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镇魂girl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昊千】走马⑦

Chapter7


说在前面

感觉会OOC

现实向

会出现队内人所以介意的慎点

不合理之处望指出

本人小学生文笔如有雷同那我真是没辙了。

相见便是缘,感谢各位。


十分短小




愿我能在你清晨薄雾般的眼神里

愿我常在你清澈安详的心湖底

      易烊千玺听到刘昊然说到“你逞强的时候,总会拒绝回答问题。”的时候,哑口无言。

      人会在慌乱的时候掩饰自己,有些人会摸鼻子,有些人会避开视线,而易烊千玺他会假装镇定,拒绝直接回答问题,用一句句冷漠的话语去掩饰自己的慌乱。

 

      刘昊然捧住面前易烊千玺的脸,这个人自己小心翼翼地保护,防止他受到别人的伤害,却没想到,自己却是让他经历痛苦的人。

 

      “我不曾喜欢过谁,也没有和谁在一起,我看你吃许文文的醋,才…”

      刘昊然盯着易烊千玺的双眼,易烊千玺的双眸总是耐人寻味,复杂的情绪在这清澈的双眸里勾勒出一个又一个灵动的故事。

      “你敢说走红毯不是你主动要求和她一起的?”

      刘昊然看着对方已经愿意和自己对话,松开了手,抓了抓后脑勺,“我这…不是赌气嘛…”

 

      谁还不是任性的少年,烈酒野马,清水天涯。就算多稳重老成,也是二十多岁的男孩子,敢爱敢恨,冷战赌气。

 

     易烊千玺却抬起拳头一下打在刘昊然的胸膛,“你怎么……这么幼稚?”

        “这不是戏瘾上来,跟你飙飙戏嘛”刘昊然跟在转身走开的易烊千玺,这一拳打的真的不轻。

 

       刘昊然看着易烊千玺走向屋里的背影,逆着光,一瞬间感觉穿过宇宙的缝隙看到他坐在沙发上静穆的模样,眼神里带着迷茫,像个孩子一样不知所措。刘昊然定住脚,收起玩笑的表情,从未有过的认真,做出决定后连声音都变得低沉,“易烊千玺”

      而前面那个人头也不回,“闭嘴。”

      刘昊然一边的嘴里忍不住扬起,假装看不到易烊千玺红透的耳朵,“我爱你。”

     “说了闭嘴。”易烊千玺转过身,但阳光打在他的背后,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刘昊然不等面前的人开口,“我知道,你也爱我。你愿意接受我笨拙地照顾,你愿意收起一点稳重来满足我的期望,我知道你那天清晨缩到了我怀里。”刘昊然一步步走近易烊千玺,“我们别再错过彼此了,勇敢一点。”

     易烊千玺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一把拽住刘昊然的衣领,“你不知道我对你已经很勇敢了吧,今天我可没醉。”然后易烊千玺看着刘昊然逐渐放大的双眼里充满着不可忽视的惊喜,忍不住笑了一下,刘昊然按住易烊千玺的背,加深了这个阔别许久的重逢吻。

 

     青春是丛林,是荒原,是阳光炙热,是大雨滂沱的伫立,而你是我停下来的原因。

 

    易烊千玺看着面前这个人把自己项链上的戒指摘下来,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他早就认栽了,自己如同一颗小行星,在宇宙里遨游,不曾靠近过谁,怕引发的是一场爆炸,直到有一位宇宙旅行者,不知道是冥冥注定还是机缘巧合,他就出现在自己的运动轨迹中,没有前兆却毫不突兀。

    两个人撤了身上的盔甲,亮出自己的伤疤,在无法停止且爆炸增长的感情中互相舔舐着伤口,他们知道携手向前要经历什么,那将是白昼乍现,黑暗无边。

 

    在感情之中,没办法计算谁付出的多,也许就是因为算不清,两个人的红线越在两个人想理清的时候缠的越乱,要揪住这月老问问是不是他搞的鬼,而这老头摇着空空如也的酒葫芦,“这酒,妙哉。”

 

 

    “刘昊然,你许了什么愿?”易烊千玺把玩着刘昊然的手,捏捏食指指节或者比比手的大小,刘昊然却没有回答,把易烊千玺的手握住,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亲人之间别比手大小,不好。”

 

    亲人。

 

    亲人,分两种,血缘至亲和他们这种没有血缘的,不似父子母女的关系,他们被时间老人计算,又经命运作怪,受缘分指引,又佩好长剑,出门闯荡天涯,劈荆斩棘一路,当这颗心脏被枯藤凋叶包裹的时候,穿过茫茫人海,被彼此吸引,不论是荷尔蒙作怪,还是月老那两根红线纠缠,他们在这大千世界,遇到了那个让枯叶掉落露出本来鲜活的心脏的人。时间愈久,羁绊越深。

 

        “亲…人…”易烊千玺张开五指和刘昊然的十指相交,“不论发生什么,我会在,你也会在。”

        “对。”

    

      这一切来的合情合理却又如梦似幻,易烊千玺无数次睁开眼回过头去看身边是否有另外的呼吸,刘昊然在易烊千玺第三次转过身盯住自己的时候睁开了眼,月光倾洒在那双杏眼,睡意被这一汪明净赶跑了,他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刚醒来的声音有着平常听不到的的低沉,鼻音听得易烊千玺心颤,刘昊然张开手搂过来面冲自己的易烊千玺,把下巴放在易烊千玺的头发上,“易大爷睡吧,刘大爷在呢。”刘昊然俯下头吻了下易烊千玺的发旋。

 

      怎么舍得,离开你呢?

 

      回首他们这一路,这一路的失去与得到,爱与被爱,不过是一个失去自我和寻找自我的过程。

 

      这一天秋雨萧瑟,风吹动挂在窗边的风铃,易烊千玺听着这风铃响声伴着雨点醒来,伸出手拿了一旁的手机,时间尚早,他把手又缩回被窝,侧躺盯着卧室门,没过几分钟,还在醒神的他听着外面拖鞋踢踏声响越来越近,眨了眨眼睛,门被轻轻启开,入眼是刘昊然套着黑色T恤和短裤的模样,带着金丝边眼镜,是易烊千玺前一阵拍摄时候看上的,回来之后配了度数拿给刘昊然。

      刘昊然看到易烊千玺醒了,单腿跪在床上,一手撑在易烊千玺枕头旁,一手揉了揉他松软的头发,然后起身转过去打开衣柜。

      易烊千玺窝在床上看着刘昊然站在衣柜前,拿出了这么两套衣服:同样的白色T恤搭配黑色长裤,易烊千玺把脸埋在枕头里,笑的出了声,他总是很喜欢看刘昊然不小心表现出来的占有欲。“起来,洗澡,吃饭。”说罢,刘昊然把易烊千玺要穿的衣服放在浴室外,然后走到厨房忙碌了起来。

 

      刘昊然和易烊千玺接了同一部戏的面试,那是圈里知名的导演,尊姓大名暂且不提。两个人一起从公寓出发,看着天外乌云未散,拿了伞又都戴了黑色的棒球帽。

      导演的这部电影是文艺片,不是为了卖座也不是为了出名,只是回想起来当初想做这个职业的初衷,想留点什么在自己的人生中,不负来这人间一趟,拍给自己,拍给跨越时空、芸芸众生中的知音,一想到自己撒手人寰后,还有人会看懂这部片,声泪俱下,一时悲恸竟难以舒缓,就算票房惨淡又如何,意难平?意怎么会难平。

      剧本再好,团队再精良,若遇不到合适的演员又怎么演绎。

      两个人拿着试本忐忑不已,走进那间屋子,看着坐在桌子后面的导演一行人,两个人鞠躬,然后只听到一声,“开始吧”。他们面对彼此,忘记了之前的忐忑与不安,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成功是会青睐有事理的人。

 

      一切都是恰如其分。

      而这其中的深意还是留给有心的后人细细谈来吧。如今,两个人在组里的互动让旁人不知道他们是在戏里还是本就如此。导演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只对旁边捉摸不透来回猜测的副导演说到:“莫问莫观莫猜测。”

      谁说得清道得明?懂的人只是笑而不语,不懂的人还是过两年再想吧,现在只当是人活在角色中,而不是把角色成为了自己。

      再过几年,经历了周转别离,感受了久别重逢,或许还能感受一把虚惊一场,遂了那与人白首的愿望,过上了那期盼的生活,再回头看看,便会明白,遇到一个你爱的人,管他是人是鬼是怎样的奇葩,你都不会放手,任身后洪水滔天,不在意前方危机四伏,在身侧的才是最重要的。

 

      杀青后两个人回了公寓,耳鬓厮磨,甚是满足。第二天日上三竿,易烊千玺和刘昊然靠在一起,刘昊然突然提议,“咱下午去趟寺里。”

      易烊千玺点点头,又仰头问他,“你当初许了什么愿?”

      “嗯,许了什么不重要,关键是昨晚实现了。”

      易烊千玺一时间没转过弯,等他明白过来,只留下一句“流氓”便翻个身找周公聊天去了,刘昊然也装作没看到那从被子里露出来红透的耳朵。

 

      戏会杀青,生活不会停止。

      在同一个会场,同一个时间段,这一次易烊千玺和刘昊然并排坐在颁奖典礼现场,盛装出席,皆是西装革履,两个人坐在台下都是气质脱俗,温润如玉,浓眉如炭,鬓如刀裁。

      四载春夏秋冬,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这一刻,”获得最佳男主角的是…”易烊千玺看到大屏幕上自己的分镜,而垂在一旁的手被刘昊然握住,捏了一下,他笑了一下,随着周围喧嚣中的一声声“恭喜”,他才回想起来刚刚主持人说出的那几个音节——“《走马》的易烊千玺!”

      他站起身,一把拥抱住眼眶湿润的刘昊然,世界被他抛在了身后,那一刻他忘记了要说的一切,只记得一句“我爱你。”这句话在他抱住了刘昊然闻到那熟悉的海盐和鼠尾草的味道时,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他一路与熟识的人碰拳、握手,直到站在台上,握住奖杯将花束抱在怀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一切。

 

      “很感谢大家,其实我四年前看了上一届的颁奖典礼,那时候我刚毕业,第一部戏杀青,上一届获得这个奖的人其实就坐在我身边,我到现在也没有去听他的获奖感言,任何雷同都算他抄我的哈哈哈。”

      他们俩的关系早就被娱乐圈的人看破不说破,“很感谢我的父母、楠楠和家人,一路走过来的兄弟,和在低谷时拉我一把的朋友,感谢公司和经纪人,这部戏的导演、编剧、幕后工作者一切工作人员,尤其是发盒饭的大哥,总是容忍我多要一个鸡腿。我相信一切都是缘分,我们来日煮酒、一醉方休,话不多说,我们来日再绪。”深深地鞠了一躬.

      许久,他直起身,带着一份异常的坚毅“庐山烟雨浙江潮,未至千般恨不消。 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我很庆幸在我幡然醒悟的时候,没有物是人非,希望大家不用经历离别就能与爱相遇。我是易烊千玺,很高兴能在这个时代与刘昊然并肩同行。”

 

      背后大屏幕不再放《走马》这部电影的精彩片段,切到观众席中刘昊然的画面,刘昊然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易烊千玺,站起身,抱住勇敢的男孩,眼尖的人会看到,两个人无名指上的黄铜戒指。

 

 

 

      在一个九月的清晨里我们相遇。

      想和你沿着这片片常青藤,走到人生尽头。

 

 

 

--------------

      最后一章篇幅最短,却用尽了我所有的精力,我是个…不善于写在一起后的人,因为没有经历过哈哈哈哈,不知道恋爱是什么样子的。我喜欢悲剧,却不忍心写,评论有人会说怎么还不在一起,其实是我能力不足的缘故。

      我不喜欢自己写在一起后的故事,笔力不过,怕一写就写脱了,写俗了。

      最终篇愧对大家的期待,对自己也终于有了交代,可以说大概是不会在写昊千了,有想法大概也是在脑海里转转,话不说满,怕自己还会写。

      文笔着实上不了台面,很感谢评论下面鼓励我的各位。

      这些天呢,收到了来自你给我的温暖,每天最期待的就是看到评论里的每一个人,每一次看到评论,我这张丑脸就露出了满足的笑,有些人我都面熟了。

      没什么别的爱好,只是爱寄明信片,到发走马⑦时间为止在走马其中四篇(包括四篇)以上评论过的朋友。如果看到现在希望可以私敲我一下,然后给我个收信地址和邮编。如果想要寄回给我,可以要我的地址,交个片友。

 

      感谢遇到了你。愿我们再无交集的日子里,你平安健康、万事胜意,我愿你所有的喜与悲都清澈,所有的爱与恨都炙热,文字之趣不改、童稚之心不岷、赤子之心不灭。

      安六敬上。


发表于2018-03-03.40热度. 
  1. 陈-chen安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