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六

戳我点的都会萌

獒龙 凯源 千宏 福华 Rinch 昊千

© 安六

Powered by LOFTER

【千宏】*A-Z ○〖A〗

千宏
OOC*3 ∴慎点
宏宏,一年不见。







Addiction
重庆昨晚刚刚下过雨,清晨的空气中都是泥土的味道。
男孩子挂着耳机从单元门冲出来,嘴里还叼着焦黄的面包片,揪了一块给门口的大花,然后把昨儿妈妈买的鲜牛奶踹进兜里,腾出手把帽衫的帽子扣上。
一路低头,尽力避开地上的积水,清晨周六的街道没有平常那样忙碌,只有苦命加班的工作党,努力补课的毕业党和为了音乐选修课要去排练音乐剧的他。
看到远处拿着把小粉伞正冲着自己方向走的女孩,他赶紧低头,往前继续走了一条巷子在下一个巷子拐了进去,七拐八拐,豁然开朗。这条路走了太多次却也大半年没走过了。
上一次走还是,去那个地方拿东西,也是一个清晨,却阳光普照,天也很蓝。那时候才明白,其实最令人难过的天气,是晴空万里。
他掏出手机,看了眼公交车还有三分钟到车站,打开微信,“我骑车去校”
刚发出去就接到小组导演的电话,听完那边一阵道歉只好一味宽慰他没关系,最后收了线,停下了脚步,看看周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街景,他把耳机插好,随机放了首歌,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戏排错顺序,他是明天才要去彩排的。脚上一松,他蹲下来系鞋带,耳机因为线和衣服的摩擦被扯掉了一只,站起身,他拽好衣服,刚把耳机线绕过耳朵,却因为不远处低哑却熟悉的声音而愣住,


“刘志宏。”


重逢的场景在脑海中想象了无数次,却从没想过是这样普通又毫无预感的早晨,在这条发生过许多事情的路上。
“啊。”他不知所措却故作镇定,掏出兜里还有点儿凉的鲜奶,咬了个口便开始一边喝一边等着面前的人下一步动作。距离上一次见他,已经…很久了。长高了,起了个包,一定又出去吃辣不注意,一看就是坐保姆车过来的,睡的头发都翘了,只能倒扣着帽子,啊,帽子也是新款式,脖子上挂的手串也是新的了,看着不是星月菩提,嗯…认不出来。
“我怕我没有机会和你…”他盯着那个人从兜里掏出手机,回应着对面的话,“俩小时,我逛逛就回去了,现在刚六点半,没多少人。”在那个人把口袋拉链拉好前,一袋奶被叫做刘志宏的男孩喝完了。
“刘志宏,你,陪我走走吧。”
其实完全可以拒绝的,我要去学校,我要去看奶奶,我要去排练等等,甚至我要去约会,但他还是沉溺于这种感情之中。
那个人还是自顾自地把另一个耳机塞进自己耳朵里,把左手上一串和脖子上一样款式的手串塞给刘志宏,“去云南的时候挑的。”
不是问句,从来都是陈述句。
“你换微信了。”
“手机丢了,之前的密码忘了。”
“你没告诉我。”
“你新手机号我弄丢了。”
“你联系上了…”
“你可以去问他啊。”
“……”许久的沉默,一直听着那首一个人练习一个人直到抄手店,“我怕是你不想联系我。”说罢他拐进抄手店,留下刘志宏一个人在外面,“哦呦宏宏,赶紧进来,好久不来。”
刘志宏笑了笑,走进门,看到那个人还是和之前一样坐在那个位置,他走过去坐下,两个人就看着对方也不说话。
刘志宏对面的人拉开口袋,把手机掏出来,“把你号码存下,然后加下微信。”
刘志宏接过手机,不可避免的碰到那个人的指尖,意料之内的脸红,和鸡皮疙瘩。他按了下home键,直接进去了,不是没设密码而是他的指纹一直没删。
通讯录翻了半天,“我之前通讯录名字叫什么?”被问的人明显一愣,“你拿过来。”
刘志宏把手机递给他,“号码是什么?”


两个人吃完抄手,出店才发现又开始下小雨,“重庆真是下不完的雨。”
“嗯。”
“刘志宏,我还有一个小时。”
“去坐会儿吗,那家蛋糕店七点半开门,虽然走到那儿差不多十分钟,不过如果路上去排队买个拔丝蛋糕,差不多到那儿也开门了,坐到八点十分再…”
环抱在自己胸前的双臂,和后背坚实的感觉不可以被忽视,如同两年前少年带着淡淡洗发水清香的拥抱一样让人悸动。
“两分钟,没有人,我好累。”刘志宏也没想过挣扎,他们这样模模糊糊不止一天。
刘志宏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转过身也回抱住对方,结实的腰身,身上带着股自己熟悉又着迷的味道。
“千玺。我好想你。”回应他的是一怔然后紧接着是缩紧的拥抱,“我其实,看到备注了。”
易烊千玺将刘志宏拉开,捧着那个在脑海中想了千万遍的脸,“你说什么?”
回应他的是酒窝和笑眼,还有等了一个世纪的“你也是我喜欢的人。”
刘志宏看着离自己不过十厘米的脸,从一副面瘫慢慢露出梨涡。易烊千玺,一只手捂着脸蹲下,一只手还扯着刘志宏的手,“宏宏你再说一遍。”刘志宏照着千玺的屁股就是一脚,“起来了。”

备注:这是我我喜欢的人ツ







好久不见,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不论有没有自己都打算写完这个系列。千宏依旧。
不等十二点了,晚安。

发表于2017-07-14.10热度.