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昊千】走马⑥

Chapter6

说在前面

感觉会OOC

现实向

会出现队内人所以介意的慎点

不合理之处望指出

本人小学生文笔如有雷同那我真是没辙了。

相见便是缘,感谢各位。


我重新看了一遍,这章极度OOC


 

『“你不知道,我对你已经很勇敢了吧”』

 

       刘昊然一直也在气头上,当他那天离开公寓后,一个人站在楼下突然迷失了方向,许久后只是笑了笑,插着兜一路走过那些熟悉的地方,最后到了张一山的酒吧。从柜台随便挑了盒烟,他之前抽过烟,起因是角色需要,后来一个人坐在一个工厂片场的角落,他认认真真地思考了自己对于易烊千玺的情感,烟抽的猛了,浑身都是烟味,并没有上瘾所以放下的也快,可这感情却没放下过。

       感情这件事,谁都得不出结论,他一下午做的决定就是,顺其自然。他无法逼自己远离那个人,也没有把握去赌他们的未来,能做的只有像个鸵鸟,躲起来不去面对现实。

       后来,他耍了个心思,剧场自己戴的戒指有两个,他都买了下来,那是同一款式的,路边买了个纪念品扯掉上面某个小鲜肉的照片,把戒指栓了上去,另一个他逛遍了文具店买了个好看的包装盒。

       他到了北京,冬月的风没有温柔的感觉,他穿着剧里的单衣,只身走入黑暗,站在繁华大厦的后面,看到那个人后他忘记了自己曾纠结了多久、做了多少决定,在那一刻他松了口气,还好顺其自然了,不然要多遗憾。

       然后的一切发生的让人无暇回顾。

       他九月就进了组,郑西决是一个沉静与温和、“乏善可陈”的人,一个看起来沉稳和犯罪毫无关系的人,鼓起了勇气踩下油门,也一下进了那个和自己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地方。

       感情的递进与变化是难点,刘昊然把自己扔到那个环境,一点一点去感受,他是专业的,入戏快,可有一场戏他屡屡失败。他在那场戏里要护住身后的东霓,看着面前郑东霓的前夫面无表情,他的眼神里却没有那种爱恨纠缠的感觉,只有单纯的保护,导演在监视器前点了根烟,“昊然,出去走走,见见你想见的人。”

       剧组的进度并没有耽误,本来也是提前让他试试这场戏,他收到婚礼请帖后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站在镜子前,收拾干净了自己。

       他见到了,忍住自己想要冲上去抱住他的冲动,咽下了无数涌到嘴边的话语,控制住了自己不顾他人的冲动,却做不到移开落在那个人身上的视线。

       他故意在易烊千玺接受采访的时候和董子健打配合,只想试探一下易烊千玺,可那个人挺拔的背影没有丝毫动作,他本都打算放弃,可站在停车场的他沉浸在寂静之中的时候,他又鼓起勇气,如果这次没有变化那就放弃。

       他仿佛看到了转机,就在面前的高岭的云雾之中,可他现在只是站在山麓的仰望者。

       后来,他开车到酒吧,坐在落地窗前,看着四月的后海被夏雨打扰着,少有游人却有不少来自南方的歌声,好似雨声是节拍,隐隐雷声是伴奏,那支烟就被放在一旁,升起屡屡白烟,缠绕着过去与现在,看不清未来。

 

       回组之后,那场戏一条就过了,导演一句话也没说,等到庆功宴上,导演和刘昊然两个人看着整个剧组人撒了花儿,导演拿起面前的啤酒杯,碰了下刘昊然的,“昊然,怎么没跟那个人在一起啊。”

       刘昊然的眼神暗了,喝了口啤酒,“八字儿没一撇呢。”

       “哼,就吊着吧,若两个人有情就别搞什么暧昧,不然别到我这岁数的时候后悔。”导演这满不在意的一句话却不知说出了多少的心酸与悔恨。

       刘昊然转过头,“我怕只是我一厢情愿啊。”

 

 

       《西决》的宣传随着电影节的接近也展开了,这一次他意外地没有和公司讲价还价,每一场宣传都跟着剧组跑了,他为了让自己忙起来,穿梭于各个城市,每次醒来他都要问老田一句,“我在哪座城市?”因为每一次他在路途中沉睡的时候,总会回到那个公寓,不是那个地点,而是在那里的那段时间。

 

       易烊千玺也在六月底进了组,毕业后的第一部戏必定是易让人用来对比的,证明自己是其中一个理由,为母校争光也是。

       他摘下了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怕在剧中穿了帮,收在一件薄外套里,每次都会检查口袋的拉链有没有拉好。

 

       易烊千玺经过了将近三个月的拍摄,在杀青当天请全剧组吃海鲜,在这个地方拍了这么久的戏,和网络世界几乎断绝,他们特地把车开到山顶的亭子,支起了桌子,而易烊千玺以接电话为由借着车后面的梯子爬上了车顶,他坐在车顶,看着山下人家点点星火,他穿着厚重的戏服,虽已经立秋,偶有微风吹过,可喝了杯啤酒的他还是凉快不下来,盯着手机屏幕号称国内“奥斯卡”颁奖典礼,汗水顺着额头滑下,从鼻尖滴下,他相信以那个人的实力一定可以拿下来,他已经在上映当天让胖虎拉着他开了两个小时的车去周边最近的影院看过了,那个人演的郑西决惊艳无比。他只是想见证这一刻,想听听他的获奖感言里有没有自己。

       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最佳男主角是……”夏虫的鸣叫突然特别聒噪,他第一次知道心提到嗓子眼是种什么样的感觉,“《西决》的刘昊然!”

       随着掌声,易烊千玺松了口气,那个人站起身整理了下西服,拥抱了下左手边《西决》里的郑东霓和右手边的《西决》导演。一路走上舞台,看他接过奖杯和鲜花,在他张口的一刹那,易烊千玺关掉了直播,他盘坐在车顶,俯视着面前的一切,他摸了摸今天才戴上的项链,暗自做了决定。须臾之后从车顶爬下来,在最后一节梯子因为心情雀跃,许久没有淘气,突发奇想地跳下来,把手机收起来的时候没注意脚底的石头,一下绊倒在地上,一旁出来刚打完电话的工作人员赶紧给他扶了起来,“易哥没事儿吧?”

       “没有没有,您叫我千玺就成。”易烊千玺拍了拍裤子,而工作人员扶着他问,“易…千玺,刚刚上车顶了?”

       “啊,太久没上网车顶信号好。”

       工作人员笑笑。

 

       后来在发布会上这件事被当做花絮放了出来,工作人员采访“请问剧组谁最孩子气吗?”

       “啊……千玺,我们杀青那天他请我们吃海鲜,自己因为太久没上网就爬到车顶去上网,下来的时候没看到地上的石头还绊了一跤。”恰巧易烊千玺和导演就在旁边,导演拿着话筒便问“怎么突然想起上网了?”

       “看个直播。”周围人起哄“诶呦?”易烊千玺一脸“你们什么思想”的表情然后向镜头解释“没有没有,颁奖典礼直播。”

       他冲着镜头郑重地点点头,仿佛告诉所有带着八卦心情的人自己的目的很明确,就是那个人一样“对,那天是新一代影帝影后的诞生。”

 

       刘昊然看到这个视频之后,把项链上那玫戒指取下,戴在了无名指上。

 

       有些人藏在心里,有些人脱口而出,也许有人曾静静看着你,可不可以等等我,等我幡然醒悟,等我爬上悬崖,等我缝好胸腔来看你。

 

       易烊千玺从发布会回到酒店后盯着没有打开的电视,盘起腿,若有所思,不容外人打扰。杀青的第二天,他也不是没有打开手机找到那个人的电话,只是还没有拨出去,就已经口干舌燥,只能用“自己一定是一时冲动,晚上不能做重要的决定”来给自己的退缩找理由。

       当工作人员提起这么一件离自己好像很久远的事情时,那份悸动又回到了自己的心脏,这一次他想认认真真做个决定。

       时间好像这一个下午不再以年、月、日、小时、分钟甚至到秒来计算,而是以千年为坐标,时间长河分离组合成一个坐标,他就那样坐着,在这个坐标中不过是一段转瞬即逝的时间,却以另一种方式接近永恒。

       窗外不知何时黑了,屋里灯也没有打开,一个人感受着视觉带来的冰冷,把玩着手中的那枚戒指,一进组就被带进来的海豹突击队队长趴在易烊千玺的腿上,看着易烊千玺的眼神带着一丝怜悯与嘲笑,易烊千玺戴好戒指举起队长,“我知道,是我把他弄丢了。”

       他打开灯,却赶不走寂寞。钻进浴室,小时候不论有什么事情,洗个澡睡一觉什么也都过去了,后来越长越大,躲在浴室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候蹲在花洒下面,热水打在身体上,好不温柔。

       他曾在这种感情上无牵无挂,自以为轮到自己的时候可以做到抽身时干干净净,他觉得自己放手放的容易,却不知道原来这干脆的背后留给自己的都是苦楚。

       他站起来,关上了水,戴上放在大理石台面上的项链,古铜戒指带着大理石的温度,可他没有反应只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在心中说出“我要找回来,你要等等我啊。”

 

       造化弄人,第二天易烊千玺打开手机,迎面而来的消息都是,“刘昊然与女友在深夜约会”,他坐起来反应了半晌,把手机关了机,又躲到被窝里,直到胖虎刷开门带回来午饭,胖虎看着易烊千玺失去了昨天说“咱,开车回去行吗?”的情绪,兴致怏怏。

       好在计划没变。

       易烊千玺一路回到北京后,穿过秦岭淮河,一路见证了南北风景的差异,整个北京成了金黄色,虽然他已经过了那个看落叶滚来滚去都会笑出来的年纪了,但坐在车里,看着两旁银杏树乘着秋风不知冲向何处,他还是失去了睡意开始盯着外面,一言不发。

       他回到北京第二天,让胖虎开导航找之前和刘昊然一起去过的寺庙。

       胖虎问他干嘛一定要去,他答:许的愿如果成了真,是要还愿的。

       初秋时节,早晨的露水略有些重,胖虎带来带进剧组却没有拿走的外套,无奈确实有些冷,他就穿上了。

       刚进寺门,住持就问到,“施主是来还愿?”

       “是,您怎么知道?”易烊千玺被猜中了心思,实在好奇。

       而住持只是笑而不语,带易烊千玺穿过偏院,引到大殿前,向易烊千玺微微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便离开。

       易烊千玺请了香,进了殿,望着佛像,不知所措。在偌大的大殿之中,他笑了出来,好似说给谁听又像是自言自语。

       “我不知道怎么还愿,只是谢谢您,我也不知道要谢谢谁,我……当初许的愿成真了。”说完他带着敬畏拜了拜,插了香,后退了几步,“心诚则灵对吧。”说完自己挠了挠后脑勺,就退了出去。

       可刚出门,就看到一个人伫立在殿前的香炉旁。

       “还愿来了?”

       “嗯。”易烊千玺回答后,加快步伐想逃离这里,想到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他突然下定决心下次一定要记得自己去的地方都叫什么,一定是胖虎问了老田这个寺叫什么。

       而刘昊然哪里会轻易放走面前这个人,一把抓住易烊千玺的手腕,不顾那个人的反抗。

       “我问佛: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怎么办?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的事,莫问是劫是缘。“

       易烊千玺听到这些话是一瞬间,封闭许久的感情如大坝决堤,却又突然回想起前几天的娱乐新闻,一时间感情又像经历冰川世纪冻在了裂口处,只回了一句“佛说的没错。“

       “你知道什么啊,就说佛说的没错。“刘昊然看着面前的人,以为他闹着别扭,伸手要去揉易烊千玺的头发,而千玺躲开了,“是啊,我知道什么。”,他抓住刘昊然愣住的一瞬间挣开了他的手,直奔寺外跑去。

 

       刘昊然反应过来,追着易烊千玺跑出去,而易烊千玺突然血气上涌,又因早上粒米未进,刚出院门跑了几步眼前一黑,扶着一旁大树跪在了地上,刘昊然看到这一幕惊慌失措,跑到那人跟前,正对着面前这个人跪了下来,扶住向前倾的身体。

       “怎么了你?“刘昊然看着面前这个人嘴唇发白,冒了一头虚汗,估计是早晨没吃饭就出了门,还没容得问下一句面前这个人,便用力要挣开他的手,“你……松手“易烊千玺无力却又倔强地拒绝着面前这个人。

       刘昊然看着面前竖起刺要拒人千里之外的易烊千玺,他这次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让他在逃走了,“你扪心自问,你敢说你从来没问过这个问题吗?“

       易烊千玺盯着面前这个人,咬着后槽牙,身体不住的颤抖,深情的模样没有虚假,可思绪混乱的他没办法理智地思考现在发生的一切,强烈的好胜心让他斗志昂扬,不是要拼演技吗?看我们,谁更虚假。

       他咽了口口水,闭上眼回了回神,抬起眼带着冷漠与无情,这一眼仿佛是一根冰锥插入刘昊然跳动的心脏,“没有。“

       刘昊然得到了意外的答案,他以为易烊千玺不会直接回答,“你看到新闻的时候难道没有想过给我打电话?“

       刘昊然庆功宴那天和导演聊了整件事情,导演笑了笑,“我不是你,也不了解那个人,说什么都怕是适得其反,你要想明白他爱你吗?想和你一起经历风雨吗?场记刚刚那句歌唱的好,说不上爱别说谎,就一点喜欢。爱有一个界限,达不到就是好感。”

      听着旁边不知名的工作人员笑着讲了自己的故事,”我女朋友当初没跟我一起的时候,以为我跟别人好了,就删我好友,我打电话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儿,我一听就觉着她应该在乎我,就赌了一把,跑到她面前我好好解释了一遍,她就答应我了。“

       他脑袋一热便用了这么一辙。


       人在感情上冲动的时候,总是被患得患失追逐到无处可逃的时候,他知道易烊千玺不是那矫情的姑娘,只是病急乱投医,总是自信满满的他这一次失了方向。


       现在的他想赌这么一把,而易烊千玺却不动声色,好似听刘昊然讲了个天方夜谭一般,“你说什么呢?”

       刘昊然的手突然松了劲,他找不出易烊千玺的破绽,“他爱你吗?想和你经历风雨吗?”导演这个问题趁虚而入,他突然怀疑自己竟然只凭一个采访视频就确定他的感情不是单向的,而易烊千玺的反应将他的自信打翻在地,变得破烂不堪,面前这个人缓缓站起来,想要绕开刘昊然走,而经过刘昊然的时候,刘昊然突然握住易烊千玺的手,孤注一掷“你,许了什么愿?”

       易烊千玺没有想到他会问到这个问题,不露破绽的扮演陌生已经用尽了自己的精力,而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一时间没有编出答案,“……关你什么事?”

       刘昊然站起身,愤怒不知从何而来,而当他听到这句迟疑地“关你什么事。”的时候他的愤怒一时间随落叶飘散,毫不犹豫地抱住易烊千玺,“神经病啊你。”刘昊然不顾怀里的挣脱,当他听到那句“关你什么事”的时候他终于抓住了高岭之上云雾之间的希望,刘昊然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没让怀里的人挣脱。

       等到那个人累了,不再反抗的时候,他开口缓缓道“你是不是许了,希望我成为影帝。”

       一时间的委屈因为这句话找到了发泄口,易烊千玺的眼泪充满眼眶,他当时许的是,“希望我旁边这个人,得到应该得到的,成为影帝。”

       而现在的他依旧倔强着,“我没有。”他早就知道,自己输了,在他听到那个名字愣住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输了,这句我没有不知道是回答刘昊然,还是回答着自己。

      

       而刘昊然顿悟“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这个道理,耍着赖屏蔽不想听到的回答,自顾自道:“你还穿着我的外套。”

       “我还给你。”刘昊然听到这句话突然松开易烊千玺,“那你脱下来给我。”

       而易烊千玺刚要拉下来拉链,突然感受到胸口的硬物,“我,拿回去洗了再给你。”

       而刘昊然只是笑了一下,拉着易烊千玺就往停车场走,不过几步,他把易烊千玺塞进车里,“我带你回去,洗了还给我。”说罢便回到驾驶座,翻出了一块大白兔,打开后却没有给易烊千玺,“你帮我把后面的外套拿过来。”而易烊千玺刚回头,糖就直接被塞到嘴里,刘昊然知道,每次易烊千玺回头都会习惯性的张开嘴。


       一路车速极快,司机的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



       易烊千玺道了谢,而刘昊然却锁了车跟在易烊千玺的后面,到了门口,易烊千玺钻进门就立即把门要关上,“不请我坐坐?”

       僵持许久,易烊千玺退了一步。而那个人刚进门关上门,易烊千玺还没说完,“没什么好茶来……”就被刘昊然按在墙上,易烊千玺一瞬间抓住外套拉链,却晚了一步。


       刘昊然用食指勾起易烊千玺脖子上的黑绳,一枚古铜戒指暴露在空气中。


       易烊千玺任命的叹了口气,收起眼中那最后一抹骄傲,垂下头皱着眉头,“你何苦来招惹我,玩儿够了吗?”


       “你逞强的时候,总会拐着弯拒绝回答问题。”

       

 

-------------------

其实,直到发出来之前,我写完了很久,但是感觉不太对劲,想改却又无从下手,还有一章就结束了。

大家有什么建议或者意见一定要提出来。

应该会在整篇写完之后做些修改吧,最后改完会发在这里的。

感谢一直看到现在的你们啊,每一个红心、蓝手,还有你们的评论。

祝你的生活精彩至极。


我重新看了一遍,这章极度OOC



发表于2018-03-02.3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