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凯源千宏】你说的那个夏天也是我的初恋

凯学长×源学弟

千学长×宏学弟




严重ooc

请勿上升到真人

请勿上升到真人

请勿上升到真人





你说的那个夏天也是我的初恋

一。

十六岁那年,王源踏进了高中校园,门口的保安一脸笑意,不知道是笑有这么多孩子入学还是笑这帮天真烂漫的孩子马上就要“遁入魔道”,王源自己其实是打着瞌睡洗漱完,后来进了屋子,穿上学校发的文化衫,自己找了条黑色长裤,穿了双白色球鞋,意外的在门厅柜的镜子前多臭美了一会儿,用梳子梳梳两分钟前刚在浴室里整理好的头发,冲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然后背上书包,拽了拽衣服,摸摸兜,默念着手机、钥匙、卡,然后伸手拧开防盗门的锁,回身关了门,蹦蹦哒哒的向下走,碰到了楼下的叔叔送郑落上学,“叔叔好。呦,小屁孩初三咯。”

郑落伸脚踢了王源屁股,“比我大一届你怎么就这么嚣张!”

郑叔叔边锁门边说“王源,我顺道把你送过去吧,正好我去你们学校旁边买蛋挞,你阿姨想吃咯。”王源也不推脱,跟着郑叔叔后面边和郑落吵着下楼,走过那条“走的人多了变成了路”的路,一楼的老奶奶在自带的院子里种了好多月季花,伴着喇叭花开的漂亮极了,葡萄藤也随着竹子搭起来的架子遮住了这个院子,小时候老奶奶在浇花的时候若是看到正在盯着自家花的小王源便摘下葡萄串上最大的两颗洗洗喂给王源,后来王源也会从家里拿过来鸡蛋壳给老奶奶做肥料,久而久之,老爷爷为了让王源方便进来在葡萄藤下的躺椅上乘凉看书便在栅栏旁焊了个门,给王源了把钥匙。

若是老爷爷在家,两个人便会从跳棋下到围棋,从吃着老奶奶做的拿手菜到商量着未来周末一起去哪里寻点好吃的。王源突然有一天对老爷爷说“等我哪天挣钱了,请你吃好的。”老爷爷没说话,落下棋子才说“等你挣钱了,请我吃好吃的。”王源棋技不错也都是被老爷爷练出来的,性子也变得稳重踏实些。王源生的好看,水汪汪的杏眼眼珠子滴溜滴溜的转,皮肤白皙怎么样都晒不黑,郑落整个暑假一出门就抹防晒霜,还曾经闯入王源的屋子翻了个地儿朝天,就为了找找王源用了什么防晒霜。两个人的名字还挺巧,带着水还有草原。郑落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从前住的那个巷口民办的学前班,郑落因为家里没有人看着她就在三岁就被送到了那个学前班,王源第一次看到课间躲在角落一个人玩着篮筐里的拼接玩具的郑落的时候,把手中的玩具放在了一边,走到郑落面前蹲下,“我告诉你个秘密,在门口的柜子里有一罐大白兔,中午午休偷偷出来可以拿呦。”郑落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孩,她抬起头笑了笑,你看小孩子的友情只因为一句话就持续了13年。

王源跟正在浇花的老奶奶打了招呼,老奶奶笑着递给王源自家蒸的蒸蛋糕跟他讲,高中肯定辛苦,如果饿了就偷偷吃,没事儿的,老师要说你,你就说是奶奶给你带的。王源接过蛋糕,郑落就冲奶奶说,我都初三了都没有蒸蛋糕,奶奶偏心。奶奶笑她心眼小,爷爷出来拿了昨天钓鱼时特意买的三角饭团,挑了郑落最爱吃的金枪鱼的,还给她拿了袋豆奶,郑落笑着接过,说了谢谢,然后跟奶奶说晚上和王源一块来院子写作业,奶奶笑着说,你可得自己带饭,我不管饭的。王源伸手扯了郑落的辫子,“快走。迟到了。”郑落用手背打了下王源的背,然后跟老爷爷老奶奶说了再见,小跑到车里,“王源,你今天怎么这么着急,初中哪见过你这么勤奋。”

“……你管”

郑叔叔也笑,“王源都大了,跟你一样,有小心思了。”王源也不反驳,就看着窗外那些熟悉的景物现在看来都有些不同。

他要去的那所高中,有个人他念叨了很久。

“班里有谁会乐器?”

“王源”

王源猛地抬起头,刚刚还沉浸在小说里的他有点蒙,若不是刘志宏那一声他大概还不会理会老师的问题。

关于刘志宏,在王源上大班的时候刘志宏刚搬到那个巷子,两个人坐了同桌,也就熟悉起来,小学初中都在一个学校,一个班,刘志宏在学吹黑管的时候王源去琴行找他的时候,看到了门口的钢琴,看看周围没人,伸手去摸了下那黑白键,想起之前妈妈口中哼的送别,想着小学老师教的口风琴指法,手碰到冰冷的琴键时心里却是十分欢喜,当王源磕磕绊绊把送别背着谱子弹完的时候,琴行老师问他,想不想学琴的时候,他点了点头,第二天拉着妈妈走进琴行,买了架电子琴,接着就学了6年,并不是当初妈妈口中的三分钟热度,而是从小到大的爱好。

“王源会弹钢琴吗?”

“啊。”

“那明天上午下了第二节课的大课间来这里练习好吧?”

王源惊魂未定点了点头,把小说偷偷压到屁股底下。

后来一起回家的时候问起刘志宏。

“王源,你到现在都不知道干什么?”

“我……应该知道?”

“学校合唱比赛,你和一个学长一起弹伴奏。”

“谁啊?”

“不知道。”

一旁郑落突然插话,“我跟托我给你送情书的姐姐聊天听过这事儿,是学校初二的帅哥,不过他好像弹吉他。”

王源伸手给了郑落脑袋一下,“哥肯定比他帅。”

“没觉着你跟帅搭边,刘志宏都比你帅。”

“别扯上我。”

王源听着郑落和刘志宏在那儿吵着,看着面前有个举着地图一会儿抬头看看路标一会儿低头看看地图的男孩儿,他走过去,“你找不到路了?”

显然面前那人吓了一跳,然后随即笑了笑,嘴角有个梨涡,“对,我在找XX小区。”口音不是山城的味道倒是标准的普通话。“啊,那我们带你去吧,正好顺路。”王源面前那个人微微鞠躬,收起地图,站在刘志宏和王源中间,往前走着。郑落觉着刘志宏神经大条,王源可能还在困扰伴奏的事,自己便张口开始介绍,“这是王源,随便怎么叫,那个推车的是刘志宏,我呢叫郑落,他们两个人都是初一,我正在读六年级。我们都在XXXX学校,你说的小区和我们小区隔了一条马路。”

“你们都住在同一个小区?”

“对,我和王源上下楼,刘志宏在我们对楼。”

“易烊千玺。”

“撒子?你叫?”刘志宏歪着脑袋盯着面前这个人。

“易烊千玺。”易烊千玺看面前这人还是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便扯过刘志宏的一只手在手上写着那四个字,后来到了那个小区后,一个穿着和他们三个同校的男孩站在楼下的信箱旁,看向他们四个人的时候,王源看见了那双桃花眼,觉着怪好看的,那个男孩也向他们走过来,一样的校服那个人穿着却有不同的味道,干干净净,长袖校服里面是短袖校服,并没有不遵守校规,手上戴着黑色手链,上面的金属块泛着光,黑色篮球鞋也没有打球时不小心被踩到的痕迹,整个人看着干干净净,易烊千玺向他招了招手。

“我是转校生,和你们同校,读初二。”

“我是刘志宏,他是王源,剩下的是郑落,男神你好。”刘志宏拉住面前那个人的手,“男神你叫什么?”

“王俊凯。”

王源拉了拉面前的刘志宏,“该回去了。”后来易烊千玺和刘志宏向他们道了谢,王源一行人便转身走了回去,郑落突然张口“啊!那个王俊凯有来我们小学部帮忙敲三角架,好像咱们音乐老师是他的吉他老师。

“王源肯定在想怎么把伴奏的事儿推了。”

“刘志宏你还说,都是因为你。”王源白了刘志宏一眼,仨人跟平常一样回了家。那天郑落的话王源并没有听清,那天夕阳挺美。



王源坐在座位上,很多同班的女生都询问他能不能坐在他旁边,问的多了王源也不恼,只是笑笑,然后摇摇头,直到看到因为骑车满头大汗的刘志宏出现在门口,然后王源抬起手示意刘志宏过来,他其实不必抬起手,只是为了堵住那些说他仗着父母给他的脸那么狂,他总是这样,不戳破那层纸也同样能让那人没面子。刘志宏把斜挎包挂在桌子上,拿出笔袋,递给王源打印好的课表,然后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最近游戏里小学生又多了,昨天碰到易烊千玺了,又或者心不在焉的提起王俊凯,说说郑落他俩的关系,不过到后一个话题大概是两只单身狗的玩笑话。班主任进了班,让所有人出去排了个队,按大小个进去坐,王源和刘志宏不算最高但也到了倒数第二排坐着,王源不想挨着别人,就和靠窗户的人换了位置,当然那人旁边的同学也识相的给刘志宏让了个座。班主任是教历史的,并不会占早读或者午休,所以也是一大好处。

这学校一大特色就是抢饭,王源和刘志宏在学校贴吧找到了攻略,刚开学的时候去订外卖,送到图书馆旁边的栅栏,当然订饭不能用自己的名字,不然被主任查到就有点惨了,刘志宏和王源在订外卖的时候毅然决然的用了同校的在读高二的帅气的易烊千玺的名字。

两个人看着大家跑出门,还有窗外那条通往食堂的路上阵阵脚步声,两个人听着楼里的动静不大了,就那着钱慢悠悠地走到图书馆,看着外面一个个小的摊位。

“是黄焖鸡米饭吗?”刘志宏冲着外面送外卖的大爷问。

“是,你谁?”

“王源他撒子意思。”

“订饭的名字。”

“哦哦,易烊千玺。”

“诶,刘志宏你小点声,他俩就在那儿。”

刘志宏转过头,向王源看的方向看去,然后转过头,“大爷您快点。”

“叫啥名儿?”

“易烊千玺!”

“杨天喜?”

“易烊千玺!”

“你大点声咯!”

“易!烊!千!玺!”

“哦哦哦,打电话时候说了半天咋写,下回用个好写的名。”

王源踢了下蹲在栅栏前的刘志宏,“得,不光大爷听见了,这儿等外卖的都知道了。”

刘志宏拿过外卖,像是没听到王源的话,站起身就拉着王源转身就走。

“诶,你俩也在这学校。”身后的声音意料之内的响了起来,刘志宏有点愤恨易烊千玺这改不过来的京味。

王源站住身,转过去,“是啊。”

“外卖还用的千玺的名儿。”站在易烊千玺身边的王俊凯憋着笑意,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我说今天我订外卖,黄焖鸡回我说我已经定了,我还说谁用易烊千玺的名了,我就换了个米线店,闹半天是你俩。”

刘志宏转过身,笑笑,易烊千玺撸起袖子,“谁的主意。”

王源耸了耸肩膀,易烊千玺其实也知道大概是刘志宏,把手里的米线递给王源,上手就捏刘志宏的脖子,刘志宏吃痛,又怕饭掉了,就赶忙递给王源,王源抱着外卖,毫无形象的笑着面前这两个人。

“给我。”身后的声音有点小却让王源的笑戛然而止,王俊凯伸手接过王源手中的外卖,“中午跟我们一块儿吃吧。”王源看着比自己高半头的王俊凯逆着光,手上那条手链上的金属块泛着光。

“好。”本来还想说更多的话却觉着那样太矫情,就点点头答应了,这样好的机会,怎么能不珍惜。

王源拿着饭跟着王俊凯旁边,跟刘志宏聊着天,听易烊千玺给他俩讲这学校的事儿,其实并没有一字一句听得很清楚,因为心跳声大的有点不正常。

啊,对了!王源有个秘密,他喜欢王俊凯。

他清楚这是多么违背常理的事情,所以他决定一辈子不说。





“诶?是你?”

“啊,王…俊凯?”

王源一直坐在钢琴前面弹着自己熟悉的曲子,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声音有点熟悉,转过头发现是昨天送易烊千玺碰到的那个人。

“你是一起弹伴奏的学长?”

“你是一起弹伴奏的学弟?”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起来,王源笑起来杏眼眯起来,而王俊凯笑起来,王源的形容是整个一包子,跟街口李大爷卖的叉烧包一样。

当王源问王俊凯是否会弹钢琴的时候,王俊凯伸手搂过王源的脑袋,然后用另一只拳头锤着他的脑袋。

“你肯定没认真听老师讲,钢琴和吉他很配吧!”

“所以你弹吉他我弹钢琴?”

“小学弟语文不好啊。”

“……”

王俊凯松开手,拿起放在角落的吉他,坐在高脚凳上,一看就是他经常坐的位置,高度刚刚好,一首安静,他并没有大声的唱出来,只是小声地哼着,但是每一句王源都听得清楚,王源也喜欢周杰伦,自然他的歌也经常弹。

你已经远远离开。

钢琴和吉他真的很配啊。

两个人,一首歌。

“你俩认识啊,那就好,有默契就更好了。”身后老师的声音打破了大家的震惊,王源站起身向老师微微鞠躬,而王俊凯坐在那跟老师讲,“有人碰我琴咯。”

“朋友家的女儿过来坐坐,她大横按不会,我拿你琴教她着,诶,对了,听朋友说还是王源的青梅竹马,郑落。”

“啊,她自己买了把吉他说要自学,她妈妈喜欢泰勒,一直想让她学,然后就不停的给她听泰勒的歌,最后她因为看了一个帅哥弹了吉他,自己就去学了。她妈和我吐槽了好久。”王源突然觉着自己有些话多,看向高脚凳发现王俊凯已经不在那里了,从什么时候不在的呢,是不是觉着自己烦咯?后来王源想了想,有什么关系呢,自己想太多了。

后来等着老师给了谱子,跟他们解释因为艺术节快到了等一系列原因,最后王俊凯问她“是不是要周末来加班?”的时候王源明白了,原来一切是个阴谋,王源想着在家也是和刘志宏打游戏,还不如过来训练,还能见到王俊凯,王源点头说好,王俊凯也不好说些别的,后来等到第一个周末王源才知道,原来合唱团的人也要来。幸好答应了,不然连陪自己打游戏的人也不能陪自己了,刘志宏也是合唱团的一份子。

“有个同学周末有课没办法来,少个打鼓的。”老师在把人统计好之后一个人翻着谱子。

“老师,郑落会打鼓。”王源靠向老师,老师抬起头恍然大悟,王源拿出手机找到郑落,郑落也不是不爱睡懒觉,只是因为小区门口早点摊的馄饨太好吃了,晚了就没了,今天自己出门前敲了敲她家门,看她迷迷瞪瞪自己时间又要到了就没等她一起吃,现在看来时间也差不多了,果然接电话的声音十分精神,跟郑落讲了这些,郑落也没推脱,就说等等她回家拿鼓槌就去学校。

王俊凯在一旁看谱子弹着吉他,他今天穿了件短袖衬衫,黑色长裤,戴了顶马里奥花色的帽子,手腕上的手链依旧还在。

郑落来的时候顺便给王源带了瓶雪碧,自己买了瓶绿茶,进教室的时候王源和王俊凯正在合奏,老师正在一个声部一个声部的指导,郑落把水放在钢琴上,自己转身走向架子鼓,调了调凳子,移了移鼓,把自己的鼓槌拿了出来,看着眼前架子上的曲子,听王俊凯和王源的合奏,自己也跟着敲了起来。

每当郑落回忆起来的时候,只记得自己一敲鼓,另外两个人的声音不再是那么小,三个人像是开演唱会却没有人唱,只是门口突然出现一个声音,让人觉得有些人真的是缘分。

“Tonight, We are young. So let set the world on the fire..”忘了说,易烊千玺唱歌很好听,英文发音也不是盖的。

没错,自由选择的歌唱曲目是《We are young》,伴奏选了钢琴和吉他以及架子鼓。易烊千玺也因为和另外三个人的合作被老师选做领唱,和刘志宏还有另外两个小姑娘。

忘了说,郑落这么干脆的来,还这么熟练地打起了鼓是因为那个帅哥用吉他弹唱的We are young,而她带着耳机听着那人的歌声不知自己为他伴奏了多少次,对于她这首歌有不同的意义。

你看,有时候事情巧到你相信这就是天意。

刘志宏看看站在自己旁边的易烊千玺,那个人浅浅地笑,简单的一件T恤,一条长裤,搭上一双黑白色板鞋,笔直地现在那,刘志宏默默挺胸抬头,看自己和那人还差一点,低下头去看那人的鞋,“没增高鞋垫。”刘志宏被说穿了心思炸了毛却也不能说什么,便瞪了那人一眼,拿起手中的谱子,小声地哼唱。

易烊千玺拉着刘志宏出了教室,引起一两个人的瞬逝的目光,不等刘志宏发问,易烊千玺突然唱起了刘志宏的词,刘志宏知道他在纠正自己的发音,明明这么尴尬的事情看着易烊千玺认真的表情,一切好像变得合乎常理,刘志宏跟着他唱着易烊千玺突然停下来,“刘志宏,你跟我念,牛奶。”

“柳奶。”

“牛奶。”

“柳奶。”

“呢油牛,牛奶。”

“呢油柳,柳奶。”

“易烊千玺。”

“杨天喜。”

“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

刘志宏一字一句念出他的名字,嘴上一句带过心里却一直重复。面前那个人却笑出了梨涡。

“我以后教你普通话。”

“……”

“走吧,回去。”

刘志宏看着面前这个人,原来可以这么巧,遇见的人竟然是同一个学校的风云人物。






“王源你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啊。”王源抬头冲刘志宏笑笑,然后低头继续吃黄焖鸡,觉着另外三个人这么安静有点奇怪,然后抬起头,“刚刚在想明天定什么外卖,你们刚刚说什么?”

“吃货。”王俊凯笑着伸手拍了下王源的头,“刚刚在说要加什么社团。”

“想过加音乐社和微电影社,不知道该选哪个。”王源夹了块米饭塞进嘴里,易烊千玺抬起头“音乐社小凯参加了,微电影社我和小凯是副社,刘志宏想加街舞社的话找我就成。”

“千玺你这口气到不小。”刘志宏夹起一块鸡肉。

“你应该叫千玺学长。”易烊千玺也不理那茬还挑起刘志宏的错。

“是是是,千玺学长。”刘志宏夹起刚刚掉进饭里的鸡肉,塞进嘴里。

王源看着这两个人贫嘴旁边的王俊凯只是笑笑然后继续吃饭,眼睛左晃右晃不知道在看什么,大概是找自己的女神吧。王源一个人总会瞎想,王俊凯身边有一个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一个班的女生,高中去了别的学校,两个人在微博里也有互动,两个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王源知道这个人后还去看了她的微博主页,和王俊凯一样喜欢猫,长的很漂亮中国式美女,不是路边摊为了博取路过女生的心而叫的那声美女,而是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美女,长发及腰,王源曾刻意的问过关于那个女生,王俊凯跟他讲,女生的头发长得很慢很慢,大概从出生留到了初中才长发及腰。

王源其实难过的是他知道她的故事,她陪伴他那么久,王源记得在10月15日那天晚上,他问王俊凯有没有喜欢的人,王俊凯倒是反问王源,王源想着反正王俊凯想也想不到自己喜欢他就和王俊凯说,有。后来王俊凯也和他说有那么一个人,不过那个人在他初中毕业那年就分开了,王源问他有没有哭,王俊凯回复他说,没有,只是发了一晚上的呆,王源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傻傻的下了线,一个人躺在床上,窗户上挂着的风铃被风吹动的声音有时候有点勾动人心,他用座机拨了从别人的同学录上偷偷抄下的电话,他想听那个人的一声喂,拨通了,两边都没有声音,那人那边先挂了,王源放下听筒笑了笑自己,你又知道他的一个习惯,他接电话不会说喂。王源有点后悔当时没问是不是那个他身边的那个女孩。

“我要进微电影社和音乐社。”

“好。”

微电影社的活动地点在图书馆二层的电子阅览室,王源总会提早到阅览室对面屋子去找书借书,今天也一样。

“这梯子坏了还放在这。”王源一脚刚踩上梯子的第一格便觉着不对劲,他赶忙下来,看到一旁掉落的螺丝,他把梯子合起来放倒在地,然后看着高架处的那本《南音上》他并不想等到明天再去借,今天上课就已经急得等不住借书了,王源踮起脚,其实自己可以够到那本书,奈何书放的靠里抽不出来,有脚步声,王源刚要转头寻求帮助,那人却站在了自己背后,王源决定还是自立更生好了,而脖子上阵阵吹来的热气吓了他一跳,那人的胸膛贴着自己的背,右手去拿那本自己一直想去拿的那本南音,左手扶着书架,整个人被包在那人面前,王源在那人伸手去够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手链,而自己的心却跳错了节奏。

“是这本吧。”说话的气流吹动了头顶的发丝,王源点点头,从那人手中拿过,“谢了,爸爸我去阅览室了。”王源急忙走开。图书馆的暖气太暖和,王源的脸通红的。

王俊凯扶着书架笑成了街角李大爷卖的叉烧包。




“王源儿?”

“啊,学长好。”

王源把刚要投进邮箱的明信片赶紧塞进邮筒里,“寄东西?”

“对,在网上和别人互换明信片。”

“还能这样?”

“对啊,学长去干什么?”

“和千玺去买键盘。”

“啊,我一会儿要去上课先走了。”

王源浅浅鞠躬,然后转身抓着手机不等王俊凯的问题先找个理由走了,当他在老奶奶家和郑落一起刷作业的时候,手机在玻璃桌子上震动的声音让王源从数学题中醒了过来,他打开发现是来自王俊凯的QQ消息,王源点开。

-是你给我寄的明信片吗?

王源慌了却有点高兴,没错,他给王俊凯寄明信片已经长达一年的时间了,只是几句话,他还试图通过改变握笔方式来改变自己的字体,刚开始王俊凯的个签会改成,谁给我寄明信片了,王源会偷乐,然后假装不知道戳戳郑落问她怎样怎样,直到今天。

-怎么可能。我连你家地址都不知道怎么给你寄明信片?

当王源发过去,把QQ退出去,放下手机,刚在作业上写下解这个字的时候,王源觉得自己回复的太傻了,其实光发个“?”就好,王源用双手捂住脸,郑落一脸惊悚。

“你要不会题也不至于见不得人啊。”

王源瞟了郑落一眼,“初一的小屁孩你懂个屁。”

怎么说呢?刚和他在同一个学校两年,他就要离开这里了,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成绩很好,他们这一届也是学校最棒的一届,王源会偷偷高兴,男神就是帅。

在高三考生离校的时候,老师发给每个人一个红色丝带,让他们回去写上祝福,然后送给班号相同的学长们,王源刚开始还比较激动后来就泄了气,如果自由去送的话还能给王俊凯系上,如果按班号王源是七班,文科重点班,王俊凯是十班,文科重点班的目标班,而刘志宏在课间的时候拿着丝带写上了易烊千玺四个字,刘志宏喜欢易烊千玺这件事王源知道,刘志宏知道,但是后者不敢承认,他和王源一样惧怕不可预测的结果。

“我要去送给易烊千玺。”刘志宏停下笔,“在高考前向他说会不会很不负责?”

王源看着刘志宏的眼睛,他自己没有刘志宏的勇敢,但他明白那种煎熬,他点点头,“我帮你从王俊凯那里套话。”

“不。”

王源并不惊讶他的回答,既然他决定了就代表无论如何那句话都要说出口,王源却还是找王俊凯去聊了这件事,“学姐,王学长借我用两分钟。”王源踮起脚搂住王俊凯的脖子,然后和跟他一起走的学姐打了招呼,和刚才王俊凯走的方向相反的方向走去,直到教学楼前小长廊那里,王源三步并两步走上台阶坐在长廊下面,“不知道怎么说,不过都是男人也不磨磨唧唧的,你说,千玺喜欢刘志宏,我指的不是相对于讨厌那种就是…”“喜欢。”当王源还在想怎么对一个直男解释这样的感情的时候回答却出乎意料,“但别插手。”王源侧头看向王俊凯的侧颜,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自己被夸赞的好看大概是可爱,易烊千玺大概是高冷的总裁范,刘志宏是那种机灵古怪却傻傻的,而面前这个人大概帅前面不需要形容词。王俊凯突然转头,王源对上那双眼尾勾起的桃花眼心不知不觉地漏掉了一拍,心动,不只是青春小说中飘渺的存在,而是一下一下敲击着胸膛,他怕王俊凯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刚要张口面前那个人却发问,“你呢?”“啥?”王俊凯转过头看向他的前面。

“对于他们两个不被时代允许的感情。”

“喜欢这种事情说不清道不明,有什么允许不允许,你当批作业啊!”因为我也有个不能说的秘密啊。

“……”王俊凯偏过头看他的眼神不知道有着什么样的意思,王源木讷的转过头,道了别,走回班里,坐在座位上,拿出那条没写名字却早已经有所属的红丝带,认真的写下了那个名字,王俊凯。

他不太敢叫他的名字,大多都是叫学长,偶尔和别人聊天的时候会用王俊凯,假装不经意的提起其实早已就蓄谋已久,王俊凯,三个字是王源心跳的按钮。

送别会来得太快,那天预报是阴雨天,天气预报百年一遇的准了一次,不过还好,雨并不大,王源把丝带揣进兜里,走出班。

上午从间操开始到最后一节课之前都入送别会的时间,王源没有答应参加任何活动,他怕他会哭,在下去之前他嘱咐刘志宏如果碰到男神一定要给他照张相晚上发给他,刘志宏点了点头,然后他们就被人群冲散,王源一个人抬着手臂挡雨,走过为高三学子铺的红毯,平常走的时候就需要注意的台阶铺上红毯后大家都变得小心翼翼,王源也不敢抬头去找王俊凯在哪,一步一步随着前面人的脚步往下走,手腕上的那双手在这个下雨的六月有点温暖,他轻轻抬头却还盯着最后一节台阶说了声谢谢,手上的温暖也未减,他抬头,想去找的那人原来就在面前,“呦,王俊凯学长,学姐还等着你呢,谢了,一会儿给你系丝带。”王源冲王俊凯身后的女生挥了挥手,女生举着伞挥了挥手,王源径自走到他和十班那个女生换的位置,从校服外衣的兜里扯出两条丝带,他低着头不说话,刚刚看到王俊凯的眼睛,不知道那眼神是什么意思,他身后的学姐长发,眼睛大大的,王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的漂亮,他仔细想了想,大概相貌配得上王俊凯是最美的形容词吧?“就你自己?”王俊凯惊讶的看着队尾的王源,“是啊,刘志宏多给千玺准备了一个,他俩一会儿跳舞就在台上系了。”“我一会儿要唱歌。”“嗯。”其实王源不知道能不能给王俊凯系上,不过自己准备了两条,私下给他系上也没关系,王俊凯伸手拍了拍王源的头,转身向台上走去。从领导发言到学生祝福,大概枯燥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人群有人低头抽泣,有人和同班的人拍着照片,在校服上签着各自的名字,然后开始各个社团的送别礼物,王源拒绝上台的时候刘志宏,易烊千玺和王俊凯都以为他开玩笑,王源笑笑说,想唱的歌没人陪我一起唱。刘志宏是和社团出节目的,易烊千玺和社团出跳舞的节目,还被拜托唱歌,王源想让王俊凯陪他唱,不过王俊凯和那个学姐要一起唱栀子花开,王源也不好跟他去说什么,张不开嘴的事情错过了会后悔当初没有说出来,还好自己有个理由来搪塞自己。“我跟你唱。”王俊凯伸手揉了揉王源的头,王源伸手打开那人的手,“别摸头,长不高,你跟学姐一起好好唱栀子花开,我给你录像。”王俊凯看向了易烊千玺,一个询问的眼神,易烊千玺摇摇头,然后看向一旁正在和刘志宏吐槽王俊凯居然脱单了的王源,王俊凯也不再说话,易烊千玺偶尔附和下刘志宏的话。就如现在,校园少了王源的薄荷音大家都有点不开心,很多高三学姐都等着能在送别会上再听一次王源的声音,不过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节目也让这个缺憾少了些难过。王源不顾远处是否有班主任,举着手机录完了他们的表演,正低头活动活动有点发酸的手臂,音响却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下一首歌,《明天你好》,有请下一届音乐社社长,王源儿。”王源抬起头,身边不是一个班的还有高三十班的学长学姐都向他转过头,鼓掌,他

被人群推向了队头,王源收起手机,小跑跑到台上,有不少人叫了声王源,王源挥挥手,他接过面前那个人递给他的麦克风,不小心触碰的指尖,狭长的桃花眼,嘴角的微微上扬。“是这首歌对吧。”不是疑问句。王源轻轻点头。所有人都在沉迷于歌声的时候,在后台的刘志宏易烊千玺和队尾的郑落都在惊讶两个人的配合,有时候默契这种东西真叫人动心。后来出现了一个词,凯源。

“越美好越害怕得到”“一边失去,一边在寻找”

[宏少主20:23:08

不知道该不该发给你,想了很久决定还是发给你吧。

[图片]          ]

他为她打着伞,背影挺配。









“王源你眼神不对啊。”郑落用笔戳着作业本,轻轻推了下对面的王源。

“什么眼神?”

“你…喜欢王俊凯?”

“……”

“我靠,我猜对了?”

“你这刚上高中一天你怎么…”

“中午吃饭时你那双眼睛,我的妈,谁看不出来。”

“他就看不出来。”

其实,王源,我觉得,王俊凯那双眼也不比你的少。郑落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她自己当时只是猜,想着之前王源谈起王俊凯和谈起易烊千玺的差距她就知道这个王俊凯不简单,见到后,果然,不简单。

郑落上了高中经常会收到别的班的女生送来的礼物当然前提是帮忙带一封信,刚开始她还会忐忑的收下然后比写信那个人还要紧张的递给他们四个的其中一个,到后来她会收下礼物然后把信在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毫不在意的递给收到的那个人,王俊凯他们四个人早就习惯了,当初想拒绝,并且告诉郑落其实他们四个人可以轮流帮她买吃的,而郑落一脸认真,“如果我是送情书的呢?收下的礼物大多是零食,像一班那个土豪,就是信纸上还喷了香水的那个女生,要送我块表,我当然没答应,就让她去小卖部买了盒牛奶,我不是那种人,也只是想让那些人觉着如果不能当面交给那个人就要付出代价,如果我是个八婆呢?她们是不是该付出被传流言的代价?”

王源把自己面前的优酸乳推给郑落。

王源知道郑落付出的代价就是,帮她传情书的那个人成了她男神的女神。

郑落自己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就是教学楼顶层拐角处一段楼梯,中午没有什么人,她可以改完错一个人坐在那儿听会儿歌,或者读一会儿小说,班主任曾经找过她好几次,她说她并没有打扰班里同学休息,自己如果在午休中进班会影响同学,而老师对她说,她的行为是触犯校规的。郑落笑了笑,班主任觉得莫名其妙,其实仔细想想,规定午休不许说话是为了让同学好好午休,不过现在看来,打扰和校规原来校规要更重要,班主任后来也就不再管,大概自己也觉得实在自相矛盾。郑落曾把王源带到拐角处,当然是放学后等高三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以及在舞社练舞的刘志宏,郑落用脚碰了碰坐在她前面的王源,王源从《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抬起头,然后转过脑袋,“嗯?”

“喜欢王俊凯这事儿怎么办?”

“不会吧,我和刘志宏一直开玩笑,你还真喜欢了?!”

“没心情当你情敌。”

“……不怎么办,一辈子不让他知道。”

“一辈子太久了吧?”

“那就等到我二十四岁本命年,如果他身边没有别人我就说。不过他应该有个漂亮的她在身边。”

郑落看着眼前那个人的背影,瘦瘦小小的却蕴含着不少力量,他可以为自己出头打架,他可以面不改色的开着王俊凯和哪个女生的玩笑,郑落有些难过,他知道开的每一句玩笑都会让他想出无数种未来,但,每一段未来都没有自己的出现,当刘志宏开起王俊凯和郑落的玩笑的时候,郑落就听着也不反驳反而接过话来,“那一定要让王源当伴娘。”

“好。”王源露出的笑是甜的。

他想着,那样我们就可以一起走过红毯,你也可以戴上经过我手的戒指。

“诶,你俩站那里多久了?”郑落警惕地问着拐角平台那里的那两个人。

“刚到。”王俊凯轻轻扯了下易烊千玺的书包。

“一起去找刘志宏。”易烊千玺瞟了眼王俊凯伸手指了指教学楼对面的多功能厅,王源站起身把书塞进书包里,郑落边下楼梯边把耳机线缠好,在易烊千玺主动和王源聊起天后,郑落扯了扯王俊凯的书包,他们两个并肩一起走。







四点五

[王源,高考加油,祝一切顺利。]王源关掉手机,洗了个澡,随手从书柜里拿了本小说,又随意翻了一页,一个人窝在沙发里,电视嗡嗡的想着,他的心平静的有些不正常,300个日日夜夜,他觉得尽人事听天命是现在坦然的原因,后天高考,不少人发来了祝福短信他却懒懒不想回答。

考完试他比刘志宏要早出来的,就站在校门口等着刘志宏,听着有人在抱怨题难有人在对答案,王源只觉得天好像蓝了些,云彩变得多了起来,下午的考试伴着雨变得有些凉爽,傍晚和刘志宏在小区坐着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提起关于卷子的事情,王源知道当刘志宏知道千玺考到那所他从未想过的学校后有多用功。

两个人挑灯夜战,不同牌子的速溶咖啡还有相同牌子不同的口味两个人都了如指掌,因为和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一样进了文科实验班的目标班便申请住同一个宿舍,两个人一起听英语听力相互判题,家里人送来的饭菜都搭着一起吃,不需要敬佩对方的毅力因为他们彼此清楚自己都是为了什么。

“喂?等下我开免提。”刘志宏接了电话,戳戳玩游戏的王源,王源看着刘志宏点开免提。

“小千千,我们要去北京找你们咯。”

“那么有信心?”王俊凯原来和易烊千玺在一起。

“我们在路边摊,等你们考完那个周末我俩回去,这个暑假我在北京给我爸帮忙,不过王俊凯会回重庆,然后……”

刘志宏把手机靠近自己,“千总被王大妈传染成了话痨。”

“刘志宏你忘了你见到我第一面叫我男神的事情吗?王源你说是不是。”

“对,哈哈哈,我还记得他拉你的手。”

他们聊了很久,没有问考的怎么样,也没有什么祝福。




这是王源和刘志宏大学毕业的第二个年头。

他们高考都考到了北京,也都收到了邮电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易烊千玺这个大学霸考上了北大,王俊凯也并不差,考到了北京师范大学报了汉语言文学专业,郑落考到了北京师范大学到了英语专业。

王源经过大学四年成了作家,而刘志宏和王俊凯一样成了编辑,易烊千玺承接了父业,文化公司,四个人又聚在了一起,郑落完成了梦想,做了英语教师,关于作家,王俊凯并不会托稿而王源托稿的招数可不少,他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在飞机起飞前和编辑讲稿子在自己办公桌上,后来易烊千玺为了治王源就让王俊凯负责当王源的编辑,得知后,王源极力反对,而王俊凯没有说什么,从易烊千玺笔筒中挑了根不错的钢笔就走出门,易烊千玺毫无征兆的笑笑,而坐在一旁的刘志宏意外的交了辞呈,易烊千玺接过后拿着并没有看,起身拿着杯子走到咖啡机旁,按下按键,然后顺手把刘志宏的辞呈放进碎纸机中,刘志宏一言不发走出门,王源叫易烊千玺给自己端杯奶茶。

两个人没有坐在老板桌前,而是一起盘腿坐到落地窗前的地摊上,每次他们这样凑在一起就代表,不谈工作。

“下个月开始要去加利福尼亚那边,楠楠一个人管理分公司太难,我想帮帮他。”

“其实楠楠是想当个老师吧?”

“对啊,但他不说,就想帮我。”

“刘志宏你们两个真是…”

“后悔当初没学心理去。”易烊千玺一口喝完剩下的咖啡。

王源也静静地坐在那,两个人从日落看到了霓虹灯亮起来,王俊凯敲敲门叫两个人一起去吃饭,易烊千玺从抽屉里拿出三个袋子,“离别礼物。”易烊千玺递给面前两个人,王源的是一只玩偶羊,是自己当初给易烊千玺画的贺卡上和画给王俊凯的贺卡上双胞胎的羊,易烊千玺找人做了个一模一样的出来,而王俊凯的是一摞本子还有一瓶苹果绿色的墨水,都是王俊凯不经意间透露出来自己想买的东西。当刘志宏进来叫他们快点的时候,易烊千玺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灰色的毛线帽子,王源突然明白当时千玺买了很多毛线的原因,还自己去找王源之前楼下的老奶奶一坐一下午,那段时间也没怎么催王源的稿子。

刘志宏看着易烊千玺一步一步走向自己,易烊千玺用两只手撑开帽子,然后套到刘志宏的脑袋上,双手从发丝和帽子中抽离,不经意划过了耳朵与脸颊,没有停留,转身走向衣帽间拿出大衣,“不是说下个月吗?”王源说完后突然拿起易烊千玺桌子上的台历。

今天2月28号,二月没有30号。




王源在和交往不到一个星期的女生说分手后,那个女生点点头,“我知道,你看我的时候在看另一个人。”

那个女生有双桃花眼,笑起来很甜,虎牙也很可爱,不过她不是他,王源不想再骗那个女生,其实更多的是不想再骗自己。

他那段时间写的书里有了那样一句话,之后我身边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像你。

王源转身后,一身轻松,从此他再也没有开始另一段感情,因为初恋还没有结束。

“你是谁?”

“sorry ,Bess is speaking, Jackson is sleeping.”

“eh,那个,who are you ?”

“His girlfriend. Do you need leave a massage?”

“No, thanks .”

刘志宏挂掉电话,刚刚开着免提,当他听到GIRLFRIEND的时候从王源会手中拿过电话,说了谢谢挂掉了电话,“不要打扰他们对吧。”刘志宏抬起头看看面前的王俊凯和王源,前者起身去冰箱拿出了啤酒,然后坐回原位置,然后点上蜡烛,王源和王俊凯也坐好。

“易烊千玺,生日快乐。”

王源带头唱了生日歌,然后王俊凯突然提议许个愿,王源刚要吹拉住,王俊凯用手捂住王源的嘴,“等刘志宏许完一起吹。”

刘志宏笑笑,睁开眼,“3,2,1”

王俊凯拿起刀切了蛋糕分给每个人,然后给王源夹了一大堆青菜,王源想偷偷夹给刘志宏,刘志宏却打开啤酒,“男神,王源又不吃菜。”

“啊好好好,我吃我吃,我当初就不想让他做我编辑,成天念我念我,边和女朋友聊天还边念我。”

王俊凯用筷子尾敲了下王源的头,“叫你吃饭。”

“郑落,我跟你讲,王俊凯他又交了女朋友。”

“长的……挺漂亮。”

郑落看着眼前喝醉的王源,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王俊凯,无奈的摇了摇头。

“诶,王俊凯,好巧。”

“是很巧。”

“你帮我把王源抬回家。”

郑落伸手拉住准备跟着王俊凯的女朋友,王俊凯让王源搂住自己的脖子,然后自己搂住王源的腰,转身一个询问的眼神,郑落摇摇头,冲着王俊凯笑了笑。

看那两个人走远了,王源突然推开王俊凯,而王俊凯伸手抓住王源,然后蹲下身子,王源站了几秒然后就趴在那个人是身上,还好,在路边摊吃,离家不太远。

“坐下聊聊,这地儿委屈你了。”郑落拉开椅子坐下,而面前王俊凯的女朋友推了推面前的羊肉串,郑落看不惯这动作,伸手拿过一串,“王俊凯当时就念叨不让我们吃路边摊,还不让我们去小卖部买零食,他总说不干净,其实后来看我们馋他也会以社团活动名义带我们出去吃。”

“你喜欢他?”

“别那么警惕,”郑落伸手拿起面前挂着水珠装着啤酒的杯子,一饮而尽,“你不觉得你长的很像王源吗?”

“别多想,你追的王俊凯吧?”

面前那个女生娇羞的点点头,郑落有点为她难过。

“王俊凯看到你的时候愣了下吧?”

“你?”

“问过你是否喜欢弹钢琴,是不是喜欢周杰伦?”

“……你还是喜欢他的吧?”

“我有一个朋友,他呢跟你一样杏眼,跟你长的很像,钢琴弹的很好,很喜欢周杰伦…”

“王源的姐姐?”

“你看,有时候英语要比中文更直接些,男he女she,He is 王源。”郑落晃了晃啤酒瓶,转身去拿了瓶开好盖的啤酒,“抱歉,但我还要说,有时候主动地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面前那个女生是王俊凯身边第四个女朋友,前三段感情只有第一位不明不白的持续了两个月,当然,第一位只是一个计划,不然郑落干嘛等到两个月才帮王俊凯解决了,剩下的短的两天长的一个星期,都是见过郑落后被分手或者主动提出。

后来王源在问是谁把自己送到家里的时候,郑落没说话,“是王俊凯?”

“呦,变聪明了。”

“他……他有东西落在我这。”







“小千千,你怎么回来了。”王源在打开门后看到易烊千玺的脸下意识想把笔记本合上,后来一瞬间想到稿子正在被王俊凯验收。

“小凯不是要结婚了吗?”易烊千玺换着拖鞋,把背包扔到沙发上,王源看向王俊凯,而后者一言不发的看着稿子。

“逗谁呢。”王源走向冰箱,“是真的。就是杨雨远,和你见过的。”王俊凯的声音明明很好听但这是王源第一次这么不想听到,然而王源记不起来那个女生的样子。

王源从冰箱里拿出三瓶早上刚送来的牛奶,不过劲没用对,其中一瓶干脆的掉在了地上,王源赶紧把另外两瓶放好,去厨房拿来垃圾桶,王俊凯闻声赶紧走到餐桌旁,抓住要捡玻璃的王源的手,“我来。”

王源挣出王俊凯的手,“在我家,你是客人,我来。”

王俊凯听到王源这样跟他划清界限,好像昨天让王俊凯给自己做饭的是另一个人,王俊凯怔住,退了一步,看着王源自己一个人收拾残局。

“为什么没跟我说。”

“还有一个月呢。”

“伴郎是谁?”

“没定。”

“那就千玺好了,我给你写随场记。”

“……好。”

我突然不想和你一起走过同一个红毯了,我怕我会在红毯上吐满口香糖,我怕我会忍不住伸脚绊倒新娘,我怕我会说出I DO,其实我最怕帅气的你抱着漂亮的新娘我还要笑着鼓掌。

我怕,我会哭。







刘志宏在机场和王俊凯还有王源送走易烊千玺后回到家,对着那顶帽子想了很久,突然拿出手机,当发完短信后突然想起高中时用的日记本了,他翻箱倒柜找出那本日记还连带找出了当初舞社的曲子,他已经向家里人出柜了,父母很平静的问他,真的吗,他点点头。

其实他母亲很久以前就和他父亲谈过这件事,两个人把刘志宏的点滴都看在眼里,他的儿子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着,小时候会边写日记边轻轻啜泣,宏妈轻轻关上门,把温好的牛奶放在热水中,过一会儿再拿过去,大了,他会小声呢喃着一个名字,远处的灯光打在脸上,泪痕有些明显到不可忽视,他的母亲和父亲会关上门,长叹一口气,父母两个人做了这辈子最艰难的决定,不要难为他。他们的一夜白头只为了让你不再更加忧愁。

翻开日记本,这个本是当时陪王源给王俊凯挑生日时自己看上了王源放在一旁备选的一个笔记本,是小王子的,很漂亮,当然价格也是它漂亮的正比,不过刘志宏听易烊千玺提过小王子自己也去柜台交了钱。有些快要忘记的事情突然变得清晰。

20XX.5.31阴雨

他对我的表白只是笑笑,然后他揉了揉我的头发,还好昨天洗澡了,然后他和我说努力考到北京再说。

20XX.8.1. 晴

给他看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然后接到了他打的电话,他在电话里的声音超级好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他只说了句真棒,其他事他一句没提。

20XX.11.28管他什么天气

他说,他只想要一个拥抱,可他却多要了一个吻,已经准备放弃的我却又在不是生日的时候收到了这么大的惊喜,他醉了,真的醉了,楠楠接过他,问我他又喝了多少,原来在家里他就喝了不少洋酒,又和大源我们喝了那么多啤酒,怎么可能不醉呢。

刘志宏时不时看看手机,直到看到微信群里他的平安短信,他才关掉了手机一阵。之后的半年多刘志宏再也没给易烊千玺发过短信,开始会想要不要把最近的事情和他说说,不过等那种冲动慢慢冷静,他就会决定不发,他快要怀疑那个人真的在自己的生活中吗?的时候,他接到王源的电话,说要给千玺过生日,他出门时特意带了那顶帽子,开车去到了王俊凯的家,一进门就看到一桌子菜还有一个蛋糕。

当他听到GIRLFRIEND的时候,他想给当初发短信的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

易烊千玺醒来的时候,Bess在做午饭,Bess和他说三个人给他打电话,还一齐喊了句话,易烊千玺看看日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看看来电话的时间自己还在梦乡中和周公下棋,现在大概那仨猴也都睡了吧,刚说完,手机震动。

[生日快乐,我们亲爱的猴子,希望新的一年,你能变得更加勇敢

郑落。]

女生的心更细。

易烊千玺按了返回键,突然看到一堆垃圾短信中夹杂的一行中文,来自刘志宏,他点开,最新的那条自己明明没有读过。

突然手机震动。

[千玺,我下个月结婚,提前准备好假期。以及生日快乐。今天早上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王源和刘志宏都知道了。

Plan B执行者王俊凯。]

易烊千玺站起身,然后走到Bess身边。

“Time is now, we broke up just now.”

“Seriously?”

“I know what did you do.You broke the rules.”

易烊千玺给楠楠打了个电话,自己去定了机票,收拾了自己的行囊,整理了下自己,叫小时工把家收拾好,拿起衣柜里放置很久的一顶灰色帽子,把衣服扔进衣柜,拿出羽绒服和卫衣“北京的冬天,很冷吧。”

[等你回来。

刘志宏]





八&⑧

久违的凉风,易烊千玺整理了下自己的帽子,站在路灯下信箱旁,看着远处走来的刘志宏露出了梨涡,他完全不顾他身边那个女生的存在。

“刘志宏。”

当刘志宏听到有人叫他的时候,他有个错觉,那是假的,因为那一口熟悉的京片子着实让人怀疑他这个山城男孩是不是被帝都的冷风吹坏了脑袋。自己还是停住了脚步,他身边的女孩疑惑的看着他,他不敢回头,怕这场梦会碎。

直到那个比自己高半头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没有反应,冲旁边的女生笑笑,“他是假的。”然后伸手想去穿过那个人身体,却摸到了被风吹冷的外衣,刘志宏转过脸,“易烊千玺。”旁边的女生一脸我明白了的神情自己说了再见,走到最里面的那栋楼。

“刘志宏,我,回来了。”

刘志宏突然挥起手要去打易烊千玺,“你混蛋。”而千玺没有伸手去挡,眼睛盯着刘志宏,看面前那个人停住的手,易烊千玺伸手拉过那人搂在怀里,“对,混蛋。”

“你人渣。”

“对,人渣。”

“可我喜欢你。”

“我可不喜欢你。”

刘志宏啜泣的声音停了下来,挣开易烊千玺的怀抱,好不容易存留下的温暖被一阵冷风吹散。而易烊千玺却笑着看着刘志宏,突然一只手搂过刘志宏的腰,一只手按住刘志宏的后脑,“不过,我爱你。”轻轻附上那唇。刘志宏挣扎的手到最后紧紧抓住了易烊千玺的衣服。

易烊千玺看着刘志宏渐渐变化的脸,“我和Bess分手了,我们俩连刚刚的程度都没有,你没有理由拒绝。”





九&⑨

王源没有参与王俊凯婚礼的筹备,而刘志宏和易烊千玺秀着恩爱和郑落一起说着新娘的婚纱和手捧到底应该什么颜色,而王俊凯却一声不吭的坐在沙发上,发着短信。

王源笑着提出一些小的建议,大多也都被采取,淡绿色的捧花,还有蓝色的装饰,蓝绿色的请帖,等等。当然除了前天大家一起的聚会,据说自己是被郑落拖回家的,自己还做了梦,梦到了自己跟王俊凯表了白,而对方却一点都不惊讶,一看就是梦。

在王源在手工店等着取自己定制的手链的时候接到了易烊千玺的电话,说,要一起买套西服。王源应了声,把手链扔进车里的眼镜盒里,锁了车,直接上了三楼,碰到楼梯口的易烊千玺和刘志宏,王源扶额“单身狗求不虐,不过你们两个绕了一圈终于回来了。”

易烊千玺进了店自己随便挑了套便付了款,倒是对王源西服的挑选上了心,王源偷偷问刘志宏千玺他吃错了药了?刘志宏摇摇头,“你比较适合白色。”然后易烊千玺果真叫店员拿出了三套白色的西装,王源被推进更衣室,摇了摇头,其实他想找个理由不去的。

“就这件包起来。”易烊千玺看到王源出来,拿着一个淡绿色格子领结递给王源叫他系上,王源并不会系,就用手举在领口前示意了一下,然后带着王源试了一双又一双皮鞋,最后还是定了双白色皮鞋,王源也想通了,当初自己想象的画面终于变成现实,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大概不会太难过,毕竟王俊凯有直男癌。只是最近没有见到郑落,怕郑落会拿着炸药包当天怒炸现场。


十&⑩

王源一早就被刘志宏叫醒去化妆,而化妆师也不知道该化点什么,就给王源吹了吹头型,王源拿好昨晚郑落帮忙熨好并且告诉自己到现场后见到郑落再穿的西服,拿上皮鞋,下楼,易烊千玺虽然说过要接自己,但并不知道居然会用一会儿新娘要坐的婚车接自己,王源坐在后面手里拿着蓝绿色的请柬。

王俊凯邀请您参加婚礼。就一句话多一个字没有,倒是像王俊凯的风格。到了地方,自己被拉进了化妆室,然而看到了隔着一排化妆桌的王俊凯,刚要走过去看被郑落一把拉进对面的化妆间,郑落看着面前的王源点了点头。

“王源,你别恨我。”

“什么?”

郑落把王源推进更衣室,王源最后出来手里拿着领结“不知道怎么系。”

郑落却拿着毛巾被把王源裹了个严严实实,还戴上了眼罩,面前突然来了个人,拿过他手中的领结,走到他后面,像个盲人,手指不小心的碰触让王源觉得有点熟悉,那个人的呼吸吹在脖子上痒痒的。回味这种熟悉感觉很久后,郑落扯开毛巾被,然后把眼罩取下来,又叫化妆师整理了下被压乱的头发。

“又不是我结婚。”

“你可是有橙V的作家。”

无力反驳。

王源想去看看王俊凯,比新娘更早一步。却被告知要 给正在最后彩排的新娘送捧花,郑落还一直跟着他,王源刚要跑过去却被郑落拉住,“慢慢走!”

“从正门进去。”郑落自己一个人跑到后门,王源抬头看了看教堂,真的很漂亮,而自己却为今天的不正常紧张了一把。

王源伸手刚要推开门门却自己开了。

俗套的婚礼进行曲居然响了起来,王源一脸惊悚的看着教堂里的人,从刚刚进来的郑落,还有两旁的刘志宏、易烊千玺、还有自己的妈妈,老爷爷和老奶奶还有王俊凯的父母。站在正中的神父和王俊凯。

王源低头看看自己绿色的领结和手中绿色白色的花组成的手捧,王俊凯转身看向了自己,王源不知道该做什么,那个人掀起的头帘让那人变得更加英俊,曾经自己生病的时候看在旁边照顾自己的王俊凯睡着后偷偷掀起那个人的头帘却被发现的时候,王源笑着跟王俊凯说,你结婚时候要梳这么一个头,伴娘都得跟你跑了。王俊凯却端给他一杯药,别以为能不喝药。黑色的西服,深蓝色的领结,自己的妈妈也站在旁边,哭着鼓掌,有点愧疚,当初自己出柜的时候,说清楚了,自己爱王俊凯,但他并不爱自己,就算如此他也要出柜,宁可一辈子不说也不愿意将就,母亲并没有打他,可却比打他还难过,他父亲一夜之间老了许多,告诉王源,他无法接受,所以最好王源可以搬出去,王源点头,在出门前跪在父亲面前磕了头,抱了抱母亲,一个人离开了家,而老爷爷老奶奶却和他讲了一个故事,两位老人之所以能接受王源的出柜,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因为怕他们两个人无法接受,自己一个人跳湖自尽了,他们得知是在看到他们儿子的日记,所以,他么不想因为与众人口中的对不同的王源会觉得自己是错,其实喜欢哪有对错,爱怎么可能去分是谁。

王源一步步走向王俊凯,或许自己是傻的,明信片上用日文写的表白,用西班牙语写的我爱你,那个人早就知道了吧,自己写的文章都被他一字一句琢磨过,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自己是被喜欢的吗?

不过过程不论怎样,现在面前这个人已经用行动证明了结果了吧?

“王源儿,你,愿意对吧。”

王俊凯从西服中掏出戒指,套在王源的无名指上,刚好。

王源伸手从自己西服中同样的位置也掏出一枚戒指,套在王俊凯的无名指上,刚好。

“从什么时候开始了?”

“很久很久以前,如果说是今天的一切的话,大概是高三的时候。”









Plan A前提是王源表白,等到王源二十四岁没有说的话,施行PlanB

Plan B 骗到结婚现场,霸王硬上弓。

Plan C 王源如果有了喜欢的人,王俊凯就离开,绝对不会回来。






这是那天在平台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对话

还记得吗?王源站起身把书塞进书包里,郑落边下楼梯边把耳机线缠好,在易烊千玺主动和王源聊起天后,郑落扯了扯王俊凯的书包,他们两个并肩一起走。郑落拿出手机,点开微博,找到王俊凯然后点了私信。

[你都听到了吧]

王俊凯把自己手机界面给郑落,郑落点开微博,点开私信。

[是。]

[你打算怎么办?]

[如果到我二十五岁我们还相爱,就结婚。]

郑落摇了摇头,两个傻子,一个说二十四一个说二十五,刚好同一年。



关于手链

在王俊凯把十八岁喝醉的王源送回家之后,王源扯着王俊凯的手链问可以把这个留给自吗的时候,王俊凯摘下手链,其实只是千玺之前从798买的普通手链,王俊凯摘给王源,而王源在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以为是王俊凯落下的,而出于私心不想还给他,手链上的金属块已经满是磨痕,王源想,做个一模一样的偷偷刻上KR还给王俊凯。

关于那根钢笔

拿笔

NB

牛B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又到碎碎念的时候了,孤岛无独快要撸不下去了,应该不会弃坑。

刚刚写完,现在是02:33,本来打算是虐的,但是还是不太忍心,一万八还是一万七,总之是短篇的突破了,嗯,困死了,会有凯源千宏郑落等视角的,如果读到这里的话非常感谢你的支持!希望你可以点梗之类的!我会很有动力的。(・∀・)

以下的话是在修改后写的,嗯,怎么说,这次写了很久很久,不像千宏那篇无名,这次大概是想了很久,然后其实在脑子里一遍遍想的时候把他们带到了我的学校之中,当然不只是高中还有初中,对这篇真的是超级认真,所以后续还会有各个人的视角,或许未来的事情,或许之后的事情。其实自己有个一见钟情的男神,所以我也相信一见钟情,他们喜欢的也许莫名其妙但是有时候就是时间刚好怦然心动,当然凯视角会把凯源的故事解释的更清楚。然后第二结局会在源视角放出来的时候放出来,当然不喜欢BE的可以跳过。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这里哈哈哈,我是安六,可以吐槽挑错字点梗,有意写篇论坛体,如果有想留id的可以留言示意,但是,我是个拖延症晚期患者哈哈哈哈。(ฅ•.•ฅ)很高兴你读到现在,这不只是他们的故事也有我的故事,让他们出现在我生活过的地方是我的私心,郑落的原型是我也是我的私心,抱歉。故事还会继续,没想到一时的兴起却成了自己完结不了的喜欢。


你说的那个夏天也是我的初恋②

发表于2015-08-24.2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