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镇魂girl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昊千】走马④

Chapter4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说在前面会出现队内人介意慎点

感觉会OOC

现实向

全文只有一对cp

相见便是缘,感谢各位。

不合理之处望指出

本人小学生文笔 如有雷同那我真是没辙了。

 

『‘We always hurt the ones we love most.’』

 

      两个人因为代言了同一个品牌,一同被邀请到某晚宴上,走过红毯,微笑着穿过闪光灯。刘昊然他有点惊讶,易烊千玺被邀请到这个晚宴上,毕竟有个老板也被邀请了,让他实在有点不安。

      刘昊然进入会场和主持人寒暄了一下便转身望向人海,侍者端着香槟杯向他走来,他拿起向侍者微笑点头感谢,一路上磕磕绊绊,和各业人士打招呼闲聊两句,他实在有点着急,而脸上的焦躁难以看出,在他第六次说了再会之后终于看到在灯光暗淡的地方,易烊千玺站在自取餐桌前吃着小蛋糕。刘昊然忍不住抬起了嘴角,刚要向那个方向走过去便被阻挡住了。

      “ 刘公子。”说话的是这个圈子里有名的林总,林旭。刘昊然抬起酒杯扬了一下,“林总。”刘昊然意料之内的看到不远处正在与他人交谈的顾霖,突然一阵鸡皮疙瘩。

      “刘公子这么着急,是要找自己情儿去啊?”林旭并不是大粗脖子啤酒肚,若对他没什么偏见,长得也算够得着英俊这个词,正是不惑之年。而刘昊然对他却没有一丝好意。“我哥们。林总,许文文是找您来了吧?”刘昊然对许文文是着实无感,而现在看见她朝着自己面前这个人走来实在是万分感激,听到这句话林旭转过头,看到穿着抹胸裙的许文文便一时忘了刘昊然。刘昊然深知林旭这个人的口味和本事。

      刘昊然加紧了步伐,向易烊千玺走过去。

    “千玺。”刘昊然略有些喘,把手中的酒杯放在餐桌上,“嗯?”

      易烊千玺知道刘昊然被邀请了,本来是打算等他进来去找他,但由于站在场中要和各行各业的人打招呼、聊点有的没的,不知名的女演员还会贴过来,搔首弄姿的样子让他着是无奈,所以他也一路坎坷的跑到了这个无人问津的角落,宴会的小食真的算不上好吃,他拣着方便吃的cupcake,已经吃完了三个,在准备攻破第四个的时候刘昊然终于过来了。

      两个人不过一个下午没见,不用开场白便又扯起了家常。

 

      易烊千玺看着旁边那个人给他讲接下来要接的一个电影,望着刘昊然的侧脸,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刘昊然眉宇之间透着一种温柔,又想起昨晚这个人熟睡的模样,而在他吃第二个cupcake的时候,他看着远方的刘昊然带着自己从未见过的愠色却还礼貌的笑着,一恍惚之中,易烊千玺竟认不出来那张熟悉的面孔了。他还沉浸在气氛中却被一位不速之客惊醒。

      “呦,易公子,幸会、幸会。”易烊千玺立马收起了笑容,刘昊然听到下意识地把易烊千玺拉到身后一些,带着敌意的气场谁都能感受到,“林总。”

      易烊千玺不明就里,习惯性的提了下嘴角,握住林旭向自己伸来的手。“林总好。”

      林旭也并未长时间纠缠,“易公子少年有成,早就听说气质非凡,百闻不如一见,气质着实出众,同刘公子必是同道中人啊。”刘昊然未等易烊千玺回答便抢先一步,“那再与众不同也比不上林总身边的顾公子啊,欸,那位可是一山,啊,我看错了,是顾公子吧?”林总笑笑,“那鄙人就失陪了,来日再见。”

      “林总是贵人那一定是无闲暇,就不叨扰了。”刘昊然欠身,林总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哈哈一笑便离开了。

      易烊千玺拉了拉刘昊然的手臂,那个人才收回敌对的目光,拍了拍千玺以示无事。

 

      然而并不是无事。

 

      两个人上了热搜,这并不意外,意外的是两个人一起上了热搜。

                              刘昊然 易烊千玺 深情

      单单是这三个词摆在这里就够让人浮想联翩,

 

      两个人提前离开了,这个充满欲望的宴会还是留给猎手和寻求机会的人吧。回到公寓后,易烊千玺擦着头发拿着词对着镜子练,刘昊然洗完澡后过来拿起了另一份两个人对起词来,而后刘昊然接到了田助理的电话,易烊千玺闲暇拿起了手机,破天荒的打开了微博点进去,看到了那条热搜,实在是不明所以,自己也为热搜贡献出了一己之力。

      易烊千玺看着刘昊然说话的眼睛和刘昊然看着易烊千玺说话的眼睛被拼在了一起,而这条微博被转来转去,上了热搜,本来圈地自萌的图却被各种营销大v转了起来,易烊千玺一看便知道,为何今天刘昊然那么紧张了。

      这事两人并未提,过了两遍词互相提了提建议,随后也就各干各的。

      临睡前刘昊然突然敲开易烊千玺的房门,易烊千玺还诧异,这人一般在自己进了卧室之后很少找自己,一开门就看到那个人举着手机,语无伦次,支支吾吾好半天,最后干脆什么都不说,一把搂住易烊千玺,而易烊千玺一时恍惚,只闻到了刘昊然身上淡淡的柠檬味,“我!《西决》!男一。”

      易烊千玺被这几个词拉到了现实当中,睁大了双眼,缓缓张开了嘴,“靠,厉害啊。”他第一次知道,还有人能让他因为别人的成功而如此开心。

      而后刘昊然便接到老田的电话,刘昊然边接电话边倒着往自己所在的客房走,嘴上应付着老田的嘱咐,脸上是小学生第二天要秋游的开心,也不怕虎牙着了凉,就笑着看着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回了屋,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才真正感受到内心的波动,他听刘昊然说过通过《西决》试角对于他的意义,是他沉淀四年之后的作品,导演是奔着参赛拿奖去的,刘昊然的目标,他了然于胸。

 

      总有旁人道他们是一夜成名,其实谁也都是十年寒窗苦读博得了一声喝彩,这一声喝彩又引来路人的围观,两人气度不凡,玉树临风自然引来不少追随者,成长路上为人正直、谦逊有礼、不骄不躁、踏实稳重怎么会让这喝彩变成只是一时叱咤,近些年本来已经在众人眼中都是成功人士,国内的形象大使,票房的保障,综艺的卖点,而他们面对别人称赞的成功都只是摇摇头,“要学的还有很多。”他们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是一时的惊艳,因为那不过是少见多怪,他们要的是在这众多影视作品中留下属于自己那浓墨重彩的一笔。未触及那大幕背后的真正世界,他们是不甘心的。

      而网上涌现一波又一波昊千粉,就咱不提及评论下无脑的争吵,毕竟这是每一对cp诞生都要经历的事情,恶意带节奏也是难以避及,何苦要提他们破坏自己的心情呢。

 

      这一颗石子,落在这娱乐新闻的大湖中,不过是一时的微漾,过眼烟云一般,鲜有人再提起。

 

      日子久了一点,易烊千玺都快忘记曾经出过这么一档子事儿的时候,一通电话打到了他私人号码上,“喂,您好?”

      “易公子吧,您还记得我吧?”

      易烊千玺大脑风暴一下,林旭这个名字一下子出现在脑海,连带着他的模样,易烊千玺也不是吃素的,自知这来者不善,“林总,您亲自打电话有何事?”

      “不知道易公子能否赏脸和我一起吃顿饭啊。”

      易烊千玺楞了一下便回复到,“不知道林总有何事,实在不巧,我这几日提前三个月定了话剧票准备去看。”

      “易公子这是不准备赏脸了?我这是有要事要说,怕耽误了…刘公子的……前程。”

      易烊千玺皱了皱眉头,想了想最近刘昊然接的戏,突然惊醒。“哪儿敢拒绝林总的邀,不过是不知道林总想定哪天,我好提前把票送给朋友。”

……

      


      而后刘昊然的电话打了进来,“歪?刘大人有什么事儿啊?”易烊千玺没有拿电话的手把玩着自己的项链,“我带你去个地儿,你收拾好就下来。”

      “成啊。”

      易烊千玺听这话茬大概是要在外面住上一晚,他不是会做好计划出去旅行的人,他更向往说走就走的旅行,这样期望越小,失望也越小。他懂得这个道理,也就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带上换洗衣服,又想着这位“钢铁直男”定是一时突发奇想也没做什么准备,就顺手抓上了那个人留在这里的换洗衣服,多扯了个充电器在包里,给另外两人留了条便出了门。

      当易烊千玺看到刘昊然系好安全带并端坐在驾驶室上,一看到自己笑得后槽牙都露出来的时候,心里突然打起了退堂鼓。叹了口气,既然答应了这“贼人”,就只能认命上这贼船了,可他脸上盖不住的笑意倒是入了刘昊然的眼。

      易烊千玺打开副驾驶车门,把东西扔到后面座位上,一上车没等刘昊然嘱咐就系好了安全带,刘昊然伸手揉了下易烊千玺的头,“呦,还挺乖。”

      “我可惜命。”刘昊然看着易烊千玺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脸舍生取义的表情,虎牙就露了出来,“嘿,我跟你说,我这车技还是很不错的。”

      “老司机、老司机。”易烊千玺满眼的笑意,刘昊然看呆了,总觉得今天的易烊千玺有点不同,“看我作甚,踩油门出发!”

      刘昊然笑笑,“坐好了,老司机带你飙车。”

      “滴~”

      “干嘛?”

      “上车刷卡。”

 

      一路从大厦林立的城区一路向西南走去,易烊千玺之前也一直生活在北京某个郊区,下意识想到刘昊然是不是住过这里。

      “你备考的时候住在这边?”易烊千玺扒着窗户,感受着这里清爽的空气,“没有,之前和别人一起来过。”易烊千玺“嗯”了一声,便趴在窗户看风景,而刘昊然不需要看手机导航并且十分自信的样子,让易烊千玺有点好奇,刘昊然和那个人是不是来过很多次,心中一阵燥热,打开了窗户,一阵山风吹过,卷走了夏日的浮躁。

      “我之前被老田带过来散心,他工作以前是住在这里的,后来我也偶尔过来散散心。”刘昊然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过去揉了揉趴在窗户边的易烊千玺的头,“关上吧,别吹完风头疼。”

      待到林深处,刘昊然停了车,把外套递给易烊千玺,后者也不客气,确实有些冷就穿上了,带着刘昊然喜欢的那款香水味,鼠尾草和海盐,让易烊千玺想起丹麦的海,“诶,咱以后一起去趟丹麦吧。”

      刘昊然回过头满眼的惊讶,微微翘起嘴角,就不说话,故意盯着易烊千玺,开始被盯住的人还面无表情,到后来慢动作一般笑了起来,而刘昊然在那个人要转身之前抓住易烊千玺的肩膀,收起笑意颇为认真地道了一声“好。”

      两个人看着远处的晚霞,并无交谈,易烊千玺就差着半步跟着刘昊然,一路上两旁五颜六色的经幡轻轻晃动,伴着淡淡幽香,走得愈远味道愈浓,而这浓重的香火味道却意外的让疯狂跳动的心平静了下来。傍晚时分,不知道哪里的钟被敲响了,敲散了落在松柏上的麻雀,两个人从侧门进入,请了两柱香,面对着不知名的神像,心中油然的敬畏。

      虽说不信教,但不论谁,踏入这寂静之地都不由而然肃穆了起来。

      “听说这里许愿很灵,我来这里很多次,却从来没有许过。”易烊千玺闻声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刘昊然,那人眼里带着他从未见过的坚毅。

      易烊千玺站在这里,他不知道刘昊然想要许什么愿,可他知道他要许什么愿了。

      香入坛之后,带着虔诚拜了拜,两个人什么都没说,又从侧门出去,顺着一路经幡又下了山,到车旁时间已不早。

      入夜之后,虽然没有半分月色,但因天气晴好,长空星河璀璨,两个人坐在林间长椅上,听着夏虫鸣叫,看着满天星河,偶有微风拂过,不知拨动了谁的心弦,虽道是人间不值得,可谁又能料到什么值得什么又不值得,而局中之人又劝不得,只因谁都以为自己做了万全的准备,认为自己与他人不同定能落个与悲剧不同的结局。

      殊不知,浩浩世间,芸芸众生,没有人能穿透时光的雾障,提前看到未来的结局。

      细细想来,这斟酌许久与一时冲动又能差在哪里。

      越是追寻,越易迷失。

      命运中唯一可以真切把握的部分,永远只有当时当下,每一个人内心的选择。

 

      易烊千玺在后来回想,这一天,他做的决定让他觉得,人啊,在这世间的一举一动莫非前定?

 

 

 

 

      刘昊然通过胖虎得知易烊千玺要赴这宴,撂下手机就跑到公寓,看到易烊千玺刚换好衣服穿鞋子,拎起来易烊千玺便问,“你要去干嘛?”

易烊千玺看到面前这个人的样子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得去。”

      刘昊然看着面前这个人沉静的样子,心中的怒火反而压不下去了,“你不许去。你他妈知道林旭是什么东西吗?”

      易烊千玺看着面前略失理智的刘昊然,皱起了眉头,“别那么幼稚成吗?”他攥着手机的手,指节发白。“我知道该怎么办。”

      刘昊然双手握住易烊千玺的肩膀,“你知道什么啊?你才多大?”易烊千玺抬起双手,将刘昊然的手臂推开,他被这一句你才多大惹怒了,“刘昊然,我不是你的孩子。”

      易烊千玺拿起帽子扣在头上,准备出去,而身后那个人猛地拉住他的手臂,把自己拉回来,刘昊然盯着易烊千玺的眼睛,却依旧看不出这双眼睛的情绪,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受易烊千玺依赖,这件事情易烊千玺打算自己处理,而听到那句“我不是你的孩子”的时候,他才明白过来,是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误以为易烊千玺是个需要依靠别人的人。

“      松手,刘昊然。我知道我要去干什么。”易烊千玺面露愠色,深深吸了口气,又重重地呼出来,“快点让开,要晚了。”

      “你为什么非要去?”

      “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易烊千玺张张口,一瞬间失语,喉结滚动,仿佛有千言万语在这无声中,而最终只是合上嘴不敢去看刘昊然的双眼,看向地面轻声道“我被抓住了小辫子。”

      “我管你被抓住了什么把柄,我不让你去你他妈就不许去。”易烊千玺看着面前这个人满脸通红,脖间青筋暴起,他突然想到,为什么这个人不肯信自己,不肯相信他可以处理好。一阵无名的火涌上心间,他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

      “刘昊然,”易烊千玺盯着面前这个要失去理智的人,“你……”易烊千玺的感情让他知道自己这句话不能说出口,但是理智告诉他如果不说出口,刘昊然这部戏的男主角就有可能变成顾霖,“你以为,你是谁啊。”

      意料之中,刘昊然松开了自己的手,易烊千玺知道这个人的命门在哪里,他不愿意伤害面前这个人,可他不得不,而且还不能告诉他原因,说完之后血涌向脸颊,他违心的这句话却实实地扎在了刘昊然的心上。当他说出口之后就后悔了,他自以为是的理智才是感情用事,他在用刘昊然对自己的感情试探刘昊然的底线。他突然明白,刘昊然不是不信自己,而是怕自己看到那阴暗的地方有多么肮脏,他想解释却又没办法解释了,而且什么都挽回不了了,刘昊然震惊的眼神转瞬即逝,被落寞烧的一干二净,眼里竟然透着一丝哀莫。

      易烊千玺转身出门,“我…吃完饭就回来。”关上门后夺眶而出的眼泪,刘昊然坐在地板上,不知所措。



世间之哀,哀莫大于心死。


       易烊千玺明白这个道理,启口不知是对刘昊然还是对自己说,


                                         “就这样吧。”

-----------------------

殊不知,浩浩世间,芸芸众生,没有人能穿透时光的雾障,提前看到未来的结局。

细细想来,这斟酌许久与一时冲动又能差在哪里。

越是追寻,越易迷失。

命运中唯一可以真切把握的部分,永远只有当时当下,每一个人内心的选择。

除划线以外,这是摘自我喜欢的海大大,海晏的《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极力推荐。

谢谢一直喜欢的伙伴,上一章收到很多评论,十分感谢,大家如果有什么感触希望可以写在下面,每天起床看到有评论都会开心一整天。

遇见便是缘分,祝你早安午安晚安,勿忘心安。


发表于2018-02-28.2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