男孩从装筷子的茶叶桶中抽出的一次性筷子,掰开,磨一磨上面的倒刺。

“完了,我这零花钱都得给千玺买了抄手。”

被叫做千玺的男孩抄起刚放下的筷子佯装要扔向对面的男孩。

“你一回来,小凯又该高兴好一阵子咯。”老板娘接过给他们端来的抄手和小面放在桌上,刚转身要走又回来把桌子上的辣椒酱拿走,“别长了痘。”

“小凯那个明明就是辣的。”

“小面不辣怎么吃,我给你放一点,不许多吃。”老板娘给男孩舀了一点辣椒滴进碗里,对面的男孩笑出了虎牙。

路灯下经过两个和他们俩差不多大的男孩,大概谈论着明天去学校训练的事情,两个人的声音都有些熟悉,王俊凯打算抬头看看是谁却被自己挑起来的面溅到身上的辣油拉走了注意力。

“刘志宏你想死啊,明天还要去学校训练,好好的懒觉不让睡。”

“源哥,我错了成吧。”

 

1.

“明天千玺来重庆。”

“待多久啊?两天?周一回去?”我放下笔,接过老妈手中装着刚洗好的樱桃的盘子,想着明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美术,千玺来的话大概是过一个周末就得回去上课吧,但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他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来重庆。

“他来这边上学。”我很淡定地放下了盘子,拿起笔写作业。

好吧是我编的,我怎么可能承认我装酷的时候一下没绷住笑个不停,手腕上手链的金属块磕到了桌子上,手链还是那次千玺从798给我买的生日礼物。

我也收过不少礼物,千玺一般也都不会送什么礼物,我们总会在对方生日那天或者那个周末去一起吃饭,或者北京的南锣鼓巷,或者重庆街边的小摊,那个手链是因为他没时间来重庆, 他寄来从798给我买的礼物。

2.

第一次遇到王源还是在去找千玺的路上,本来说爸爸开车去接她,他却打电话来说一个人在这座城市走走,我放学回到家才知道这件事,也没来得及换沾上水彩颜料的校服,放下书包就往楼下走,刚出了单元门就看到远处同校的两个校服上象征着刚入学这届学生的绿色校徽的男生,还有一个穿着同校小学部的校服的女生,中间有个没穿校服的。

“千玺?”我忍不住抬起手向千玺挥挥手。

面前那三个人,其中一个突然抓住我的手,“男神你叫什么?”

我当时其实在看他身旁的那个瘦瘦的男生,“王俊凯。”

那个男生拉了拉突然握住我手的男生,“该回去了。”我和千玺向他们道了谢,然后就看着他们离开,当天我们去吃了久违的抄手。

“诶千玺,明天我去学校训练,合唱比赛,你也来吧。”

“什么歌?”

“We are young”

“好。”

3.

和那个男孩很巧的成了那次比赛的伴奏,比较高兴是他不是别人,我很喜欢他的嗓音,每一个字都勾动心里那根弦,我不知道我看他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能让千玺在比赛后问我怎么回事,钢琴和吉他真的很配,我说的是乐器,大概无关人。

其实有一阵老妈总会把一些没有来信地址的明信片放到我的桌子上,图片大概是些很漂亮的照片,看着背面的字迹,我总觉得是王源可却没有那个信心,后来有一次我和千玺说一起去买键盘的时候,看到他在邮筒旁,我走过去他并没有发现,大树下微风阵阵,他就站在邮筒前面,修长的手指拿着一封信认真的读了下上面的地址塞进了邮筒,又拿着一张明信片读着上面的字迹,“王源儿?”

他一脸惶恐的看着我,赶紧把明信片塞进了邮筒,我看到了上面的花样,好像是一辆出租车。

“啊学长好。”他的声音就像刚刚吹过的微风,他额前的发丝微微飘动,最后他浅浅鞠躬转身跑开了。

我等到下个周末的傍晚,看着手中那张黄色出租车图样的明信片,拿出手机找到他的QQ。

-是你给我寄的明信片吗?

我知道他不会承认,可还是想逗逗他。

-怎么可能,我连你家地址都不知道怎么给你寄明信片。

我记着当时千玺把鼠标扔向我,“王俊凯,你能不能别笑的那么痴汉。”

初中毕业并没有考本部,去了个相比之下更好的高中,千玺也好巧不巧的和我上了同一所高中,当然还是同班,这点是比较高兴的,不用和别人再去建立一个上课做实验坐同桌的关系,记着哪天,王源那家伙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迟迟没有发过去有,便问他是否有喜欢的人,本以为这小屁孩没有喜欢的人,他却偏偏发来了有,想了想,中考完那天我收到了不少短信,唯独他的到现在还存在手机里,我记着看着那条短信兴奋了大半宿没有睡觉,想着王源大概是会直升本部,所以我觉得可能这段没有发芽的感情要这样夭折了,我便和他说,有,不过初中那年就分开了。他居然还问我有没有哭,你大哥我怎么会哭,那天收到你的短信都快乐疯了,然而我装作很淡定,没有,只是发了一晚上的呆。

而后,我再也没收到他的消息,大概是困了去睡觉了吧。

后来的他也一直没有再找我,他大概是初三太忙所以后来也一直没有找我聊天,暑假的时候我也因为一直忙着微电影的事情没有找他们一起出去玩,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问王源他考上那所学校了,直到开学第一天我订外卖的时候发现千玺的名字有人用了的时候我就感觉,他们肯定来这所高中了,他们当然还包括千玺一直比较在意的刘志宏。

在刘志宏喊出千玺的名字的时候,我正好接过米线,千玺向我指了指刘志宏要拉走的王源。

在千玺教训刘志宏的时候,我向王源跨了一步,接过他手中的米线,“中午一起吃吧?”我能感觉到我声音细微的颤动,我看着他的喉结动了动,最后还是说出了那个“好。”。

4.

郑落在我高三的时候考进了这所学校,郑落这个人我也算熟悉了,从她小学六年级认识到我高三已经五年了,当初我听到老师说他俩是青梅竹马的时候对郑落的印象并不大好,不过这个女生却在她入学和我们一起吃饭的第二天,也就是开学的第二天,站在我面前问了我一句我没想到居然会有除了千玺以外第二个人会问我的问题,当然回答是肯定的,因为她的问题是个肯定句。

“你喜欢王源吧。”

对,我喜欢王源,不过我在高三的时候有了女朋友,虽然我妈说二十五岁之前不许交女朋友,那个女生是我的同桌,我一直也把她当哥们,因为她如果不是在高二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她是绝对不会把自己的短发蓄成长发,她答应我,我付出的代价就是一套手办,至于为什么要找个假女友,大概是因为郑落的那句话。

“你得给他做个了结。”

在一起的话不太可能,如果这个时候在一起了,当然是他答应的情况下,会有很多无法控制的变故,而让他断了想法,或许他以后的人生不再有我,但是目前大概是最好的办法吧。

我记得那天晚上的星星挂满了天空,操场上的展示栏十点十分关了灯,宿管在十二点的时候看我在水房看书轻声道了句早些睡,其实那本书的第八十六页我已经盯了两个小时了,我发现进门右手边从左数第二个水龙头每十六秒就会滴下来一滴水,我想了很久很久觉得这样也许是最好的决定,我向同桌发了个ok的表情,她开玩笑跟我讲,也许她在王源心里死了千百次,我倒希望他真能如此想。那天我回想了很多很多事情,初见面时大大的杏眼,合唱团中黑白键上修长的手指,熟悉后伴在我身旁的笑颜,周末一齐出去玩时飞扬的呆毛,四人一起在落日余晖下绿草如茵上踢球,在图书馆看他够不到最高的那层书,忍不住走过去,我怕我心脏跳动的节奏被他听到,却喜欢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还有松软的头发,宽大的校服外套他穿着也是那么好看,阳光从落地窗撒入,照在他的脸上,空气中飞舞着的灰尘和他红透的耳朵让我感觉那一刻有一个世纪长却也有眨眼那么快,留在心里的温度和转瞬即逝的希望。

千玺总说我爱管这管那,当他说要去打球不吃饭的时候,我就是生气,一瞬间那个火从头烧到尾,我也不顾我对于他是谁,走到球场看着他刚要投三分,一手把球拍掉,拉着他的胳膊就往回走,也不记得和他一起打球的小学弟是怎么说着,倒是听见有吹口哨的,班主任看了也笑笑,“王俊凯,别欺负人家啊。”我向老师打了招呼,鞠了躬继续拉着他走,其实我看到他看到我时无辜的眼神我就不气了,却也拉不下来脸跟他说什么,把他拉到饭桌前,千玺正给刘志宏讲题,看着我和王源回来了,千玺把作业本收好,“大源,你大哥我给你买了鸡腿。”我看他刚要伸手就去抓,伸手打了他的手一下,“洗手。”

“死处女座。”

“嘿,王源你想怎么着。”对面的刘志红倒是不忿了。

“嘿,刘志宏你跟谁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我自己的两只腿啊。”

我也不知道如何给自己找台阶下,他那几天倒是乖了很多,按时找我们来吃饭,吃完饭也不会去马上打球,后来有天千玺去办公室找刘志宏便叫我去找王源一起去拿外卖,我走到他们班门口,随便找了个人,“帮我找下王源。”

“王源,你亲爱的王俊凯哥哥找你。”

“你又找揍了吧。”我看见王源顺手抄起他同桌的本冲那个男生扔过去,“嘿,你还扔我本,我都看你多少天给他发短信没发出去了。”

我倒是听到了不得了的东西,还好高冷男神四个字我还是能做到的,他走到我面前,“你别听他瞎说啊,干嘛。”

“说什么?”

“……我问你找我干嘛?”他语塞时表情变换地特别慢,有点……可爱?

“拿外卖。”

我一直没说话,却也觉得他在身边也没什么,拿过来外卖他顺手接过一袋,“诶,你还生气啊。”

“我生什么气,你不吃饭饿的又不是我。”

5.

上午从间操开始到最后一节课之前都入送别会的时间,王源没有答应参加任何活动,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下楼梯后,拽住了要跑去找男神的我的“女朋友”,看见他和刘志宏被冲散,我站在下面等着他走下来,铺红毯真的是太危险了,他一直注意着台阶,我伸手扶住他,他最后也只是说了谢谢,我没松开手,等他抬头,“呦,王俊凯学长,学姐还等着你呢,谢了,一会儿给你系丝带。”王源冲我身后的女生挥了挥手,还好她比较尽职尽责,没有净顾着看男神,举着伞挥了挥手,王源径自走到了我的班级旁边。

“就你自己?”我惊讶的看着队尾的王源,“是啊,刘志宏多给千玺准备了一个,他俩一会儿跳舞就在台上系了。”他刚刚走到我班级旁边是和一个女生换了位置,给我来寄丝带。

“我一会儿要唱歌。”

“嗯。”我伸手拍了拍王源的头,转身向台上走去,他当初回绝我不来唱歌大概是因为我要和“女友“给他的男神唱一首栀子花开,我当初和他说“我跟你唱。”顺便伸手揉了揉王源的头,王源伸手打开我的手,“别摸头,长不高,你跟学姐一起好好唱栀子花开,我给你录像。”

我看向了易烊千玺,千玺只是摇摇头,刘志宏又开始和王源吐槽我居然脱单了,我也不再说话,易烊千玺也只是偶尔附和下刘志宏的话。

但是还好我听到了他耳机中的那首歌,我看到了单曲循环的标志,还好看到了。

“下一首歌,《明天你好》,有请下一届音乐社社长,王源儿。”

他一步步跑向我,接过手中的话筒,我贴近他的耳朵,“是这首歌对吧。”不是疑问句,这是我的信心。他点点头。

6.

『我是王俊凯,当我打下这篇算不上日记也算不上作文的文章的时候是我刚刚决定要好好回顾下之前的自己,那就从小时候开始说起吧。

幼儿园在苹果大班毕业,从小学一直到初中毕业一共当了九年数学课代表,到高中历史班主任笑着问谁想当数学课代表的时候,我默默地低下了头,绝对不再当数学课代表,虽然我是个有节操的处女座单身狗,但对于我所遇到的所有的数学老师留作业的速度我只能翻开数学书第一页记下老师留得作业,所以我的书每到结课那天,翻开封面会看到这一个学期所有的数学作业,对此我深感无奈。

成绩优秀、助人为乐、多才多艺、长得帅等等形容词都是在不同阶段不同的人给我的相同的标签,而我为了这些标签过的也谈不上辛苦当然算不上轻松,老妈总说一句话,人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刚刚易烊千玺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找王源要刘志宏的电话,既然鬼使神差地打下了这句话,那就说说我的好哥们,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我们从小认识,不过他是帝都人而我是山城人,因为我父亲与他父亲是从一个大学宿舍出来并且一起打拼的原因我们从小认识,就是在我和王源第一次见面,啊对,当然还有刘志宏的前一天,老妈敲了敲我的门,端了一盘樱桃进了我屋,我抬起头看着她就差把开心两个字写在脸上的表情,我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啊是那件她晒衣服的时候忘记把褶皱扯开的那件连衣裙,那应该不是因为买了新裙子,发型并没有变,我才知道,是关于我的事情,并且她很开心。

“明天千玺来重庆。”

然后我高冷的笑了笑,接过老妈手里的樱桃。

好吧,我是编的,我的虎牙很没骨气的露了出来,并且它们还不愿意回去。

我记着那天睡觉前我摘下千玺上次来重庆带个我的手链,他说去798转悠当在想不知道给我带什么礼物的时候,转弯打算穿过那条全是饭店的街巷,在一个店门口的大树上挂着一个上面有不少项链的衣架,他就停下来,大多是陶瓷的坠子,在里面那个金属块显得格外特别,干干净净,简简单单却独树一帜,我和千玺对东西,准确的说是事物的感觉很相同。他也是简简单单、干干净净在我眼里那么的特殊,对,是他,不是她。

至于为什么到我手里的时候变成了手链,千玺让店主帮忙把项链改成了手链,那个金属块也有了不少划痕,我很恋旧,如果不是千玺说出来我根本不会意识到。

我很喜欢我初中开学去买的那根K-ring的黑色水笔,还有那根和刘志宏组队买的白乐钢笔,当然不是同一款,不过我和王源是同一款,我的是蓝色帽白色杆,他的是绿色帽白色杆,我用了很久,尽管那根K-ring的标志已经磨得发旧我却依然很喜欢,总会把每年收到的贺年卡收在衣柜顶上的箱子里,从上高中有些不认识的女生送的贺年卡都会顺手塞到阳台放旧书的旧书筐里,大多都是一两句话,当然也有大段的话却有不少涂改带的痕迹,当然少不了错别字,那些没涂改带的也没错字的我也都收在了一起,就像郑落说的,毕竟一份心意。

关于郑落,王源的青梅竹马,对,陪他一起长大。

我很喜欢周杰伦也很喜欢弹吉他。

他也一样。

只是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王俊凯合上电脑,靠着椅背看着门口挂着的马赛克花色的灯,暖黄色的灯光看着很舒服,他伸手去够桌子上打字前沏的那杯绿茶,喝了一小口,留下一味清凉,他坐在餐桌前打字,他自己在近郊买了套房子,靠山,因为限行的原因,定做的家具有的还没送过来,电脑桌、沙发还没有送过来,但他突然觉得其实在餐桌上打字也很舒服,这个家并不大,六十平米,易烊千玺在对面那栋楼买了套一百平米的房子,王俊凯对此表示,如果我接手了我爸给我的工作其实我也能马上就买一套那样的房子,易烊千玺笑称,你才不会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像现在,外面蝉鸣声未减,一阵阵清风袭来,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不用去想要说什么接下来要做些什么是王俊凯目前想要的生活。

“别再写了,回不到高中那个味道了。”

“我知道。”

易烊千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王俊凯身后的床上爬起来,看完王俊凯刚刚改来改去的文章,易烊千玺很诧异为什么主卧不买个双人床偏偏在客厅摆个单人床,王俊凯告诉千玺,他想把主卧改成书房,其实是因为他很喜欢客厅那扇窗户。

“他在哪。”

“牛奶快过期了赶紧喝。”

“刚刚我在想,我能不能假装我刚刚高中毕业,以为写的和当年一样中二,却变了味道。”

“那个时候你是中二的本质却假装成熟,当时觉得,哎呦还不错,现在觉得很中二,你现在再怎么中二也是生硬,不同的年龄不同的文风。”

7.   

我们前不久社里有场婚礼,是因为抽粉丝福利,一位买了十年杂志并且一期不落的女生被抽中了,从十五岁买到二十五岁,也是一笔不小的钱,她想环游世界社里都打算给她买机票,她的梦想是……还挺符合我心的。

“我想看王俊凯和王源的婚礼。”

当然她有前提,蓝绿色是主题色,还不能告诉王源,当然那天一切顺利,就在他差点要说出什么的时候,那个女读者出现了。她感谢了所有人,也告诉了王源实情,我看到王源的表情僵住了,然后看了眼我,那眼神我读不出其中的意思,或许生气,或许……失落?

然后,王源抱了抱那个女孩,就转身离开了,还好现场都是社里我不错的朋友,郑落转身跟着王源离开了,这个福利结束了,可,王源也不见了。

 

其实王俊凯不知道,王源做了个梦,梦到他们真的结婚了,只是醒来的时候直到推开门那一刻都和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他眼中的是失望,希望过后的破碎。

 

8.

“王源儿?”

“在……”

“稿子写完了吗?”

“还有半个月才交稿。”他浓重的鼻音不像是刚起床才有的。

“提前写完你就早点放假了。”

“咳咳……哦。”

“你感冒了?”

“没事……”

“你在家吗?”

“你别过来。”

“……好。”

9.

当我推开门的时候,屋里一股感冒冲剂的味道,我看了眼门口乱脱的白色皮鞋,还有没挂住而掉在地上的外套,上面还残留着雨水的味道,婚礼结束那天下了雨,不过之后也下了雨,沙发上有着那天的西服外套,领结掉在了地上,茶几上散落着零食还有吃完了的方便面盒,便当盒还有seveneleven的饭团袋,我把垃圾都装进垃圾袋,准备去卫生间投抹布,刚推开门看到洗衣机上搭着白色衬衫还有白色长裤,都是那天穿的,我把整套衣服挂好,准备一会儿出去拿去干洗店洗洗,毕竟他未来可能还会穿,也许不是婚礼,平常社里晚宴也可以穿,打开冰箱,可想而知里面只有几盒酸奶和那次聚餐剩下的鸡蛋,啊当然还有意料之外的芝士,我打开大米盒看到小罐子里红豆,用锅给他熬了锅红豆粥,小火先熬着,我打开他屋子的门,果然呼吸重了不少,窗帘被拉严了,桌上散落着绿色的感冒冲剂袋子,杯子还有药的残渣,旁边放了几颗奶糖还有吃完的包装纸,还有写了半截的稿子和写了一半的日记,看那盒感冒冲剂也知道他自己没买有糖的,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傻子,发烧了。”叹口气,我把桌上的垃圾收进垃圾袋,把屋子里该扔的都打包带走,把带来的钥匙揣进兜,去厨房关上火。

一出楼道门才发现又下了雨,没带伞也懒得去拿,想了想,王源自己大概也没有备伞,一会儿得去买一把,去超市买了些蔬菜和零食,到下面的药店买了退烧药和常用药,最主要的是有糖的感冒冲剂还有温度计,又去旁边的面包店买了块草莓蛋糕,拎着这些东西走在有点潮湿的路上有点惬意,好像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好像我很想照顾他,他也很想我照顾他,当然只有中间那句话我敢确定,跑去拐角的一个阿姨的店里买了新出炉的红豆蛋挞和原味蛋挞,阿姨还问我怎么好久不给我弟弟买了,我笑了笑,“他生病了,他不是我弟弟。”我拿着蛋挞赶紧跑回王源家,放在桌上蛋挞还冒着热气,大概在冬天才真正可以看到热气吧。

红豆粥晾的正合适,我推开门,王源的呼吸没有那么重了,我拍了拍他,他眉头一皱,想要推开我的手被我抓住了,“起来,吃饭喝药。”

 

9.

王源坐起来,看着王俊凯,手腕处传来阵阵温热,他脑子现在是混乱的,什么也不说,看着王俊凯松开他的手,然后轻车熟路的从衣柜里拿出他的外套,“穿上,秋天了,别咋呼了。”

王源有点奇怪什么时候王俊凯也开始说北方的话了,接过他手中的外套,王源不想动没什么力气,外套就在手里拿着,王俊凯转身出去,把红豆粥盛出来,放了白糖,尝了口,有点甜的过头,不过也正好是王源喜欢的味道,他把暗红色的粥放在茶几上,把阳台小桌子两旁的垫子拿了下来,放在茶几和沙发中间,又把靠枕放在垫子后,好让王源靠着舒服,王俊凯听屋里没声,走进去,发现王源还是那个姿势,“烧傻了吧。”王俊凯知道他也是没力气乱动,拿过王源手里的衣服帮王源穿,王俊凯伸手摸了摸他额头,“咝..烧的厉害。”伸手就要把王源抱出去,王源才惊醒,看王源的反应王俊凯也知道抱是不行,就弯下腰让王源上来,卧室离客厅不过几步路,王俊凯还是把王源背了过去,刚从被子里出来的王源被北京秋天的温度吓了一跳,王俊凯让他坐到垫子上,拿过毯子盖在腿上,把粥移到了他的面前,转身去刚买的东西里找了药,一个一个拿出来倒在一个瓶盖里,沏好了感冒冲剂,放在一旁,又从袋子里拿出刚买的酸三色,王源倒也乖乖的喝粥,嘴巴里全是睡前感冒冲剂的苦味,现在喝一碗软糯的红豆粥好舒服。一碗粥下来王源也出了汗,不过还是有点精神恍惚,王俊凯拿出温度计甩了甩,让王源夹上,王源接过温度计夹在腋下,接过那个人递给自己的药和水,一一喝了下去,等接过感冒冲剂的时候王源犯了难,“买的有糖的。”王俊凯剥了颗酸三色,拿着杯温水,王源一口把感冒冲剂喝了,加了糖的还是苦的要命,不禁呲牙咧嘴,赶紧抢过王俊凯手中的水一股脑全喝了,王俊凯看着面前烧懵的王源倒也是可爱,便揉了揉那个人的头喂给他一颗糖,王俊凯看了眼墙上的表,伸手去拿王源夹着的表,39度,王俊凯又拿了袋子里的退烧药给王源吃了,又背着他回了卧室,给他盖好被子。

从始至终王源一句话没说,王俊凯的每一句话都是他想问的。

半夜王源冷的有点发抖,睁开眼,看到一旁趴着的王俊凯,刚想动动去拿床被子,王俊凯就醒了。

“冷了?等着我拿被子。”王俊凯转身去从衣柜底层拿了床备用被子,给王源掖好,看了眼表晚上9点,正好过了四个小时,王俊凯拿过退烧药,扶起王源吃了所有的药,叫他坐会儿在躺下。

王源再次睁眼伸手按了王俊凯的手机,凌晨三点,他浑身发热,额前的头发都湿了,刚想伸手扯开被子,一把被王俊凯抓住,“乖,捂透汗就好了。”王俊凯把王源的手放进被子,去投了毛巾给王源擦汗。

王源再睁眼的时候,床边已经没有王俊凯了,他坐起来想了想昨晚的事,总觉得是梦一场,却也那么熟悉,每次生病都是这样,他总会这样照顾他。

门锁转动的声音,钥匙磕碰桌子的声音,塑料袋放在厨房的声音,不小心碰到椅子的声音,还有手触碰到把手的声音,门轻轻开开的声音,“嗯?醒了?等我给你熬菠菜粥。”王源也不抬头看他,王俊凯一手拄着床,一手去摸王源的额头,“等我给你量下体温,别靠着墙,着凉。”王源听闻往另一个方向挪了挪,王俊凯揉了下王源的头发,“吃完饭洗个澡。”王源点点头,听着王俊凯在外面切菜,打开水洗米,还有勺子碰撞锅的声音,他看着从窗帘透过来的阳光,“你好烦啊。”这是他从婚礼回来除去不小心碰到路人而说的“对不起。”和面对郑落递给他的雨伞是说的“不用,别跟着我。”以外说的第一句话。

“你好烦啊。”明明让我满怀希望却给了我一个天大的笑话,为什么交了女朋友还是那么一个劲儿的管我。

“你好烦啊。”明明不想和你讲一句话想让你手足无措可你却轻车熟路的知道我的所有。

“你好烦啊。”让我觉得我们像是在一起了,你想照顾我,我很想让你照顾,不过只有最后一句话是真的,而且你总会在什么时候会离开,去照顾一个我之前从不认识的女孩。

“你好烦啊。”可我,不想离开你,也不想让你离开我。

 

“王源儿,来吃饭。”

王源站起身,拿起床边的外套,穿上拖鞋,走到客厅,坐在垫子上,盖好毯子。

菠菜鸡肉粥,王源很喜欢喝这种粥,高中的时候老在冬天订外卖的时候买,后来王俊凯干脆学来做了,每次生病王源都想喝这种粥,王源一口一口舀着,“昨儿买的蛋挞,要想吃我一会儿给你拿烤箱热热,看你昨天都反应不过来,没问你吃不吃。”王源冲王俊凯点点头,王俊凯把蛋挞放进烤箱里,热上,王源喝了两大碗粥还吃了三个蛋挞,整个人吃饱喝足,王俊凯把浴室的浴霸开开,等着温度升高了才叫王源进去洗澡,准备好了换洗的衣服,等王源出来发现王俊凯不见了,他坐到沙发上,拿毯子盖住自己,午觉总是睡不醒。

一睁眼,就闻到从厨房飘过来的香味,他坐起身,看着搭在沙发扶手上的那套西服,大概是王俊凯拿去干洗店洗了,看着桌子上的药,王源一一吃完,王俊凯把鸡汤端到客厅茶几上,盛了一碗给王源。

“你没工作吗?”王源低头,吹着汤。

“不是要照顾你吗。”

“喔,那以后谁做了你女朋友肯定幸福。”

“嗯。”

王源觉着可能是发烧后遗症,鼻子突然一酸,赶紧喝了口汤,谁想这汤这么烫,王源把勺赶紧放下,一闭眼,泪珠从眼睛落下,王俊凯见状赶紧蹲过去,“怎么了怎么了?烫坏了?”王源推开他,“没事儿……没…事儿…”啜泣和泪水都一涌而发,“伸舌头我看看,是不是烫坏了。”王源低下头,用手背抹去停不下来的泪水,“我…没事儿。”啜泣总是不争气的停不下来,“我…停不…不下来……”王源很想打现在的自己一顿。

王俊凯看着眼前的人,双手抱住他,把王源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王源停下了啜泣,听着王俊凯的声音从胸腔发出,“你看,停下来了吧。”王源刚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王俊凯抱进了怀里。

王源想挣脱这怀抱,刚要推却被紧紧地抱住,“王源儿,我看了你的日记。”

王源的眼睛睁大到不能再大,“你怎么那么不耿直。”“你……你…看了哪段?”

“嗯…郑落和她男神、我跟你第一回碰见你说我很高冷、还有刘志宏和千玺…”

王源听到王俊凯这么说便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你松手,爹要吃饭了。”

“不过还看到了一些…”王源突然脊背一凉,“今天中午,我和刘志宏去拿外卖,回去时正好碰到王俊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儿王俊凯在我够不到那本南音上的时候帮我拿了下来,大概是他的袖子蹭到了我的脸颊,有点发热。

今天,王俊凯在台上直接说《明天你好》,有请音乐社社长。的时候,感觉,干脆跟他讲算了。”王俊凯突然停下来,松开抱着王源的手臂,双手扶住王源的肩膀,看着王源一脸懵了的模样,“让我想想,王源小学弟要说什么呢?谢谢你?对不起?还是…”王俊凯突然停下来,看着王源一脸慌张的样子,刚要张嘴说“不是,你误会了,我……”时王俊凯再次把王源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膛,“王源儿,你听,我的心跳。”王源儿的心跳声大到不行,他怎么听得清,可当王源听到王俊凯胸膛传出那声,“我喜欢你。”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那是王俊凯的心跳声。

“今天,碰到王源了,还是比我矮一头,中午和刘志宏拿外卖,还用了千玺的名字。

今天,在图书馆看王源够不到最高的那层书,忍不住走过去,我怕我心脏跳动的节奏被他听到,却喜欢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还有松软的头发,宽大的校服外套他穿着也是那么好看,阳光从落地窗撒入,照在他的脸上,空气中飞舞着的灰尘和他红透的耳朵让我感觉那一刻有一个世纪长却也有眨眼那么快,留在心里的温度和转瞬即逝的希望。

今天王源和我合唱了《明天你好》我的高八度是你,你的低八度是我。

今天婚礼用的对戒到了。

今天我们要有一场婚礼了,希望就让他半梦半醒的成了我的王先生。

今天,王源没有理我。

今天,王源的声音不对,虽然他叫我不去,我还是应该去。”

王俊凯松开王源,从兜里掏出绒毛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枚戒指,戴在了王源的手上,然后把自己的项链摘下来,把戒指卸下来,戴在了手上。

“好了,结束。”王俊凯笑的虎牙露出来,王源沉浸在震惊中,王俊凯揉揉王源的头发,王源低头看看手上的戒指,再看看王俊凯盛汤的手上的那枚戒指。

Mr.Summer &Mr.Autumn

“王俊凯…你认真的?”

“闹着玩的,演习一下。”

“……”王源伸手要把戒指拿下来。

“不然咱俩婚礼的时候戒指大了一戴就掉怎么办?”王俊凯把鸡汤吹了吹又拿到王源面前。

10.

“小学弟真的很不耿直啊,竟然那次喝酒还是因为我找了女朋友。”

“不然呢?”

“你没觉得她们长得都很像你。”郑落咽下鸡翅,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你才长得像姑娘。”

“抱歉,我还真就是个姑娘。”

“郑落,你为什么一直单身。”刘志宏夹了一个洋葱圈,郑落用叉子叉了个鱿鱼圈,“长得帅的都去搞基了。”易烊千玺抢在郑落前面说,“你说你们四个,一个都不用伴娘,我还说在结婚前先穿个好看的裙子什么的,瞅瞅你们几个,诶……”

“今儿我婚礼不是让你穿裙子了吗?”王俊凯给王源夹了块鸡肉,“废话,你又没明文禁止不让我穿裙子,我说的是伴娘裙伴娘裙!”

“大源,你说你俩攻受分明,作为你的青梅竹马,哥就不能当你伴娘啊。”郑落喝了口香槟冲着王源大吼,王源憋得一脸通红,倒是一旁的易烊千玺戳了戳郑落,“郑落,你的故事可能要开始了。”

“各位我来晚了,实在抱歉。”说话的是现在在和千玺同一个公司,也就是说和除了郑落以外的人都在同一个单位,而且这位男士和郑落是高中同学,并且是前后桌,至于他们的故事呢,以后再说。反正至此,我们凯源的故事,一段的结束也是一段的开始。

 

 

 -------------------------------------------------------------------------

 

现在是2016/1/26 00:18

凯视角写完了,为毛我又想写个郑落的故事,那就肯定是无关凯源和千宏的事情了,然后这个以后慢慢来,嗯……当然凯源的故事没有都讲完,还有很多以后会在千宏视角说,也会有第三人称的后续,发现自己很喜欢虐却写的一点都不虐,果然是文笔的问题,寒假终于憋出了凯视角,哈哈哈哈哈,拖了很久很久,然后就是争取在寒假结束前再写一个视角和一个新的故事吧,《我们还会再遇到》写了4000字吧大概,然后觉得剧情有些不真实,啊好吧…我哪个故事剧情真实了…自己的私心嘛,所以很多地方都是自己的小故事,当然了,我男神依旧是我男神,我男神的女神也和我男神在一起了,并且两个人情投意合。然后就是我和我男神的聊天记录加起来不过五页,没错,自始至终。诶?扯到了没用的地方,然后就是如果有人看得话十分感谢,然后新年快乐,祝你平安健康,事业有成都不重要,平安健康就好。晚安,我要碎觉咯。



发表于2016-01-26.1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