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千宏】*A-Z ○〖B〗

千宏B-Beauty


严重OOC*3

小学生文笔



"If I could write the beautyof your eyes."    

                                        ——William Shakespeare



孤独没有什么不好。使孤独变得不好,是因为你害怕孤独。

                                           ——蒋勋《孤独六讲》




      刘志宏面对着屏幕不知所然,双手搁置在键盘上不知道该按下哪个键,索性他关了电脑把自己扔到沙发上,听着外边秋雨打在银杏树叶上的声音,阵阵微风裹着湿润的空气钻进了他的房子,这里除了雨声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本来住在这小村庄的人就不多,再加上阴雨连连好几日,便少有人走到街上。

 

       刘志宏看着编辑发来的催稿信息不禁皱眉,“天要亡我啊。”

       刘志宏最不擅长的爱情让他第一次拖了稿。

 

       他曾以为他喜欢邓紫棋这个明星,喜欢她的声音就是喜欢,这就是爱情,可后来他也尝过了喜欢的滋味,是九月的空气中的热浪,十月月光下的陪伴,十一月围巾上的温暖,十二月雪地上的拥抱,一月鞭炮声中的告白,二月不知形状的巧克力,三月初春的阳光,四月奇怪的告白,五月奋笔疾书的试卷和六月夏蝉鸣叫还有分离躲在被窝里的眼泪。他并不是不会写,而是不想回忆起来那一段段的过往,他曾在某个网站上写过爱情主题的故事,不论怎样,那个人的影子挥之不散,后来他干脆放弃,直到一个月前,他的编辑帮他拿到了高中期期必买的杂志中一篇小说的位置,他眼都没眨直接签了合同,却发现,主题是爱情。造化弄人不过如此,以“从不触碰爱情主题的刘作家发行自己第一篇连载小说”为炒点,公司没有人会不开心的。

 

       “二宏~周五同学聚会去不去?”王源的微信不合时宜的打破了这安静。

       “去啊。”刘志宏把字敲下来,其实到现在为止,刘志宏已经把高中所有同学几乎都写了个遍,每年同学聚会都是他小说的番外。

       “我都说了你肯定去,老王还要我一定问问你,切。”刘志宏笑了笑,对面的人没准正窝在另一个人的怀里,声音里都是止不住的甜蜜,刘志宏缩了缩身体,连离他不远的毛巾被他都懒得拿,突然觉得一个人没有那么好了,毕竟想偷懒都没办法。

 

       刘志宏曾经和他妈妈聊过,当他妈妈劝他不要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还有否定他孤独但快乐的理论时,刘志宏问他的妈妈,“孤独没什么可怕的。”“宏宏,你领回来谁都可以,只要有人能陪着你。”“如果我领回来一个男人呢?”许久的沉默让刘志宏喘不过来气,刚要张口说点转移话题的话,毕竟很久以前和妈妈聊过关于同性恋的事情的时候,妈妈觉得那是种病。“那也没关系,只要你不孤身一个人就好。”

        刘志宏的眼眶酸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明白妈妈在沉默中做了多少斗争与考虑,鼓起了勇气才对自己说出,“那也没关系。”

       后来的他努力写东西,与其说为了谋生不如说记录生活的额外奖励,他本来是个数学老师,但他感觉力不从心,他总是有些东西无法表达出来,无论是答题的精巧方法还是藏在心底的小小心情,他开始写东西,好巧不巧被老王,也就是王俊凯看见了,经了刘志宏同意发给了一位王俊凯的朋友,而后就有邀约,他觉得不该耽误手底下的学生就辞了职从了文。

       然后的然后,仿佛天生的作家也可能是语言的缺失,文字是他表达心情记录生活的唯一方式,他的文字有他的风格。

 

       再次醒来已是十一点二十八,看看数字他不禁笑出声。

       其实阴雨的天气叫他分辨不出来到底是黄昏之时还是深更半夜。

 

       听着外边依旧细雨绵绵,他打开手机随机放了首歌

 

不敢回看

左顾右盼不自然的暗自喜欢

偷偷搭讪总没完地坐立难安

试探说晚安 多空泛又心酸

低头呢喃

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伤心不断

空空留遗憾 多难看又为难

释然 慵懒 尽欢 

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没答案 怎么办 看不惯自我欺瞒

 

……

 

       有人说,听不懂歌词是你的幸运。

       喜欢一首歌是恰巧你也有个故事。

 

       刘志宏醒来的时候,发现雨停了,看了眼手机里的天气预报,预报明日转晴,不过一场秋雨一场寒倒是不假,他起来看着外面依旧阴着的天开始畅想明日的太阳该有多么耀眼了。

 

       洗漱完他抄起本书就窝在被窝里看,直到中午的闹铃响了才从柜子里拿了袋泡面,做了个锅,窝了个鸡蛋放了点儿前天一个人涮肉剩下的油麦菜,待到饭饱酒未足收拾了碗筷洗了个澡。又坐在电脑前把另一篇文章写完了,交给编辑后,编辑叫他三天内必须要把杂志的稿子交了。

 

       从衣柜里拿了件oversize的卫衣,套了条破洞牛仔裤,其实高中的他极其不喜欢破洞牛仔裤,谁知道从哪天开始柜子里的裤子都有了洞。

 

       临出门前从柜子上抄了个帽子,揣了钱包手机钥匙就出门了。

 

       按照每年惯例必定是学校隔壁马路的大排档,只是今年有点儿冷,不过大家依旧坚持坐在外面,刘志宏错过了半个小时一趟的公交车,所以就坐在公交站,打开手机听着歌等着下一班车

        王源知道他出一次山着实不容易,所以短信都没问怎么了直接就是“哟,错过公交了?”“对啊,你们先吃不用等我。”“过去接你。”“成啊。”

 

       刘志宏把手机揣进兜里就没再看,过了十分钟,一辆黑车停在他面前,刘志宏起身把耳机拽掉一只,打开车门就说“换车了啊…大…”大源的源还没说出来刘志宏就后悔打开车门了,“上车,怪冷的。”而驾驶位上的人却对他一脸的惊讶无所作为,刘志宏感觉一股秋风吹过,没再推脱就上了车。刚起步就听见车里提示音,刘志宏不知所措,而驾驶员把车停在了路边,向刘志宏探过去一把拽住安全带又缓缓地抽出来,刘志宏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味道,时隔十年未见,连细胞都换了个遍,这种味道却莫名地熟悉。

               “易烊千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周三晚上的飞机。倒了天时差才出门。”

 

       后来一路无话,车指定是新买的没什么他自己的作为,易烊千玺总是有些新奇且巧妙地点子,比如笔记本上特殊的标志,衣角上特殊的图案…刘志宏喜欢看、喜欢找这些被那个心思细腻的人藏起来的小心思,刘志宏知道,易烊千玺是个别扭的人,他很可爱,不是长的可爱那个意思。

       他会偶尔理性偶尔感性。感性的时候他有点儿依赖别人,希望有那么一个人啊,适逢其会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生命中,了解他被藏起来的占有欲和小心思,了解他心中可爱的小气鬼还有少年心。理性的时候会觉得世界如果是一片汪洋那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所以他会说出“我跟谁都不熟”这句话,其实刘志宏知道,易烊千玺是希望有个人听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冲他笑笑,然后跟他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而刘志宏是那个人,也成为了易烊千玺这座岛上最温暖的一缕光。

 

       街景逐渐热闹起来,待易烊千玺停好车,刘志宏从车上下去不禁打了一哆嗦,千玺从后座拿了件牛仔外套搭在刘志宏的肩上,刘志宏歪头闻到了香水味,“我自己买的香水。”刘志宏咽了下去想要噎千玺的话讪讪地穿上了,正好和自己的一身都配,看不出来什么意外,而面前十年未见的这个人,刘志宏不禁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靠,怎么他妈又帅了,刘志宏你个颜狗还挺有眼光。

 

 

       刘志宏就知道王俊凯和王源肯定要调侃他一番,而多年混迹江湖的经历也不是喂狗的,刘志宏俨然不动,可其实他早就忍不住去看坐在八百里远的易烊千玺。看着那个人因多年未参加同学聚会自罚三杯又三杯,等气氛热闹起来,他知道这个时候没有人会看他,他往椅背缩了缩,抬头看了眼乌云密布的天。

       当初为什么分开呢?

 


       他快要不记得了,只是高考后那个暑假,燥热无比的风卷走了他们的年少轻狂,分离成了最大的障碍,而他们越过了高考分离却没越过国界。易烊千玺赴英大学、研究生、博士,在那边实习,就这样十年没有回国,没有小说中最后一刻的告知也没有临起飞前的回头,他们坐在没有人的图书馆,聊了聊即将到来的九月计划,他们觉得既然没有办法陪在对方身边,如果等到成为对方的牵绊时候再分开,可能故事的结局未免太对不起当初的真情实意,他们不是没有勇气也不是不够喜欢对方,只是他们都是太现实,相信我们不过孤魂野鬼,一时的温暖当不得真。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确两个人花开两朵、天各一方,只是念念不忘。

 

       “来,咱们18届干一个。”大家站起来碰了杯又是一轮过去一年的故事,刘志宏边喝着酒边听着。

       两瓶啤酒下肚,不知道是今天的他太不胜酒力还是心提早的醉了,他就半睁不睁的看着觥筹交错中的千玺,后者听着故事一直盯着讲故事人的那双眼睛突然转了方向看向了他,刘志宏一惊赶紧坐了起来,不小心把空啤酒瓶踢翻,而那双眼的主人还盯着他,抿着嘴笑了下,一双眼睛倒映着月光,好不温柔。

 

       正在大家被酒瓶子倒了的声音吓了一跳的时候,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大家又手忙脚乱端起桌子上还未吃的花生毛豆羊肉串什么的往室内走,饭店老板把大厅里的桌子拼了拼让这二十五个人坐了下来,座位也都打乱了,刘志宏左面挨着王源,右边隔了一个座位坐的王俊凯,这两口子正跟各自身边的人商量事,刘志红也不好打搅,又上了一波羊肉串,刘志宏拿了一串,看了眼落座的偏偏少了刚刚对视的那个人,咬着肉串在屋子里巡视了一番,想要回头看看是不是在外面拿东西,还未回头,旁边空座位落了座,耳边一阵呼吸,“找我呢?”

       “谁找你。”刘志宏的耳朵却比他的话要诚实的多,红的通透,而始作俑者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拿起鸡翅开始吃,仿佛他从未跟刘志宏说过话一样。

       他的头发像是刚剪过的,有点儿短,衣领扫不到发尾,恰到好处的长短,成年后的他棱角分明,带着一股英气,而当他转过头的时候刘志宏隐约看到青丝之中有根银发,而还未看清那个人的一双眼睛带着笑意看向了自己,刘志宏直起身来,“确实,我们…很久没见了。”说罢,易烊千玺又转过头和旁边的同学继续交谈,刘志宏拿起酒杯,又是一杯啤酒,他感谢这嘈杂的环境,心里咚咚咚的声音被交谈的声音盖住了。

       刘志宏啊,你都快三十了,不能这么没出息。

       当聚会结束,大家商量着如果明天没事儿就晚上一起唱个歌。唱歌的主力当然是王源、王俊凯,然而王俊凯急于带着醉酒的王源回家就先答应了下来。

       刘志宏看着大家有的男女成双成对走了,有的几个明明快三十的好哥们一起约着去网吧吃鸡,刘志宏看着身边的易烊千玺,不知道为什么就双手插在卫衣前的口袋,冲他笑着,而面对这酒窝,千玺转过身面对他说“翻墙回学校走走?”

       刘志宏带着易烊千玺从正门光明正大的走进去,“我毕业当了一阵老师…你知…”

       “我知道。”然后又是冗长的无言。

       他们走在操场跑道上,草坪的假草换成了两个颜色,刘志宏不得不承认,他回来时因为想念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刘志宏。”易烊千玺突然站住脚,转了个身,身后低着头踢着小塑胶粒的刘志宏和突然站住的易烊千玺撞了个满怀,刘志宏抬起头,盯着面前那个高他半头的男人“嗯?”

       “刘志宏。”

       “ 嗯。”

       “刘志宏。”

       “你又这样。”刘志宏最受不了的就是易烊千玺一次一次叫他的名字,看着他的眼睛,易烊千玺总是满眼月光,看的刘志宏忍不住弯起嘴角,可今天刘志宏却鼻子一酸眼泪就要出来了。

       刘志宏不想让千玺看到他哭,刚错过身往前走,手腕就被千玺拉住,不轻不重,想挣脱就能挣脱掉,易烊千玺每次都会让刘志宏做决定,比如现在是否要挣开那个人的手,“你总是让我做决定,如果你真的想让我等你,你只要当初跟我说等我回来…”刘志宏看易烊千玺毫无动静,往前走了两步就挣开了那手腕,“我们遛完这圈就回去吧。”

       易烊千玺抬头看了看星星,冷风钻进了衣服里,好冷。他握紧了拳头,转过身看到刘志宏在风中带着一身疲惫。

       他们两个人彼此拉扯着,两个慢热的人吸引了、分开了,明明都很难过,却因为彼此的外表冷漠骗过了世界,骗过了对方。在喜欢这种关系中,他们两个都会自卑,都会被彼此的表面蒙蔽,都以为他们在对方心中已经是过去时。

       但事实上,他们终于有一个人想起来,他们啊像是镜子一样。

       易烊千玺加快了脚步,走到那个人旁边,抓住刘志宏的手,将他拉进怀里,抱住,吸了吸鼻涕,“好冷啊。”把脑袋的重量压在了刘志宏的肩膀上而怀里那个人一动不动,没有反应,易烊千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刘志宏啊,我还是很喜欢你。我……”还没有说完,易烊千玺顿住了,因为他感受到腰间环上来的双臂,易烊千玺直起身子,看着那个人泛着星光的双眼,低下头,吻了下他的额头。

       “千玺,我也真的真的好喜欢你。”这是风中他们最后一句话,剩下的是两个人相顾无言和离别了十年的吻和拥抱。

 

       千玺第二天敲着刘志宏家的门,刘志宏看着门口那个一手提着早饭,一手拿着向日葵花束的男人不禁愣了一下,揉了揉眼睛,“不是做梦。”易烊千玺看着穿着T恤大短裤还没睡醒的刘志宏笑了笑,弯下腰侧着脑袋吻了下刘志宏,“洗漱,吃饭。”千玺找了个花瓶把花插好,放在窗台前的工作台上,转过头看一动没动的刘志宏,刚要催他就发现那个人红透了的耳朵,不禁笑出声,“我还说商量让你搬进我那儿呢,你这见个面就害羞了?”闻言,刘志宏跑到卧室关上门钻到被窝里。千玺随着他进了卧室,“你这算不算引狼入室啊?”刘志宏感觉到床陷下去一点,在被窝里憋的久了有点儿难受,刚把头露出来,就被那个人捧住脸亲了一下,“快去洗漱,包子要凉了。”说完就要出去,“你去哪儿啊?”

       千玺整理衣服的手顿了下,“怎么,舍不得我啊?”看着现在好欺负的刘志宏心痒痒,“…没有。”千玺凑到他面前,而刘志宏突然闭上了眼,看的千玺一乐,而许久没有下一步,刘志宏睁开眼睛那一刻,易烊千玺凑过去跟他来了个实打实的早安吻。

 

 

 

 

 

 

 

 

 

       “小凯,把你们组作业给我。”

       “等等啊,源儿抄呢。”

       “你那儿写什么呢?”

       “源儿数学也没写。”

       “你俩昨儿晚上干嘛去了?”易烊千玺留下一句话引同学遐想,王俊凯瞪他一眼可是还是忍不住笑了,“你帮我要下二宏语文作业。”

       易烊千玺走到靠窗第一组第二桌旁边,那个趴着补觉的人后脑勺的呆毛还翘着,阳光打在他的身上,白色的校服好像泛着光,“刘志宏,起来下。语文作业。”被叫名字的男孩仿佛被吓到,支起了身子睁大了眼睛,赶紧从桌洞里掏出昨晚语文作业,放到易烊千玺的手里,千玺愣着神看那个人把本子放在他左手里赶紧用右手想抓下本子,不料一股触感让他心跳加速,“抱歉。”“没事。”

        易烊千玺永远不能忘记那个人的双眸,仿佛倒映着全世界的光芒,如同俩潭清泉的琥珀色的双眸让易烊千玺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景色。

 

"If I could write the beautyof your eyes."    

                                        ——William Shakespeare

 


感谢你看到这里,祝你早安、午安、晚安。我一直相信千宏会在。


发表于2017-10-29.1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