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昊千】走马⑤

Chapter5

 

说在前面

感觉会OOC

现实向

不是唯粉所以介意的慎点(这章出现高能团和松韵小姐姐。)

不合理之处望指出

本人小学生文笔如有雷同那我真是没辙了。

相见便是缘,感谢各位。

没有存货了,不过也快完结了。



一些陌生,是从此以后,沉默余生,无话可说,时间都没有办法。』

 

      那一天易烊千玺回来之后毫不意外的看到漆黑的客厅,没有另一个人的呼吸,安静的让他第一次听到挂钟秒针转动的声音,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和那个人讲,“我知道林旭不是好东西,所以山哥陪我去的,你也知道山哥手里有他把柄,我只是看你生气没有解释。”

      其实易烊千玺不是吃素的,他知道张一山抓了林旭的把柄才会在刘昊然提到张一山之后接了刘昊然给的台阶,他从寺里回来就特意让远洋的队友带了瓶上好的酒回来,自己找到了张一山酒吧,张一山自然是仗义的,就算不提和刘昊然的关系,他对易烊千玺酒醉之后也依旧不失礼貌的品质也十分欣赏,这个忙怎么可能不帮,只是张一山以为是刘昊然告诉易烊千玺的,并不知道是易烊千玺自己打算的。而易烊千玺从一开始不提这件事,就是免得刘昊然平白生气。不成想,不遂人意。

 

      时间的车轮是不会因为发生了什么而停止转动的,伤春悲秋是留给诗人的,而对于他们这些人,分秒都是战争,殊不知何时何地一个“小鲜肉”就冲出人层,只有磨练自己的本事才能走得长、走得久且问心无愧。

 

      三个人,队长已经是毕业将近一年,易烊千玺也处于大四下半学期,而另一边王源今年九月也该步入大四,易烊千玺已经接了部古装戏,剧本写的不错,团队也都精良,他专心于研读剧本,许久没有和外界联系,趁着还有学生卡也趁着天气不热,装成刘艳芬天天去坐地铁泡三联书店。

      他总下意识避开网络。

      队里另外两个人和高能团的其他人也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可也猜到发生了什么。

      只是谁都知道,两个人要想解决,不是靠别人劝说也不是谁向谁认个错,和解是要等两个人都原谅了对方。

      在荧幕上并未有太多交集的他们,线下也如平行线一般。就这样,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偌大的世界彼此又这么忙,不可避免的碰到对方大概只能发生在狗血电视剧中,而后的半年多时间里他们还就真的没有遇到对方。

      刘昊然忙自己的新戏,易烊千玺忙自己的学业,好似对方从未出现过在自己的生活般,把彼此扔在彻夜不醒的梦里,连同醒来时的失落,全都绝口不提。

      可你知道,缘分这东西?

      如果你问这月老,他也只是笑笑,摇摇自己的酒葫芦,一跃坐到挂满木牌与红绸的连理树上,闻着这无源桃花香,望着这天边明净月,浅尝一口这人间美味后,酒不醉人人自醉,只道一句“缘,妙不可言。”

 

      这无形中的红线,总是串着这世间的情话与道理,经历过后的人才知道,这戏本子中的一句一话未必就不是真事儿。

 

 

 

      又是一年春来到,四月份的海棠总是叫人驻足观赏。有人赶着花期想办一场婚礼,娱乐圈又有一对儿情侣走入殿堂。

      他们仨收到请柬的时候就琢磨着送什么贺礼好,毕竟参加的婚礼是少之又少。来到场地,自然是有一段红毯要走,没有签名板,设了几个道具留给来宾照相,一人领了份新娘自己做的鲜花饼,怕是像某次婚礼大家等着典礼完有不少人饿得都要低血糖。

      仨人穿过海棠树丛,来到酒店大堂,婚礼在后面海棠花园,三人碰上高能团的张一山和大陆,互相聊着昨晚开黑吃鸡,易烊千玺打了招呼说要去解决个人问题就往卫生间走,再来的路上三个人打牌,本来是输了的喝酒,但他们酒量都不太好,为了不误事就改成水,易烊千玺右眼一直跳,连着输了四把,现在实在忍不住了。

      当他解决完洗完手,边整理领带和袖口边往外走,抬头迎面就看到刘昊然,他忘了受邀的既然有高能团那肯定不会少了他,才明白这右眼皮为什么一直跳。

      而刘昊然身边跟着一位女子,裙裾轻飘,秀发齐肩,如水的双眸带着似花的笑意“千玺?”易烊千玺被刘昊然身旁的女子叫了一声,只愣了一下,没有表情的扫过刘昊然后,向谭松韵礼貌一笑,浅浅鞠躬,“松韵姐。”

      又冲刘昊然浅浅鞠躬,毫无生机的看了他一眼“刘师兄。”刘昊然不动声色地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破绽,却以失败告终。

      他扯了下嘴角,恍然大悟道是他太过得意忘形。是他忘了面前这个人曾经的模样,只是因为这个人愿意为自己放下一些自己的稳重与成熟,接受自己的照顾,而不是他做不到一个人穿梭在这是是非非中,易烊千玺不怕回头之后孑然一身。

      在他自嘲的时候面前两个人已经寒暄完毕,谭松韵想要和刘昊然聊聊他的小师弟,而刘昊然立马接了话茬:“诶,你那个米糕从哪儿买的,我朋友大概爱吃。”

      谭小姐说起吃就停不下来了,全然不知在他后面这位老弟一直盯着易烊千玺的背影,许久。

 

      易烊千玺看到刘昊然的时候额角跳了一下,他和面前这个人打了招呼就已经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谭松韵是自己那部古装戏中的姐姐,研读剧本的时候见过两三面。

      他试图去寻找刘昊然眼神中的别有意味,却发现那个人面对自己毫无波澜,而听到身后那个人那句,“我朋友大概爱吃”,他突然心动,自己爱吃糍粑,所以像米糕之类的总爱尝试一下,不免心动了一下,而这一瞬间的心动,就如同升起炸裂开来的烟花,忽而展现的火花,惊艳得让人无尽欢喜,却早已忘记这惊艳也是稍纵即逝。

       易烊千玺突然想起,好像,许文文……也爱吃。

 

      问:许文文何许人也?答曰:刘昊然近日参加比赛的《西决》当中,一个小配角。至于易烊千玺为什么关注了,那要拜林旭所赐。

      林旭为了把这许文文搞到手,暗中买了热搜做了新闻,炒了一把绯闻。当然明眼的人都看得出来。

      而刘昊然和许文文一同出现在某电影节的红毯之上时,大家也惊讶了一下这背后的人做的也太明显了,然而随即又看到同剧组女一领着自己小时候的扮演者,也就觉得许文文挽着刘昊然的手臂也没什么不妥了。

      而让易烊千玺真正在意的是之后的事情。

      许文文的高跟鞋卡在了铁架上,刘昊然立马蹲下去让许文文扶住自己的肩膀,帮忙把鞋拔了出来,并单膝跪地帮她整理了一下,站起来后,笑着歪了下头看向许文文,又主动弯好手臂,伊人莞尔一笑。

      所有人都在夸刘昊然绅士,而易烊千玺愣了一下。

      “不是被迫让他和她一起走的,是他自己想要的。”不是因为他主动弯起手臂,而是因为他笑的时候歪了下头,那是很开心的表现。

 

      那一刻,易烊千玺很后悔自己这么熟悉这个人的一举一动。

 

      他扔开手机,靠在阳台的落地窗前,海豹突击队队长爬到他的身上,“喵”的叫了两声,易烊千玺抱起来队长,“想你大爷啦?他呀,找大妈去了。”随后他把队长抱在怀里,另外石榴和二十也过来,像是知道易烊千玺需要安慰一般,坐在他旁边,静静地看着天边日落,大雁北飞。

      因为三月的北京算不上暖和,那电影节偏偏是露天,易烊千玺假装不知道刘昊然给许文文披上了那件西服外套,他告诉自己只是因为衣柜没地方必须要扔后戴上眼镜和帽子,气势汹汹地走下楼把刘昊然在那天下车后递给自己的外套扔到了门口的回收篓,(那个是公寓其他阿姨用来扔纸箱子、盒子,旧衣服之类的,方便收破烂的人拉走。)

      扔掉之后拍拍手,大摇大摆地走在公寓小路上,将泼墨的夜晚甩在脑后,到路边买了份螺蛳粉又去水果摊买了一整个榴莲,经过回收篓的时候瞟都不瞟一眼,刚到电梯前,他叹了口气,转过身奔向回收篓,一把抓起外套,“突击队长它大爷的。”

 

      当晚,易烊千玺带着一身榴莲味躲在被窝里看了许文文的采访,提及剧组里好像很爱互相带零食安利给大家,许文文笑了下,“对,不过真的都很好吃,我特别喜欢东霓(剧中人物)带的年糕,我对这种食物毫无抵抗力,感觉像团子大家族的团子哈哈哈。”

 

      如今主持人在台上提着刁钻的问题,诸如工资卡归谁管?吵架谁要先认错?等等这些就算你回答了,今后的行动也未必和你的答案相同的问题。

 

      易烊千玺想着,以后一定不要办婚礼。他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去表达自己的感情,仿佛要用世界上最美好的词语来证明自己是真的爱那个人一般,我爱,爱在心里,没什么能证明也没必要去证明。

      如果那个人不喜欢吃榴莲,那就……不吃了。

      如果那个人不喜欢猫……

      易烊千玺突然感叹,还好刘昊然喜欢猫,不然真的要放弃他了。当听到“……无论是健康或疾病。贫穷或富有,你都始终愿意与他,相亲相爱,相依相伴,相濡以沫……”舞台背后的白鸽飞起,远处的钟声回荡在耳边,他突然鼻子一酸,下意识的转过头,想着碰碰运气没准能看到那个人,一偏头,就穿过人海看到那个梳着偏头的刘昊然也在盯着自己。

 

      他慌忙的转头,没看清对方的表情。



 

      后来直到晚上party,新婚夫妇也答应了几位媒体进行采访,三个人被拉到镜头前,每个人脸上的是止不住的笑意,祝福的话语大都相同,而娱乐新闻的记者怎么会轻易放走他们,一个人一个人问起了“关于这场海棠婚礼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自己十分难忘”以及“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婚礼要办成什么样子”。

      先是王源回答问题,一切都在顺利进行,当队长回答的时候,王大陆跑到队长身后,听着队长的回答王大陆也明白了问题是什么,倾身靠近话筒,“哇,你应该问问小坏蛋有没有女朋友。”然后整个人跳起来,跑到远处,而镜头前的队长笑得回答不上第二个问题,双王都在笑,易烊千玺也合不上嘴,接过话筒,刚调整好情绪,“我挺喜欢这一个院子的海棠花的,可遇不可求这种感觉跟缘分一样,请帖也很别致,一会儿我们会发微博,大家可以在…”

      “刘昊然!”背景董子健突然大喊了这个名字,易烊千玺听到后,反应过来声源在背后离自己不远处,当他意识到的时候突然卡住了壳,一时间不知道自己上一句是什么,带着笑意的脸突然僵住,他害怕接下来说话的人是那个熟悉的声音,怕什么来什么这句话不是假的,“干什么你,你孩子不管,我抱抱怎么了!”

      双王回头看着已经入镜的那两个人一直在笑,易烊千玺面对着镜头,慢慢失去笑意,就盯着镜头,好在摄像和记者也被身后吸引,当他意识到那个人的声音渐渐离自己远处后,抿起嘴微微笑着,开始继续回答第二个问题。

      那一刻,他的心理发生了一场海啸,血雨腥风、风卷云涌,可他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没让任何人知道。

      听见他名字愣住的那一刻你就输了

 

      散场之后已是深夜,易烊千玺和组合一起离场,当他看到高能团因为董子健要带孩子回去睡觉,大家都一起回去后就松了口气,才认真的尝起了长桌上的班戟。

      他们离场后,弯弯绕绕走到地下停车场,“我回公寓,你俩回哪儿?”易烊千玺端着手机,盘算着怎么回去方便,“我去一山哥那儿,明儿跟他一块儿进组。”

      “我回学校,今天宿舍没人,也不打扰。”

      当三个人在盘算着怎么走的时候,“我去你们公寓附近,要搭车吗?”

      三个人回头,易烊千玺转过头发现刘昊然站在自己的车旁,停车场的光源被他挡住,逆着光留给易烊千玺的只有一个剪影。

      “千玺回公寓。”

      “上车吧。”说完,刘昊然打开驾驶室的门,等待着易烊千玺走过来。

      王源拍了拍易烊千玺的肩膀,“哥们,往前走吧。”

      易烊千玺咬着后槽牙,忍住自己翻涌不息的情绪,一步步走向那辆车,他不知道那句,“往前走吧”是说往前走吧,上车。还是,往前走吧,别失去他。

      当他打开车门的时候,下意识屏住呼吸,他怕迎面而来是自己陌生的味道,而他又想到,就算刘昊然车上有谁的香水味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吧。而后,吸入胸腔的还是那股海盐和鼠尾草的味道。

      刘昊然并没有马上开车,愣了一会儿,转过头看到易烊千玺歪着头看向车窗外,俯身准备去拉那个人身侧的安全带,而易烊千玺被这突然地举动吓了一跳,随即明白刘昊然的意图,“抱歉,忘记了。我自己来。”易烊千玺拉了安全带系好。

      刘昊然眼色暗了下来,可也不好说什么,开车就走。两个人依旧无言,而刚出停车场发现这夏至过后的第一场雨展开了序幕。

      易烊千玺挺喜欢下雨的,尤其是第二天一早可以闻到泥土清新的味道。不禁弯了弯嘴角,梨涡浅笑。

      刘昊然开的很慢,他一路上都在等旁边这个人会不会因为心情好,赦免了自己,解释一下事情的经过。也在给自己找机会去挽回一下。

      可一路上都是无言沉默,雨滴打在车顶、玻璃上,偶尔密集。直到车子停到公寓前面,刘昊然从后座上拿了把长柄伞,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后座上多了把粉红色折叠伞,也没多想就递给了易烊千玺,而后者接过来,刚要张口问,刘昊然没多反映就回答“还有。”易烊千玺瞥了眼后座上有一把粉红色的伞,扯了下嘴角,“嗯。”

      他拿着伞,撑开后下了车,关门之前说了一声,“谢谢您。”关上门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留给刘昊然的是那个身穿定制西服,身姿挺拔的背影。刘昊然看了眼后座上的伞,突然明白了什么,砸了下方向盘,一瞬间的怒火在突然想通了什么的时候散的干干净净,他又趴在方向盘上笑了出来。

 

----------------

保持日更的第五天。

纪念一下,因为可能马上就坚持不住了。

感谢一直看到现在的你们!这章是必不可少的过度,本来呢打算写一章就结束,一打开word就写的停不下来,当时写的时候,每一章起好了标题,按照标题写了几段主要情节,明天过后,我就没有存货了。

不出意外还有三章就结束了。番外,大概不会写吧,我毕竟没拿到驾照,不会开车哈哈哈。

祝看到这里的你,早安、午安、晚安。注意身体,不要熬夜。


发表于2018-03-01.2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