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镇魂girl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昊千】走马①

说在前面

感觉会OOC

现实向

会出现队内人介意慎点

全文只有一对cp

关于这个大学的了解全部来自网络以及《戏骨》

也有部分自己联想的

相见便是缘,感谢各位。

不合理之处望指出

本人小学生文笔 如有雷同那我真是没辙了。


有些存货会尽量保持更新速度




『』里面大多是我摘抄的句子,很少部分没有在本子上标明出处,如果感兴趣可以通过评论问我。


 

 

走马

 

Chapter 1

 

『夏天的风燥热无比,轰轰烈烈却又漫不经心地带走了我们独一无二的青春。』

 

       北京九月的清晨,略带些许水汽,易烊千玺从保姆车下去,听完了胖虎的嘱托关上门,转身踏入了即将要生活学习四年的校园。校门口是古朴的木门,一进去便是那块有名的匾额,左右两棵松柏,当千玺抬头望着那几个大字的时候,心跳不自觉的漏了一拍,还未来得及奇怪,突然一个身影在眼角视线中出现,他急忙低头却因为那人一声“易烊千玺?”而抬起头,入眼的是位翩翩少年,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温柔的披在那人身上,金丝边框眼镜后的双眸被映出了原本的颜色,通透如同琥珀,那人普通的白色短袖,牛仔裤的裤腿被免起来一截,一双白色球鞋,短袖黑色衬衫挂在书包背带上,易烊千玺只愣了一下,浅浅地鞠躬道了一声“师兄好。我是易烊千玺。”并握上那人递过来的右手,“不用那么客气,叫我刘昊然就好。”

 

       两个人并肩顺着易烊千玺刚刚的方向走着,经过一个小长廊,常青藤爬满了这个校园的边边角角,走到哪里都是郁郁葱葱。他们都是慢热的人,尽管镜头前随便开个玩笑打个趣儿是没问题,但私底下并不是和谁头回见都有的聊,所以便一直无言沉默,好在并不觉得尴尬。直到到了宿舍门口,易烊千玺把自己宿舍门打开,看到狼藉一片,转过身又是浅浅地鞠躬,“多谢刘师兄,宿舍太乱下次再邀您过来。”

     “你今儿头天来宿舍吧?”刘昊然看着自己这个小学弟把自己当成老前辈不禁失笑,靠着门框看着刚进门的人转过身来,宿舍窗户够大,光照充足,小学弟逆着光,刘昊然看不清表情。

     “对,今天早点儿来收拾。”

      刘昊然直起身便进了屋子,看着还没有铺床的便一定是易烊千玺的了,“那我帮你。”

       易烊千玺自然知道,小凯一定是问了哪位这个学校的师兄师姐才把详细情况好好跟自己说了一通,队长如同他和另一位队友的老妈子,现在他大概知道自己被托付给了这位刘师兄。

       他拎起自己床位的箱子,打开铺在地上,两个人依旧是没什么对话,只有刘昊然偶尔问下易烊千玺什么东西习惯放在哪里,和告知易烊千玺他的东西被放在了哪里,当刘昊然看到小师弟把自己随身带的书包里面的轻松熊放在枕边的时候愣了一下,“轻松熊?”易烊千玺半跪在床上,低下头冲着刘昊然点了点头,“您喜欢吗?”

     “还行,你不用加您,我也没大你多少。”刘昊然低下头继续帮易烊千玺把他带的书塞到书架上,看到一本《孤独六讲》,惊讶了一下然后又看到露出来很多标签,“你喜欢这本书?”

       易烊千玺从床上下来看着刘昊然手里晃着这本书,点了点头,“挺喜欢的。”然后从桌上的书包里那出个还未拆封的钥匙链,“师兄,你钥匙在哪儿?”“我书包外面小兜。”

       易烊千玺拿出钥匙,“我这儿正好多出来个钥匙扣,你要不嫌弃我就给你拴上了,麻烦你帮我收拾宿舍。”

     “ 客气,不嫌弃。”

 

       刘昊然临出门前揉了揉易烊千玺的头发,自报了宿舍号,叫千玺有事儿就找他,易烊千玺就看着他顺着楼道走到黑暗处,转过身回到宿舍,突然想起刚刚刘昊然说的话,“咱学校有个传统,看看自己柜子门上有没有哪个前辈的签名,不过我那儿没有,你看看你的。”

 

      易烊千玺打开柜门,看见刘源 两个字落在上面不禁一愣,随即嘴角上扬,这个师兄有点儿幼稚啊。

 

 

       之后的入学生活如约而至,一个宿舍四个人,上床下桌,每个人都是雄心壮志,易烊千玺屋里四个人开始还有些拘束,一起吃了饭洗了澡大家也都打成了一片,虽然不至于到兄弟情深,但是帮忙带饭不用谢谢只用叫声爸爸的情谊还是有的。学校的军训是躲不掉的,易烊千玺看了眼队长的嘱托,认真地挑选起了防晒霜,正在想着怎么挑的时候收到一条好友添加请求,一进微信页面“刘昊然请求添加您为好友”,连忙点了接受,把自己名字报上,再道一句,“实在抱歉,还麻烦您主动加我。”

       然后对面便是正在讲话。

    “你不用这么客气,我看大一新生要去军训了,推荐你个防晒霜,”背景一片嘈杂,又听见有人叫了刘昊然的名字,可那人却没断,“我把链接发给你,现在要开机了,你不用回我了。”听完退出便看到对方已发来链接,还有学校的收货地址。

 

        学校的军训有一场仗。

        最后一天,所有人都要在黑匣子剧场展示自己准备的节目,几个人为一组也好自己也罢,要面对未知的观众去表演展示,这跟汇报演出没什么不同,但是,回应他们的却不会是掌声,而他们自己还要尽全力去回答这些回应,因为这场战争中,沉默与退缩就是失败。

 

       易烊千玺选择了街舞,虽然可以说游刃有余可却依旧忐忑,他听到之前节目表演者收到的评价,女孩男孩被说哭很常见,他站在聚光灯下,看不到观众席上的人,知道等待自己的不会比他们温柔,而是更残酷。

       一舞完毕,听着下面尖酸刻薄的议论。

                  你就是易烊千玺啊?

                  不过如此。

                  还不是靠着脸?

                  脸也就这样,看着很凶啊。

                  演技好吗?

                                              …

 

       易烊千玺鞠躬,“我就是易烊千玺,谢谢您夸我看得过去,长得凶吓到你了,抱歉。”然后转身下了台,一宿舍的哥们跟他击了掌,“行啊兄弟。”

       其实真当他站在那儿听着这些话的时候,反倒没那么紧张了,更难听的话他都听过,只是第一次亲耳听到,还是很刺耳。

 

        回来之后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便是队长的生日会,好巧不巧,刘昊然也在,王俊凯把自家队友介绍给高能团另外四个人,轮到千玺和刘昊然的时候,刘昊然搂过千玺的肩,“这个我师弟,我们都见过面了。”易烊千玺笑了笑,回握住刘昊然的手。突然听到那人说,“师弟生日会得叫我过来吃蛋糕啊。”

        易烊千玺一愣,“没问题啊。”

 

 

       大学生活就在忙碌和好奇中顺利进行,直到生日会前夕,学校比较严,是不太允许低年级学生太露光芒,所以所有节目易烊千玺都是课下在学校没人的教室里练的,周五胖虎一如既往来接千玺,带着他去彩排,一直玩手机的易烊千玺突然叫了胖虎,“胖虎,给刘昊然师兄留个位置。”

     “诶,不过我看他经纪人发朋友圈说他们后天中午才回北京。”

    “……留吧。”

      其实易烊千玺也不知道刘昊然会不会来,只是他答应别人的事情从来不想毁约,直到周六晚上易烊千玺彩排完回到家,才点开刘昊然的微信,“师兄,我周日下午两点的生日会,要是闲来无事,随时迎接。”

        他发之前反复读了两遍,一直未等到回信想着可能是那边比较忙,估摸着明天中午到北京怕是要休息休息就回校了,估计是不来了。然后他便睡了。

 

       而在西安拍戏的刘昊然半夜回到酒店直接洗了澡就睡了,助理也忘了提醒他手机有消息没看,所以第二天早清,易烊千玺看了眼手机,没有回复便作罢,生日其实是星期一,但为了不耽误课便选了27号办生日会,易烊千玺来到了会场,做着准备,休息时间看着两位队友姗姗来迟,带着抄手,二话没说,打开就和另外两个人开吃,“我都好久没去了。”

     “我俩也是今天突然想起来。”

 

  

       而另一边的刘昊然突然惊醒,看了眼手机,发现时间已经是11月27日9:31,翻身就钻出被窝,跑到浴室冲澡。

       刘昊然裹着睡袍,站在酒店里的落地窗前,看着不远处的城墙“喂,老田,我中午几点的飞机?”他转身靠在玻璃上“你帮我安排个车,一下飞机就送我到会议中心。”

 

     “胖虎,门口留个人接下刘昊然师兄。”上场前千玺在胖虎耳边留了这句话,其实易烊千玺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特别确定刘昊然会来,大概是…冥冥注定。

 

      人,碰到自己无法解释的事情的时候,就喜欢把命运、缘分之类的东西搬出来当后盾。

 

       他们说学生时代很多人都期盼着升旗仪式和课间操,那个时候所有人可以光明正大地在茫茫人海中去找那个平常见到不到背影,想着那个人在哪里,易烊千玺没有经历过,而今天他上台后却在无数次瞄着前排侧面那个位置,他只是有点在意,这个突然闯入他生活里的师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直到最后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他在冬月大汗淋漓,他在舞台上叹了口气,他看着生日蛋糕被推上来,又看了眼那个位置。蛋糕是每年的传统,其实后台有他们自己准备的蛋糕分来吃,突然想起忘记嘱咐胖虎帮忙多留一块,又下意识瞥了眼那个角落,空无一人,不准备也罢。

       听着粉丝唱着生日歌,在后台的他跟着唱了最后一句,意料之内是一阵尖叫,他连忙嘱咐大家有序退场,他要去吃饭了。

 

        一个人坐在化妆间,隔壁大家等着他卸了妆一起吃蛋糕,他打开手机全都是来自各方的祝福,划过一遍便放在一旁,他抄起化妆师留下来的卸妆水,上面写好了是擦哪里的,可他没注意,用错了,眼睛本来就敏感受了刺激睁不开眼,听到门被打开,“胖虎?我马上过去,嘶……你们先吃吧,沙了眼睛了。”听脚步戛然而止,千玺不禁疑惑,这胖虎咋不说话了,猜着大概是要回去了,“啊对,帮我多留一块蛋糕。”

    “留给谁啊?”而回答自己的声音让易烊千玺立马站了起来,可是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师兄?”

       易烊千玺不敢动只好坐下,努力眨眼想睁开,那个人的脚步越来越近,感觉呼吸就在自己的头顶,“我来晚了,”易烊千玺感觉头上一阵温暖,刘昊然揉了揉易烊千玺做了造型的头发,“不过我在后面和小凯他们一起看的。”

 

         刘昊然边说边拿起放在桌上的矿泉水,抽了几张纸巾,浸湿了纸扒开易烊千玺的眼睛,刘昊然看过易烊千玺的视频,只是第一次这么近看这个人,睫毛出乎意料的长,眼睛布满了血丝,他轻轻地将纸巾碰到他的眼睛挤了点水出来,易烊千玺立马将水挤了出来,连眨了几下,便没事了,而刘昊然还是保持刚才弯腰的姿势,看着那人因为水而黏在一起的睫毛,伸手用大拇指抹去了眼睛上的水珠,闯入易烊千玺视线的是这位师兄的笑,虎牙露在外面,眼睛微眯着,“好了吧。”易烊千玺点点头,刘昊然直起身靠在化妆台上,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小师弟,“舞跳的很厉害啊,第一次看你跳中枪舞就吓了一跳,今儿又刷新了对你的认识。”

       想必是自己跳女团舞他也看到了,但易烊千玺只是笑了笑,“粉丝也喜欢看。”

     “我洗个脸就过去。”易烊千玺起身开门出去找卫生间,刘昊然看着这个人出去的背影,骨子里带着的骄傲与执着,刘昊然突然很好奇这个人,他看起来慵懒却有着不可忽视的严厉,他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是冷漠带着自己的高傲,可张口便是毫不虚假的谦虚,他看起来很冷漠但对你的温柔却藏在甚微的一点一滴中。刘昊然抱起双臂,抬起头闭上眼睛,浮现的全是那双杏仁眼。

       刘昊然最怕的就是抬头时不带任何情感的双眸,一刹那好似银河倒映在了波澜不惊的湖面上,明明不带一丝意味,却勾的人怦然心动。

 

     “诶,我可是个钢铁直男啊。”

 

       当易烊千玺回到隔壁的时候一片漆黑,下意识打开灯,一屋子人突然出声着实下了他一跳,看着满屋子人给他唱生日歌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两个队友和胖虎抱着自己的三只猫,他接过来二十,顺了顺毛,刘昊然托着点了蜡烛的蛋糕到他面前,“来来来千玺,快许愿。”千玺抱着猫没办法双手合十,只是闭上眼,他不知道要许什么愿,那就平安健康,万事顺意吧。而当他睁开眼看到托着蛋糕的那个人眼中倒映着自己的时候突然后悔没有趁着生日多许一个愿,他不知道能不能闭上眼重新来一次,却听到对面那个人的声音穿过周边嘈杂,“快吹蜡烛吧”他深吸一口气吹灭了蜡烛,缕缕升起的白烟带走了他这一恍惚之间的想法。



----------------------------------------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Chapter2

发表于2018-02-25.5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