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镇魂girl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昊千】走马③

Chapter3

Chapter1  Chapter2

说在前面

会出现队内人介意慎点 (这章会出现高能团其他成员)

感觉会OOC

现实向

全文只有一对cp

相见便是缘,感谢各位。

不合理之处望指出

本人小学生文笔 如有雷同那我真是没辙了。

 

『喜欢这种东西,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易烊千玺和刘昊然又过起了群居生活,明明平常独来独往的两个人,又开始一起出去看剧、一起出去蹲在动物园里看一整天的动物,宛如连体婴儿。高能团的聚会都要问下小凯他们组合幺儿的安排。

 

       高能团和三个人一起去了酒吧,张一山开在后海的。

 

       董子健作为年长的大哥,百年不遇的正经了一次,端着酒杯和张一山碰了一下,董子健望着离自己不过两步远的刘昊然,而那个人望着在落地窗前逗猫的易烊千玺。“昊然,如果咱不是兄弟,你干什么我都不会插嘴,但是你要是认定了我也支持,但这条路可难。”

       刘昊然不作声,看着后海的街灯照在易烊千玺的身上配着酒吧里放着the xx的那首intro,好不浪漫,待曲尽端起酒杯呷了一口笑笑,“这都哪儿跟哪儿的事儿。”

 

       易烊千玺总是一副坦荡的模样,让人误以为是自己心里太过黑暗,把他的一颦一笑都归结为多情与风流,这么一个人让处事不惊的刘昊然着实慌了起来,怕易烊千玺动了心,又怕易烊千玺不动心。

       刘昊然回顾过去,自己明明被认证为钢铁直男,记者采访“如果未来女朋友喜欢吃榴莲怎么办?”,他也是一脸嫌弃的说“算了吧,我太讨厌榴莲了。”而他想起每次给易烊千玺带来榴莲那个人开心的模样和举着榴莲让自己尝尝的笑容都让他觉得,“榴莲,应该挺甜的吧。”

 

他讨厌榴莲。

他说过不相信一见钟情。

他说过喜欢长头发大眼睛的女生。

 

那个人喜欢榴莲。

那个人让他动心的开始就是一转角就看到那个人站在常青藤前,逆着光。

那个人没有长头发。

 

       他说过的话全因为这个人的出现而被抛到脑后。

       刘昊然举着杯碰了碰董子健的,“我该,怎么办啊。”

 

       易烊千玺端着酒杯首先尝了尝张一山给他们仨准备的起泡酒,入口酸甜略带酒味,就着董子健夫人做的芝士蛋糕,两杯下肚,十分惬意。

       伸手拿了刘昊然的酒杯,从里面倒了半杯威士忌,刘昊然把桌角的苏打水拿过来给千玺续了进去,“头回喝,混着喝比较好。”易烊千玺点点头,他的酒量自然是不行的,虽不至于两杯倒,但按照他混着喝的方式在场的每一位都是受不了的。所以刚开始他还跟桌子上的每个人聊着天,逗着贫,就着他们挑起来的话题适时的聊一些,缓解一下桌子上年龄差距带来的尴尬。

       后来气氛也热了起来,易烊千玺也微醺,他便捧着酒杯听着面前这些人讲着这圈里的故事,接过来旁边那个人从南锣鼓巷买来的榴莲酥饼,尝着有巧克力味道的酒,就着故事把心事下咽。

       后来他把两只腿盘在凳子上,左手支着脑袋看着右面的人,听他说这些年在北京的故事,从桌子上拿了瓶已经开了的啤酒,半杯接着半杯,喝到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全然不见平常生人勿扰的模样,一副吃了蜜的模样,张一山用胳膊肘怼了下王大陆,而王大陆向刘昊然扬了扬下巴,刘昊然接收到信号就看到旁边这个人满脸笑意转过脸向张一山道,“山哥,我想尝尝您的酒。”

       张一山一听这孩子醉了还这么有礼貌,赶紧起身拿起面前的白酒,易烊千玺也没有失了礼数赶紧伸手要拿过酒瓶自己倒,张一山躲开易烊千玺的手,“既然叫我一声山哥,那这杯酒必须我给你倒。”

       易烊千玺也不再推辞,双手端起自己的酒杯,要站起来,而动作却比思想慢了一步,险些被自己绊倒,刘昊然赶紧扶了一把,担心地看着面前这个少年,张一山知道这孩子喝不了多少,就只倒了杯子底儿的量,倒完了酒,边坐下边说,“昊然,甭担心,我这酒度数不高。”

       刘昊然看着自己左边十分听话乖巧的易烊千玺,不禁惊讶“我倒没想到他喝了酒是这模样。”

       “哪儿跟那俩石猴儿一样,喝了两杯就睡。”张一山咧了下嘴。 

    

       散了之后,刘昊然带着易烊千玺回公寓,三个人的助理一直在另一桌,看到易烊千玺跟着刘昊然要出门,胖虎上来问刘昊然用不用叫司机来开车带回去,刘昊然摆摆手,“您也回去休息吧,明儿我俩下午是一样的通告。”易烊千玺冲着胖虎说:“我没事,就是有点儿晕,胖虎你早点休息。”

       他们顺着后海走,夏风吹过,带着烧烤还有酒精的味道,蝉鸣不断,两个人穿过鼓楼,经过南锣鼓巷,易烊千玺好像时而清醒时而迷糊一般,他虽依旧话不多,可眼睛里的风景却多了起来,偶尔加快步伐在刘昊然面前跳来跳去,而刘昊然也只是后面看着那个人笑,有时候又突然蹲下去抬头望着星星。

       许久,蹲下去的人说完“猎户座。”便起身继续往前走。

       刘昊然突然想起来,在看完罗密欧与朱丽叶后,两个人坐在剧院外面的长椅上讨论剧情直至深夜,回去路上已经是满天繁星,他抬起头问:“你认识什么星星啊?”

       易烊千玺闻言抬头,“我只认得北斗七星和北极星。”

       “ 那个,是猎户座。三颗连着的是猎户座的腰带。”

 

       刘昊然看着时间,走回公寓大概要半夜了,不如就在周边找了住宿算了,从胡同拐进去,到了民宿,虽然房间少但价钱实在是不易消化,才使得两个人不至于露宿街头,直接进了大堂,值班的是一位中年大妈,要了身份证登了记便给了两人钥匙,刘昊然扶着已经要昏睡过去的千玺从狭窄的楼梯爬上了二楼,是一间大床房,在京城寸土寸金的地方,什么都略小一些,但什么却都不缺,还有个十分别致的阳台,爬满了三角梅,顺着栏杆爬了整墙,月光毫无高大建筑遮挡就渗进了这个房间,刘昊然把易烊千玺拖到床上,用毛巾给他擦了擦脸,帮他脱了鞋和袜子便给这个人盖好被子,自己去浴室冲了个凉。

       出来的时候那个人呼吸平稳,蜷缩在床的一边,月光都没有他让人感到如此平静。刘昊然轻手轻脚的钻进被子里,调高了两度空调,他一只胳膊垫在自己头下面一只手用手机通知助理明天上午来接他们,他处理好把手机定了铃关了机,看了眼睡在自己旁边的人,“还没到二十一,我这是……犯法啊。”

       他闭上眼,耳边回响的全是董子健那句来自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如果打算爱一个人,你要想清楚,是否愿意为了他,放弃如上帝般自由的心灵,从此心甘情愿有了羁绊。”

 

       后来他半梦半醒看到身边那个人站在阳台,吹着风,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便闭上眼继续睡了。

 

       第二天清晨,生物钟叫醒了刘昊然,而身边空无一人,刘昊然突然慌了一下起身正要叫他的名字,却看到那个人坐在阳台里,不知道哪里的猫坐在他的怀里,易烊千玺看着微亮的天空透着点点红光,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夏日早晨的风不带一丝燥热,甚至带着不属于这个季节的凉爽,易烊千玺帮这只猫抓着痒,全然不知刘昊然已经站在阳台前的落地玻璃门前,刘昊然从床头拿了手机照了这幅风景,也不知道为什么易烊千玺昨天已经醉了,而醒来却全无宿醉的模样。

       太阳从东方升起,阳光一点点侵蚀了黑暗。

 

       易烊千玺起身要回去就看到刘昊然靠在门框看着远方,“你醒了?”易烊千玺握住那个人向自己伸来的手,借力站了起来,“嗯,你头疼吗?”

       “不疼。我想睡个回笼觉。”

       “嗯,我也。”

       易烊千玺抬起头盯着刘昊然,而那个人含笑不笑的望着他,易烊千玺觉得刘昊然的眼睛有种魔力,盯着太久会被这双眼睛困住,而且逃不走。

       “当你在凝望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你。”

 

       易烊千玺,你完了。

 

       他低头用手抓了抓头发,径直走向被窝,随后床的另一边陷了下去,两个人面对着面,“你难道不应该问下,你昨天喝醉了做了什么事情吗?”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看着面前这个人泛起的胡茬,不知道是不是酒精麻痹了神经,他反应了一阵才作出回答,“我,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刘昊然冲面前毫无防备的人笑了笑,“睡吧,刚五点半,八点再起,我定了铃了。”

       昨天易烊千玺直接睡着了,而清晨的他十分清醒,看着面前呼吸匀称的他,翻身也不是,不翻身也不是,许久,他试探性的叫了两声“师兄?”“昊然?”回答他的依旧是呼吸声,他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往刘昊然的方向靠了靠,直到自己的后背贴到了刘昊然的胸膛。

 

       他闭上眼全然是昨天深夜自己荒唐的举动。

 

       他半夜醒来了,想去上厕所,本来发现自己在陌生的环境略有些慌,但他看到身旁的刘昊然突然心安了,回来之后,他蹲在刘昊然面前,给面前这个一直小心翼翼照顾自己的大男孩拉了拉被子。

        他想起那句话,“愿我能在你清晨薄雾般的眼神里;愿我常在你清澈安详的心湖底。”

       他突然想起当初在三联书店自己那个吓人的想法,借着酒意他伸手摸了摸那个人的项链吊坠,如果余生可以和这个人一直这样也不错。

 

       “易烊千玺,你喝醉了。”他这样宽慰自己,假借喝酒耍酒疯他不是没见过,他之前总是鄙夷这种做法,今天却也趁着酒意做了件一直不敢做的事情。

 

       他起身之后恍恍惚惚,走到阳台扶着栏杆,吹着夏风,易烊千玺开始回想,自己到底是怎么陷入这种感情之中呢?

 

       事实上,易烊千玺除了刘昊然他这些年也接触了很多优秀的人,成为朋友也不占少数,可他从未陷入这种情况。

       他属于看起来不容易接近,而时间久了才知道他是个有有趣灵魂的人,长得好看还有趣的人着实少见,他并不张扬的人,带着不同于他年龄的稳重。而这份稳重源于他对自己的磨练。

       这个磨练叫做孤独。

 

       朋友多不代表不会孤独,易烊千玺总会想起当初读到的一句话,“我走在街上,一路朝熟人点头微笑;我举起酒杯,听着应酬话,用笑容答谢;我坐在一群妙语连珠的朋友中也说着俏皮话,赞赏或得意地大笑……

       在所有这些时候,我心中会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这不是我!’于是,笑容冻结了。莫非笑是社会性的,真实的我永远悲苦,从来不笑?”

       他曾经有些迷茫,他在想自己是否真的变得虚假,后来才明白是因为自己缺少独处的时间,缺少内在的整合,他需要与自己的灵魂相遇,而且唯有在孤独中,人的灵魂才能与上帝、与神秘、与宇宙的无限之谜相遇。

       后来的他一个人再次站在黑暗中,不再是用尽全力嘶吼,而是就地坐下,闭上眼,感受这分分秒秒的流逝。

       淡然地看着漫天不知根源的谩骂和嘲讽,他不再是那个躲在角落里不落泪却在一个人挣扎的孩子;他明白尊重他人,亲疏随缘的道理了,不再是那个唱着“怎样才能够看穿面具里的谎话,别让我的真心散的像沙。”的孩子。

 

       沉淀过后的他可以坦然的面对这冲向自己的一切,他不是普渡众生的佛,他依旧是自己,只是他可以练完舞之后一个人走在熟悉的路上,面对着大家说出,“那都是一个帅气的男人都应该经历的事情”

 

       但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无缘无故,一往情深。

       第一次见到刘昊然的时候,阳光正好,气氛正佳,惠风和畅,这么一个人就闯入自己的生活,不带一丝功利。

       刘昊然从来不会伤害自己的自尊心,一眼识破自己从不展露的脆弱,而他不是向常人一样灌鸡汤,而是在易烊千玺感觉到孤独的时候告诉他,不止你一个人孤独。他也会向自己展示脆弱的那一面,谁都是孤岛,谁也都坚强,只是谁都偶尔需要个依靠。

       刘昊然敲开了自己的心,让他收起一点自己的稳重接受那个人笨拙的照顾。

    

 

       刘昊然不知道易烊千玺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勇敢了一下,易烊千玺也不知道刘昊然装睡真的装的很像。

 

 

       刘昊然逛B站是人尽皆知,所以手机里有粉色图标一点儿也不奇怪,易烊千玺虽说一直听自家队长说b站b站,但也一直没有打开这个新世界的大门,他点进去好巧不巧推荐视频里有自己封面的视频,“昊千”被明晃晃的标在了上面。

 

       刘昊然经过的时候,好奇易烊千玺不好好吃早饭拿着自己手机在看什么,伸了下脖子却看到自己出现在上面,然后就是易烊千玺,他立刻知道易烊千玺看的是什么了,伸手就拿走手机,“我打个电话。”

       易烊千玺把头向后仰,看着刘昊然,突然注意到他通红的耳朵,易烊千玺很少见到刘昊然慌神的模样便咧嘴笑了笑,刘昊然低头看着易烊千玺,“有没有人说过你……”

       “嗯?”

              “没事。赶紧吃饭。”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唇形很适合接吻啊。

       刘昊然想着这话笑着摇了摇头,算是栽了,栽在易烊千玺身上了。

---------------------

接下来是一些碎碎念…若惹得看官心里不爽,这厢提前道个歉。但有些话,还是想说出来的。并没有针对谁只是细细揣摩了下自己被善意指出的问题,反思一下,觉着怕自己在人设方面表达有些问题怕被误解。提前解释下。

被人误解的感觉不太好,哈哈哈哈。我喜欢周国平的很多话,其中一句

如果不善交际是一种性格的弱点,那么不耐孤独就简直是一种灵魂的缺陷了。”

我认识的易烊千玺,他既没有这个弱点也不存在这个缺陷。

孤独,是每个人都有的吧?至少我是有的,我并不觉得孤独有什么不对,我也不觉得孤独是一个贬义词,于我而言,孤独是很重要的经历,所以如果我让易烊千玺变得孤独了所以让大家看起来他很弱小,那可能我们观点不太同吧,我不知道这么说是否确切,“有的人只有在沸腾的交往中才能辨识他的自我。有的人却只有在宁静的独处中才能辨认他的自我。”这个是我的意思,我们可能对于他的了解有所偏差,您可能是前者而我是后者,我愿意相信他是一个可以独处的人。

一个人孤独不代表与世界格格不入,也不代表着寂寞,更不代表着孤僻,孤独是自己有自己的小小星球,交往是空间性的而独处是时间性的。

拿我自己来讲,我不敢说自己人缘多好,但是我自认为朋友还是略有一些的,我也在朋友们当中扮演着树洞这个角色,我会偶尔感到孤独,孤独分很多种,鄙人不才,学识短浅,只读过几本书但还是想斗胆推荐一下,蒋勋先生的《孤独六讲》。性格孤僻从而没有人缘然后需要他人照顾和会感到孤独在我这里差很多。

每个人都是个体,我不会去听别人嘴里的一个人,我只相信这个人对我如何,也许这个人不喜欢A,然后A跟我说这个人怎么怎么不好,但也许这个人喜欢我,对我就很好,赤诚一片。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两面吧?

渴望与渴望相遇后,谁弃了甲亮出伤疤都不能被称为软弱。

谁向谁展示了自己软弱的一面并不代表屈服与顺从吧?我向你展示了我这一面,就是想在这茫茫人海中找个同类,相互慰藉一下。谁都明白自己要经历的事情,不论怎么躲也是躲不开的,谁也不是豌豆公主,都是满身盔甲的出门,在战场上杀到片甲不留的战士,拼出来的天下没有不流血的。

两个人在我心中都是盖世英雄,用理智面对欲望、做出选择。谦逊有礼,不卑不亢,所以才萌上了这对西皮。

只是,能遇到那个让自己放下戒备与盔甲,甘心让他成为自己软肋的人不容易。我们都希望被属于,被需要,所以,依赖一点不好吗?让那个人感受到被自己属于、被自己需要不好吗?不是软弱,而是因为理解,出于心疼的奉献吧。

文是中旬写的,不成想里面有些话真是一语成谶一样,后面这些是发文前打下来的,如果用词或者语气有所冲撞是我的过失,提前先道声抱歉。


如果有惹您不快,实在抱歉。


我怕了这网络的威力,一旦一个印象形成,我其实说什么在您眼里都是狡辩。而且我又粉的是拉郎配,只要看我哪写的带有弱化真主的就一定是吊打我,我也无力反驳,那会儿没有人会在乎安六真的是什么人什么意图,说什么都会被解读出恶意来,接下来如果有写到各位雷点的地方望高抬贵手,我这一文结束应该也就罢了。

爱您。祝您早安、午安、晚安。



发表于2018-02-27.3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