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短·千宏】无名

严重OOC

请勿上升到真人×3

渣文笔

一,夏天的蝉鸣总是时而吵闹,时而舒心。
易烊千玺就坐在车里,等着秘书下来,他就靠在那儿,车里的冷风让他觉得这车里的味道实在不好闻,盯着那楼道门期待着秘书可以抱着一个牛皮纸袋跑出来,易烊千玺抬起左手捏捏鼻梁,眉头一皱,“太慢了。”司机闻言便低声问需不需要他上去看看,易烊千玺挥了挥左手,“算了。”
放在仪表盘前面的手机没有预兆的响了。
“接,要是被抓住了,问多少钱。”司机拿过手机,车里怪安静的,“你跟易总说,我本来是被抓住了,有个小伙子看到了,就打了他,那个小伙子就把我塞进电梯里按了顶层,他就往下跑,我现在正在往下走,易总……”
易烊千玺能听到那些话,“开到单元口。”
易烊千玺提高了声音,“你从二楼窗户跳出来,我看那小伙子快跑出来了。挂电话。”
司机闻言立马挂了手机开到单元门口,一个穿着白色T恤,淡蓝色短裤,单肩背的书包也斜挎着背在了身后的男生,易烊千玺觉着这人实在清秀,他叉着腰气喘吁吁离这车不到10厘米,易烊千玺打开门吓的那人往后退了一步,易烊千玺看见正在被打开的单元门,心不正常的紧张了一下,伸出手一把抓住那个人,不等那个人叫出声便把他拉进车里,右手拖住那人头,左手顺手把门带上。
“易总,您得跟他做个样子。”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尖泛白,这种紧张的时刻实在不多,虽说一直跟着易总也算经历了风雨,但这着实让人紧张。司机解开安全带,戴好墨镜,打开门站在车旁,易烊千玺叹口气,脱下西装外套盖在那男孩身上。
追这男孩的那个人看见司机这么晃眼的站在那里,便跑过来问:“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着白T恤蓝裤子的男的跑出来。”
易烊千玺身上的白衬衫实在工整,“你手搂住我脖子。”
男孩被他身上这个人的抱着,易烊千玺的脑袋就贴在男孩的头旁边,易烊千玺抽出一只手解开领口的两颗扣子,易烊千玺侧过头看着那人那双眼充满了惶恐,不禁轻笑,这人是被吓到了,便把笔直躺在身下的那人的手抬到自己脖子上,那人却像是被鄙视了智商一样,自己将另一只手急忙放到那人身上。
“没有。”司机向他摇了摇头。
追男孩的那人透过窗户看到的光景,“您老板?”
“赶紧走吧。”司机面不改色,“那人可是您要追的?”司机抬手指了指二楼窗户的秘书。
“司机,开车走吧。”易烊千玺提高了声调。
司机拉开车门,坐进去,向那人挥了挥手,易烊千玺坐起身还不忘把西装外套往上拉拉盖住男孩的头,车向前开去,男孩慢慢坐起来,看到那个老总在系着领口的扣子,闻着外套上淡淡的香味,突然一个转弯让男孩的头撞到了车窗玻璃,本来慢慢前行的车变了速,秘书在那人刚进单元门时就变了表情跳了下来,司机还没稳刹车秘书就钻了进来,把牛皮纸带递给易烊千玺,然后转过头“谢谢你啊,我叫陈頔。”
男孩伸出手,握住秘书的手,“刘志宏。”
易烊千玺饶有兴致地看着刘志宏,明明弱不禁风的样子还见义勇为。
“我是帮你们偷了东西?”刘志宏指指易烊千玺手里的袋子。
“后悔了?”易烊千玺摇了摇手里的袋子,而叫刘志宏的男孩却倔了起来“就是看不惯那壮汉欺负陈頔。”
“你到跟他熟的快。”
“……”
“易总,您是怎么混过去的?”
陈頔这么一问所有人却都安静了,司机刚要张嘴,易烊千玺便来了口“杨懿该去人事部领工资了吧?”
“易总,我不说不说。”
易烊千玺面不改色打开牛皮纸袋,一叠A4纸印着密密麻麻的字,还有几幅柱状图乱七八糟的刘志宏也就不在瞄着看了,易烊千玺瞥着这人看不到有意思的东西便想逗逗他,却觉得刚见面也不大合适。
“一会儿去吃个饭。”
“我?”
“对。”
“你……不会还要我帮你拿东西吧?”
“你看你能打的过这车里的谁,除了陈頔。”
“易总您不能这么说……”
而刘志宏不理会陈頔这茬,“我可是跆拳道社的。”刘志宏扬了扬脑袋,把身上的衣服抖了抖递给易烊千玺,后者则接过衣服,“小屁孩还是处女座的啊?”
“你才小屁孩,我都大二了好嘛?你多大?”
“比你大差不多两岁。”
“陈頔你说他多大了?”
“22岁。”
刘志宏不信,把易烊千玺手中的东西抢过来放在纸巾盒上,让那人正对自己,易烊千玺却被这一下吓了一跳,看那人用怀疑的眼神盯着自己,他也就静坐着让那人看,看着刘志宏在那里盯着自己,偶尔拽拽自己身上的衬衫,偶尔自己在那里碎碎念,不禁露出了梨涡。易烊千玺抓起西装外套,从内兜拿出钱包,抽出身份证递给眼前这人,刘志宏接过来一看,老总居然真的22岁。
陈頔看着老总这样也舒了口气,他哪见过这么放松的老总,两年前接过这公司他就慢慢丢了笑脸,整天的应酬和勾心斗角,若不是千楠偶尔给他寄封信到公司,大概见到易总的笑脸跟见到鲸鱼的几率差不多了。
“你自己出来租房住?”
“不啊。我不是老总,得住学校宿舍。”
易烊千玺不接这茬继续问下去“刚刚去那栋楼干什么?”
“哦,那个啊,是我好朋友家,他父母叫我去吃饭。”
“女的?”
“你查户口啊?”
易烊千玺便不说话了,伸手拿起纸巾盒上的合同继续读了下去。刘志宏也不见外,拿出手机耳机听起了歌,Are youwith me.
耳机漏出来的声音让安静的车内有点不一样的感觉,刘志宏只感觉这凉爽的车里好像有安眠药的味道,不然他怎么这么快就困了,绝对不是昨天打游戏太晚了,恩,算了先睡会儿吧。模糊间有个东西压在了自己身上,他也懒得睁眼。
“刘志宏,醒醒。”
刘志宏一睁开眼,周围都黑了,他抬起手看表也看不太清楚,一下车边打哈边问陈頔几点了,他晃了晃脑袋才知道自己原来在地下停车场。旁边的易烊千玺正在打着领结,理了理头发,把袖口的扣子扣好,西装的扣子也只扣了两个,拽了拽衣服,用手拍了拍肩膀,发现旁边刚醒的这个人一直盯着自己。“怎么了?看上瘾了。”
“你走。”刘志宏表示自己真不知道能不能臭揍他一顿。
“走吧。”易烊千玺伸手揉了揉那人的呆毛,宠溺的笑了笑。

 

这就是故事的开始,但并不是他们初次相遇。

 

1,故事的开头总是  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其实他们的故事并没有在很久很久以前,大概在那个夏天的前一个秋天,刘志宏戴着针织灰色帽子,套了个蓝色抓绒卫衣,外面套着暗红色加绒外套,牛仔裤,一双黑色板鞋,还是背着那个单肩斜挎包,还好那次没有背在背后,就站在街边卖章鱼小丸子和双皮奶的摊子旁边,刚烤出来的章鱼小丸子烫的让人失去了味觉,刘志宏把章鱼丸子戳了个洞,热气腾腾,吹了很久之后一口吞了丸子,还是烫的不行,他就站在街边,一边跳着一边仰头吹着气,路过的人都会看这个像嘴里着火冒烟的大男孩儿。千楠买了两份红豆双皮奶,坐到车里看着自己哥哥戴着无框眼镜念着他从法国带回来的小说,《刺猬的优雅》。千楠戳戳千玺,“你看那个人。”每个字都带着笑意,易烊千玺抬起头,看着刘志宏的样子不由感叹“好蠢。”易烊千玺看看千楠拿回来的双皮奶,“我去买份小丸子。”千楠觉着自己哥哥怕是要跟那个男孩搭讪,不然他哥哥怎么会突然想吃全家只有千楠喜欢的小吃?易烊千玺理了理西服,紧了紧领带,走到买丸子的阿姨面前,看了看丸子的价格,8块一大份,6块一小份,两块一杯橘子汁。
“来两大份丸子,一杯橘子汁。”易烊千玺挑了张100的递过去,卖丸子的阿姨接过来,“先生不好意思,只剩下70多块零钱了。”
“恩……那再来一杯水。”
等着看着阿姨做完丸子装好,找完钱。“小伙子,帮我把这小份给那个孩子。”易烊千玺接过来,点了点头。
易烊千玺径直走过去伸出食指戳了戳那个男孩“给你。”
刘志宏转过身,手中的丸子只剩一个了,看着那人递过来自己买的另一份就赶紧挑出来手中那个放到嘴里接过面前西装男手中的那份,“谢……谢,你是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惊讶了一下,眼前的刘志宏看出了那人的惊讶,便继续说下去“啊,你来我们学校做过演讲。”易烊千玺笑笑,又把手中的橘子汁递给他“买多了的。”刘志宏盯着面前那个人才发现其实穿着西装的那个人和自己差不多,易烊千玺把手中的水塞到刘志宏拿着签子的手里,“蠢。”刘志宏要不是看在那杯水的份上,早就上脚踢了。易烊千玺走到车旁边看到车窗映着自己笑脸,慢慢收起了笑容。
诶,有点不妙啊。

 

二,街边的小摊总有很多很多小故事。

 

“想吃什么,你点。”易烊千玺放下手中的菜单,看着坐在旁边的刘志宏看着菜单上的价钱膛目结舌,刘志宏把菜单递给陈頔,“你先点。”
然后拿过易烊千玺手中的菜单,立在面前,示意易烊千玺靠过来,“大哥,你看这一碗炸酱面128,他这儿的面粉是现磨的啊?还有这鱼香肉丝他是放了海参替了木耳了?这就是抢钱呢!”
“贵有他贵的道理。”
“那我不吃了。”
“喂喂,你坐下。”易烊千玺伸手拉住面前这人,刘志宏却不听这劝,“我带你去吃炸酱面。”
“刘志宏,干嘛不吃请啊,易总出钱,你心疼什么。”陈頔笑着对刘志宏开着玩笑,刘志宏却听进了心里,“就是心疼。”
易烊千玺看这站起来的人没有坐下的意思,要让他坐下了,这顿饭他也吃不好,就告诉服务员,这顿记他头上,便走了,陈頔和杨懿也是撒来了欢点了不少掉肉的菜,刘志宏退回来恶狠狠地跟他们说,“小心那胃受不了。”就赶紧跑到门口追千玺去。
“走吧,你想吃卤煮,抄手,炒肝,牛肉面,炸酱面,麻辣烫哪一个?”
“刚刚不是说带我去吃炸酱面吗?”
“好,那就麻辣烫吧。”
“……”刘志宏看着这人满头黑线,心里乐开了花,伸手拽着那人的胳膊往前跑着,跑过了一个街区,穿过小巷子,上了一辆繁华市区没有的小三轮,易烊千玺一直担心这车会不会翻过去,而刘志宏却一直向在边看过去,夏日的燥热随着太阳的下落而慢慢散开,空气中还裹着一些潮湿,但这才是北京吧,车夫的跨栏背心总会湿一大片,老冰棍放在有一大块冰的保温箱里等着小孩拿着1块钱买走他们,角楼总是那么美,不论是太阳刚出来或是晚上星辰熠熠,早点摊上有人说香有人说跟潲水一样的豆汁,有一碗吃完能香一天的炒肝,还有和蒜汁是绝配的炸灌肠,京城根儿底下的豌豆黄驴打滚,易烊千玺都吃过都认识,也知道故事,他本就是帝都人,但这活在这儿的易烊千玺却没有这重庆来的刘志宏对这小吃摊有研究。
像现在,刘志宏把易烊千玺拉进这一个不起眼的小店,用一点儿都不溜的北京话跟老板娘搭着话。
“志宏今天又来啦?不会通宵写报告吧?”
“不会不会,今天带一个朋友来吃面,他可是大老板,您得多给我盛点儿面,没准哪天他一高兴,给您投个资。”
“今天送你盘腐竹得了,昨个人家说让连着面送一份到家里,今天连面都不要了,那份大,卖给别人亏,送你心里舒坦。”
“谢谢您啊。”
刘志宏拉着易烊千玺坐在靠近空调的地方,易烊千玺坐在那等着刘志宏点完菜回来,桌子和椅子之间窄窄的缝隙,桌上的酱油、醋、大蒜和辣椒酱摆的齐全,易烊千玺看看那辣椒酱里还有芝麻便知道这家这酱真是自己炸的,也亏得刘志宏能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找到业界良心,后来想了想,也是,第一次遇见他就是他在街边吃章鱼烧,那年秋天还去过他们大学做过讲座,不过现在这人好像不记得他了,也是,新环境记的快忘的也快。
“诶诶,你喝啤酒还是北冰洋?”
“啤酒。”
“老板娘,两瓶北冰洋。”
“……”
“喝什么啤酒又没买花生,下次再喝。”
刘志宏自顾自走到柜台把北冰洋写在上面,又从冰柜里拿了两瓶北冰洋拿了启子,易烊千玺看着那双秀气的手拿着那瓶北冰洋冲自己晃晃,他伸出手不经意碰到那人手指接过挂着水滴冰手的玻璃瓶子,刘志宏递给他一张纸,自己也抽出一张纸擦擦瓶口,仰起头灌了一口,瓶子离开嘴的时候bo的响了一声,刘志宏皱着眉头,好像噎着了一样,又睁开眼,“爽。诶,你怎么不喝?”
“拿个杯子。”
“北冰洋拿杯子喝就不是北冰洋了!你是不是北京人。”
“好好好,是是是。”易烊千玺觉着自己的耐心真是好,拿起瓶子擦了擦口,往嘴里倒了两口,他自小就爱喝北冰洋,但小时候总喝不完一瓶,他发现倒进杯子里,气儿就没那么足,大了以后总怕有应酬,酒没地儿灌了,也好久不喝了,一股气儿就顺着进了肚子,咽下去有点噎的慌,不过嘴里的果汁味勾的人还想再喝一瓶。怀念小时候可以自己偷偷从家里跑出去拉着父亲司机的儿子央求着他的爸爸也就是杨懿的爸爸,拿着20块钱,开着家里那辆记不住名字的黑车到一个巷口有棵大槐树的胡同旁一个小卖铺,坐在门口摆的五颜六色劣质塑料小板凳,喝一罐酸奶,还有老板抓给他们的一把奶油味的瓜子,买瓶北冰洋,再买一瓶泡泡水,玩个一下午,等着杨懿爸爸把车开过来他们把二十给了老板,老板笑盈盈的找回钱再送给千玺和杨懿两根棒棒糖,千玺不会嘴上说甜的就把钱偷偷压在盛瓜子的编制筐下,一直没人发现,老板也没有,最后千玺他爸爸警告他不能再去小卖铺吃东西的时候,他央求爸爸去最后一次的时候,他写了张小纸条,在最后走的时候塞给老板,老板才知道,前不久打扫架子的时候看下面的零钱快有小一百,之前过年的时候打扫也差不多一百块,老板看着纸条上这秀气的字,“这小孩儿绝对有出息,就是以后啊就看不见这小孩咯。”
他后来也没再如果,大概一直在家里学习学习,从小学到高中跳过两级,20岁毕了业,从年迈的父亲手里接过了公司,他暑假在父亲的公司打过工没人知道就连顶头上司——他的父亲也不知道他去了哪个公司,他读了从父亲起家就开始有的宣传册,一年一年下来到年报,内部杂志,他只是总结了个大概,面试官看这孩子也不错,虽然是大一在读而且未满18岁,但这精神头可不止这点,就给了个机会,他清楚哪个部长该搓搓威风,哪个新进的员工该提拔,他知道谁抢了谁的劳动成果,所以从他上任开始公司大换血的时候,那些平常挨欺负的人都想见见这20岁的老板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第六感,后来在晚会的时候,他们见到了,原来是那个忙着本不是自己职内事情:到处送资料,帮新进的人跑茶水间的孩子,这样活在人们可有可无的一个职位的人最能知道谁的坏脾气,谁的不公平。易烊千玺他在别人还在做白日梦的时候就想过了未来,他要护着这个弟弟,他想让他可以随时去小卖铺玩一下午,他想让他可以有份稳定的不太累的工作,他想就算易千楠去当什么艺术家、摄影师他都能供他,他想保护他的梦,一个易烊千玺自己从来不敢说出来的梦,因为他知道,他父亲想让他接手这个公司,他想过如果千楠要这个公司他可以给他,他愿意退居后位。
易烊千玺看看前面在吹冷风的刘志宏时不时捂着后颈,易烊千玺脱下西装外套,递给刘志宏,“有点热,这儿没地儿挂,先披你身上。”刘志宏接过来披在身上,“还说我处女座,你才是真洁癖。”易烊千玺就笑笑不说话,又喝了口北冰洋,心里感叹着,真好。

2.小时候秋天来了就是挂在窗边的风铃叮铃铃的响了。

刘志宏喜欢秋天,不冷不热,他可以在T恤外面套着个薄薄的外套,冷的时候穿上,热的时候系在腰间,秋天总是凉爽,他想去一个城市,北京。听说那里的秋天路边的银杏叶都变成金黄色掉下来,香山的红叶也让他向往,其实他更向往的是许多名家笔下的秋雨,凉飕飕的不像春雨润物细无声,它就是打在叶子上,打在路边,打在掉落的树叶上,每一滴都留下些痕迹,改变一些东西的运动轨迹。他初中的时候就想着一定要考进北京的学校,想去吃那里的小吃,过那里的四季。

高中三年,他穿梭于校园每个角落,他没有坐到他想坐的动漫主角标配位置,稳稳当当地坐到了多媒体后面第一排,这个位置也怪不错,听课的时候无论老师在哪里写板书他都不会被挡住,做实验也是他每次被化学老师点起来描述实验现象,数学课上基础题也总会点他的名字上去,英语课即兴编作文也是他开头慢慢的也就打实了他的基础,他英语不错,若是学了理也有了点优势。

后来的他在高二下半学期退了社,一心想要考进北京一所名校,卯足了劲,知识点贴在镜子旁边,每天刷牙洗脸背一遍,兜里总揣着英语单词,坐上公交车后不论站着坐着都掏出来看一看,就这样,他才进了那个他想要进的学校,他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高兴但又觉得既然付出了就一定有回报,后来他想了想,自己真该高兴一把,因为,这世界上付出与回报成正比简直就是上辈子积德了。他拉着行李在父母挥手中踏进了学校,同一届的学妹们都有学长来帮忙,他这个学弟也就自己拉着行李看着路标走到了宿舍,一个宿舍的人有个也是重庆人,长的也是出奇的清秀,一双杏眼还有薄荷清凉的嗓音,修长的手指,这人有点眼熟啊。

“刘志宏?!”

“王源儿?”

这叫王源的其实是刘志宏从小学到初中的朋友,父母户口都在北京,中考也就回北京考了,上了高中前一年还有联系,自从高二两人勤奋学习也就慢慢少了电话少了游戏少了联系,今天一碰到甚是开心啊。这宿舍四人一间,早来的就走了走宿管的后门把和自己认识的凑到了一个宿舍,单出来一个王源一个刘志宏俩人就凑一个宿舍了,别人算计来算计去,刘志宏和王源到也算是级别高的待遇了。

他俩倒是能吃到一块儿去,不过自从冬天的一个讲座后,王源就跟来做讲座的王俊凯老出去玩了,刘志宏也不瞎,当然知道这王源眼里是什么感情,他也常在一个人吃东西的时候祈祷希望王俊凯是弯的。说起王俊凯,和他一起做讲座的还有个四个字名字的男生,俩人岁数加起来才45,那个人叫易烊千玺,印象深刻,因为近视的刘志宏戳了戳旁边的王源问他,易什么千什么,一大坨看不清楚。王源却鄙夷地看着刘志宏,你说你汉字不认识几个学什么英语专业去,易烊千玺。刘志宏不支声,用手把两只眼睛扯成一条缝,看清了那四个字,易、烊、千、玺。不像王源喜欢的王俊凯的嗓音,他的声音清凉,每一个字好像都能吹进心里,刘志宏不知道那种感觉叫什么,他觉着那心慌是中午饭吃的太早导致自己饿,下午又陪王源跑去拿快递一直没补充食物而导致的心慌。

嗯,饿就会心慌。

明白自己心思像个姑娘却不愿被人觉得像个姑娘的小伙子有时候不是娘,是傻。

刘志宏闻着身上这西装淡淡的香味,冷风过了这衣服也快没了,易烊千玺端着面走了过来放在桌上,刘志宏想问他还记得当初马路旁那个吃章鱼烧的自己还有那杯橘子汁,自己想了想,易烊千玺这么忙怎么会记得一杯橘子汁嘛,今天请他吃顿炸酱面下次他要是想起来还欠自己一顿饭两人还能见到,刘志宏心里的小九九打的也是一个溜,刘志宏把面挪到自己跟前,舀了两勺辣椒酱,把面码倒进碗里,拌了起来,看对面的易烊千玺没搁辣椒就伸手舀了勺辣椒放进那人面里,抢过筷子不等那个人反驳自己不爱吃辣就开始拌了起来,易烊千玺也就岁他去了,其实不是不爱吃辣只是吃了辣自己老忘记喝水,还总去应酬喝酒,怕上了火还要吃些毫无味道清淡的食物,他虽不是爱那咸物但若真吃起清水煮菜也真是受不了,就像这肉能少吃但不能没有。易烊千玺看着眼前这刘志宏拌好面,把领带扯了下来,搭在椅背上解开了靠上的两颗扣子,接过刘志宏手中的筷子吃起了面,这15块花的比那之前所有的128都要值。

吃饱喝足,易烊千玺塞给刘志宏一百块“这顿我请,还你救陈頔的人情。”

“我请,不然下次见不到咯。”

易烊千玺不知道这人这话到底什么意思,是自己的职业病揣测的这话有着不一样的意思,还只是单纯的见不到?他紧了紧领带穿上凉飕飕的西装外套,拿了纸擦了擦嘴,等着那人结账回来,刘志宏一回来便把一百块塞到易烊千玺的内兜,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径自走了出去,被拍肩膀的这位拽了张纸走到刘志宏身边递给他,刘志宏接过来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易烊千玺,后者则摇摇头叹了口气,拿过那张纸擦了擦刘志宏嘴角的酱,“就说你蠢。”刘志宏觉着易烊千玺的力气太大了,不然他的嘴角怎么火辣辣的,刚刚绝对是吃快了,不然心怎么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易烊千玺不理会这傻站在那儿的人到底想什么,顺手把纸扔在了垃圾桶里,“现在去哪儿?”刘志宏回过神来,想着这人说这话也就是说一会儿还能一起走一走。

地下热热闹闹的电玩城还有大商场下面底商精美的小店,当然还有街角的书店和路边的小吃,易烊千玺觉得就算自己知道哪条胡同是死胡同哪个时候会有卖家里自己做的粘牙糖的爷爷经过那个小巷也不抵眼前这个人带自己看的北京有趣。

一见钟情还是有的,此刻被拉着走到夹娃娃机的易烊千玺是这么想的。

大概是一见钟情吧,此刻拿着易烊千玺的西服看他夹轻松熊的刘志宏是这么想的。

 

3.情不知所起,就随他去吧。

刘志宏鬼使神差的问了度娘易烊千玺这个人,却在关联中看到了X公司的名字,百度百科倒是有这个人,好像是刚公开没多久所以资料不太全,图片也就那么两张,也就失落的点了右上角的红叉,王源倒是在偶然在图书馆碰到被采访的王俊凯后两个人熟了起来,刘志宏开始觉得王俊凯这人看王源的眼神不简单想要提醒王源的时候发现王源也没好到哪儿去。

后来王源塞给刘志宏一个纸条,上面的字体一看就是王俊凯的,因为,王俊凯曾经给刘志宏留了个条,大致意思是,王源跟他出去玩,帮忙请个假。注意力回到那张纸上,上面写着微信号:jackson1。刘志宏打开微信搜了,就是易烊千玺,头像是他穿着宽松的黑色T恤,白色短裤,篮球鞋,跳起来投篮的样子,也是易烊千玺一看就是那种不爱自拍的人,刘志宏没敢加,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好我是刘志宏。你好,我是你的学弟,或是你好,我是那天听你讲座的学生,刘志宏正吐槽着自己没有脑子的时候想出了这么一句话,你好,我暗恋你很久了。他甩了甩头,自己真是饿昏了,然后他就揣着王源的饭卡走到了食堂,开了回小灶。

后来他也没加易烊千玺,因为,他的第六感告诉他,以后还有机会的。

 

四,双向暗恋最傻了。

在连抓了俩轻松熊三个大白的时候老板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跟他们说可以送给他们二十个币但别再夹娃娃的时候他们放弃了夹娃娃,退了币,叫老板送张会员卡就走了,刘志宏拿过一个轻松熊和一个大白,跟易烊千玺说,剩下的归你了。易烊千玺也没回绝,点了点头,“回家吗?”“啊?这么早…啊也不早了……嗯……那就回去吧。”易烊千玺看出了眼前这人的失望,突然无意识的张口,“下次去路边摊吃花生喝啤酒。”刘志宏不争气的高兴了一把,拦了辆三轮说了陈頔的坐标两个人上了车就走了,易总抱着大白和轻松熊的样子真是易个硬萌。易烊千玺叫刘志宏把手机打开给自己,打开了微信,输入Jackson1然后添加通讯录,然后易烊千玺兜里的手机便响了,刘志宏觉得易烊千玺把东西从左侧内兜拿出来的动作帅弯了,头帘尖带着汗水,骨节分明的手怎么看都帅气,和王源的手不一样,他的手感觉强劲有力,握起来一定很有安全感,然后刘志宏赶紧摇了摇头,手机灯光和昏黄的路灯照着易烊千玺的面容,刘志宏手机微信声音响了下,刘志宏下意识去拿易烊千玺手中的手机,手机是拿到了,易烊千玺看都没看去抓手机,天赶地凑的包住了刘志宏的手,易烊千玺也着实下了一跳,也只是心里吓了一跳,“手好小。”

“这可是标配,你干嘛?”刘志宏盯着易烊千玺的脸,也不打算挣开,后者则松开手,去拿手机。

“密码多少?”

“2222”

“……”

后来刘志宏就看着外面的灯困意就慢慢上来了,昨天不该打游戏。

“下车咯。”

等刘志宏睁眼,车夫爷爷停了车正在开门,刘志宏揉了揉有点酸的脖子,起来后发现自己一直靠着易总的肩膀,脑袋是蒙的,想这大概也没什么关系吧,都是男的怕什么。然后便从车上跳到地上,脑袋晕乎乎的,他借着光看表,嚯,十一点了,现在回去宿管阿姨还不扒了他的皮。

易烊千玺看着刘志宏正盯着表,自己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了,他也是从刘志宏那所大学毕业的,怎么不知道宿管阿姨的厉害,“没地儿住了吧。”一脸幸灾乐祸,却也希望那个人服个软,自己一定乐意地接受。

“哼,小爷自有地方住。”然后拍拍屁股,带着俩娃娃走了,易烊千玺也不追,让杨懿开车远点跟着刘志宏,最后刘志宏坐在711里买了两盒寿司,嘴里念念有词,易烊千玺看看已经十一点半,这货是打算通宵待在711了,他便下车,整理整理西装,走到最里面,买了套旅行装的洗漱用品,交了钱,走到落地玻璃后的桌子拉起趴在桌上的刘志宏,走到了车旁,给他开了门,自己走到另一边坐上车,看着刘志宏迟迟不上来,易烊千玺冲向那边低低头,“上来。”

“刘志宏,你再不上来,我可要被贴条了,易总可不给报销。”杨懿下了车把刘志宏推进车里,他也知道刘志宏这是自己别扭着呢。

“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肯定没地方待?”

“是。”

“那你不留我一下?”

“看你是不是去找小姑娘了。”

“小爷我像是那么不正经的人吗?”

“你没胆。”

杨懿一言不发,他仔细想了想,这俩人是怎么个意思,明明刚见着,居然单独吃了饭,遛了街还要住一块儿了,后来想了想,易烊千玺之前过的那么标准,也该歇歇了,或许这个人啊是个命中注定也或许啊是个坎,是前者还好,一切顺利皆大欢喜;若是后者,弄得人仰马翻家破人亡。

后来到了易烊千玺家,易烊千玺只说是个救命恩人,刘志宏也知道一天哪来的朋友,更别说其他的了。

第二天,易烊千玺一早就飞到另一个城市了,杨懿把刘志宏按时送到学校上课,只是有句话杨懿觉得认识千玺那么多年他有那个资格说“我不清楚你到底是他的坎还是他的命,只希望你想清楚。”并不知道实情的刘志宏觉得杨懿认为自己是让易烊千玺玩物丧志的朋友,他自然不希望如此,就在一天纠结后决定,易烊千玺和他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以后做的是和英语有关的事业,教师、翻译等等,他是要做他的老板,走向世界,退一万步,就算两个人在一起也不会被所有人认同,更何况,没有这一万步。

易烊千玺等飞回来找刘志宏玩的时候得到的却是王源的回答,王源说他在完成大作业,没时间。

易烊千玺其实知道这就是个借口,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质问,王俊凯拉着王源到易烊千玺面前,他们去了个饭馆,易烊千玺看着面前这俩人心里正怪,王俊凯突然开口:“咱俩从出生就认识了…”“从我出生,你比我大一岁。”“好,从你出生就认识了,我不知道跟家里人坦白完怎么跟朋友们说,想了想,认识这么多年了早把你当亲人了…”“那你把那块地给我…”“你又不搞跟地有关的产业,诶,歪了歪了…我和王源在一起了,打算去英国领证。”这对王看着易烊千玺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儿的喝啤酒,许久才说出这么两个字“……真好。来碟花生米。”

就这么开喝了。

后来醉咕隆咚的,王源站起来抓着易烊千玺的肩膀说:“刘志宏喜欢你你知道不。”易烊千玺突然从酒精中清醒,瞪着王源,“你说什么?”“说个铲铲,刘志宏他从来没有那么关注一个人,他自己都不姿道,他其实老去搜易烊千玺这四个字,图册里微博那个文件夹嚓不多都四你的造片……”

“我……”易烊千玺面对着这么耿直的王源说着这么耿直的刘志宏自己却不耿直了。

“千玺,我觉得你啊早就跟刘志宏一样了。”王俊凯伸手拉回王源,王源倒在了王俊凯身上,王俊凯拿起面前装着啤酒的杯碰了碰易烊千玺面前这杯,易烊千玺想了想是啊,不然干嘛这么在意。

王源回宿舍晚了当然被宿管阿姨臭骂了一顿,他也就厚着脸皮爬到了三楼,敲了敲门,还没敲第二声屋里灯就开了,门也打开了。

刘志宏一直等着王源回来,听着下面宿管阿姨的叫声他也就知道是王源回来了,本来说让王源倒在外面得了,后来纠结了会儿觉着他肯定跟王俊凯去和易烊千玺坦白了,便想问问易烊千玺的事情,前不久他可是爆出了跟C公司的千金订婚的消息,他听易烊千玺和他说过,那千金早就有了心仪的对象,不比易烊千玺好但就是喜欢,他知道却想问个清楚,他跳下床,走到门口,手刚碰到开关敲门声就响了,他按下开关,打开门,刚想大骂一句吃好的居然不叫我你个……倒在自己身上的酒气是在意料之内,可这重量和身高还有这衣服实在不是意料之内。

“易…烊…千玺?”

刘志宏看身上这人是一动不动,觉着没准喝的太多了,把他挪到床上,脱了外套,解开领带,像他之前自己解开扣子一样解开了靠上两颗扣子,把皮鞋摆在床下,“你说你喝个什么劲,肯定是王源他俩把你给卖了,你就是傻。”刘志宏去水房涮了涮毛巾,给易烊千玺擦了擦脸,刘志宏坐到地上,边给易烊千玺擦手看到手上明晃晃的戒指便确信了,那是真的,不是捕风捉影。他还是继续擦着手却刻意躲开那枚戒指边说着“他俩就真的在一起了,他们都信一见钟情,我也信,可我喜欢的人不信,有个人告诉我,不知道我是他的命还是他的坎,让我考虑考虑,我知道大家都觉得我只是把他当朋友,其实并不是。你看你都戴上订婚戒指了,定完婚了吧,真好,我还得考虑单身问题。”刘志宏坐到床上把另一只手也好好擦了擦,“易烊千玺,你弟来了。”刘志宏看这人没反应,“王俊凯给你发微信了。”许久没有反应,刘志宏站起来笑笑,“易烊千玺,我啊,喜欢你。”刘志宏起身拿着毛巾出去,下楼打算拿那件超大号的T恤给易烊千玺换上,免不了被宿管阿姨叫两句,但这次宿管阿姨却是让刘志宏劝劝王源失恋也别喝成那样,然后塞给刘志宏一袋醒酒茶,刘志宏说了谢谢,跑到三楼,却看着自己宿舍的灯灭了,心里吐槽着,不会又跳闸了吧。推门进去,却被一个人拉进门,后脑勺被一只手拖着,面前吹拂着自己面庞的气息全是酒的味道,他想要叫出来却放弃了,面前这个人是易烊千玺,他被易烊千玺搂在怀里。

易烊千玺突然开口,因为喝酒而缺乏水分的嗓子听起来十分动人,“我啊,也喜欢你。”刘志宏挣开怀抱,边往里走边念叨着易烊千玺你不是喝醉了,你是疯了,还没走一步便又被易烊千玺一把拉入怀里。

“没事儿搜搜我的名字干什么?手机里存我照片干什么?就算你是我的坎,那你也是我命中注定的坎。”

“你松开,订婚了就好好对你的妻子。”刘志宏突然觉得自己简直太怂了,明明可以挣脱开却不愿挣开,在纠结的时候感觉手指上冰凉,他看向自己的手,一枚一样的男戒,刘志宏觉得这种人生大事要从长计议便伸手要去摘,易烊千玺却突然耍起了赖,准确说是耍起了流氓“你要是敢摘,叫你明天起不来床,有个词儿还叫霸王硬上弓呢。”刘志宏盯着眼前这易烊千玺,“嘿,你这小子真是跟谁学的。”

易烊千玺看这人重点不在戒指上就当这人默认了,想了想王源的话,用了句王俊凯的话“刘志宏,你一点儿都不耿直。”京片子听起来总是那么悦耳。

易烊千玺慢慢靠近刘志宏,刘志宏看这眼前人这么近慢慢闭上眼,那人的气息却不再往前,酒气就打在自己脸上,怪痒的,刘志宏好奇这易烊千玺怎么了的时候,睁开眼刚张嘴问,那人便吻了过来,试探、攻陷、占有,刘志宏被囚禁的手早就挂上了易烊千玺的脖子,一吻过后,易烊千玺紧抱着身前这人。

“刘志宏,我爱你。”

后来的事情如玛丽苏文一样,也有点不一样,在别人看起来十分玛丽苏,但他们自己知道,易烊千玺的父亲生了气但也知道从小就没让易烊千玺走自己想走的路,现在他这样如果再不让他走自己的路也许会逼疯他也就答应了,刘志宏的父母总觉得是不是易烊千玺威胁他,但见到之后,刘志宏父母只说,无论如何领养个孩子,让他们当成自己的孙子,孙女,易烊千玺当然答应,其实两家父母一家觉着亏着自己的孩子,一家则是一夜白了头,但还好,女人们在对发生的事无能为力的时候总说是命,刘志宏的妈妈对刘志宏的爸爸说,这是命,躲不过。刘志宏的爸爸也觉得,看了那么多逼死孩子的父母,他虽然无法接受,但也只能如此,这大概是不理解中的理解吧。

刘志宏发现易烊千玺总是不让他玩他手机,刘志宏觉得有秘密,所以等有一天易烊千玺洗澡的时候,他打开手机,发现什么游戏都没有,便打开了相册,最近的照片经常有刘志宏出没,然后是好多资料,突然翻到张自拍,刘志宏点开,发现是千玺在车上,只有眉毛和眼睛,正当他欣赏眼睛里举着手机的手时他发现,在车窗外就是拿着橘子水吃小丸子的自己。

刘志宏把照片发到自己手机里,然后删除记录,整个人裹在被窝里笑个不停。

啊,原来你和我一样,在很久之前一见钟情,易烊千玺你真的很不耿直啊。

 

4.易烊千玺不顾易千楠和杨懿的眼神举起了手机和车窗外的刘志宏合了张影。

5.刘志宏天天搜一搜Jackson1看看那个人有没有更新。

 

---------完---------

 

 

又是我的碎碎念,现在1:58分,这篇文起源于前天去买小龙虾回到车里等着二姨回来而出现的脑洞,写这写着就多了,今天帮舅妈当账房先生的时候觉得一定要写完,趁着热乎。全文12406,一半用手机写的一半用电脑写的,虽然渣文笔但是还是很满足啊,如果你看到这里的话,我真的很感谢,然后文中有很多点别太深究(我指的是北冰洋不用杯喝的那块儿),很感谢看到现在的你!大家晚安哦

发表于2015-07-20.3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